三花是公的

开黑吗?我李白贼6!(7)

上一话 


7

 

*有魔改《将进酒》出没

 

晚上十点,守约跟铠在玩ps4时接到了苏烈的电话。

“抱歉,我刚下班。李白在你们这儿吧?”

李白当然在,还在热切地指导主播换武器:“那个弱点是眼睛,快用闪光陷阱,切弹!切冰弹!”

铠两只手操作不停,一人扛了两人份的输出,又没办法让李白闭嘴,只好用眼神示意打电话的守约,叫苏烈赶紧来带人走。

“啊,请我们吃宵夜这么客气!”

铠听到这句话耳朵立刻竖起来,直到确认了守约应下这顿宵夜,顿时觉得将军镰蟹也好,李白也好,都变得可亲起来。

“吃宵夜去了,打完这个下播。”铠对着话筒说完,弹幕飘过一排:‘我男神听到有吃的脸上洋溢出幸福笑容。’‘主播怕不是小吃街的卧底。’‘吃货主播人设不崩。’

李白兴趣也很高:“终于有酒喝了,你们也喝的吧?啤的还是白的?”

 

年轻人白日劳碌过后喜欢找个工作附近的地方聚拢在一块,吃着垃圾食品,喝着气泡冰饮,聊着八卦琐事,这个时候心灵才感觉真正离开了工作驶入休憩的港湾。久而久之这里就发展成了一条宵夜街道,深受夜生活族的喜爱。

守约一行人到时,苏烈已经点好一堆牛肉、鸡腿、排骨搁炉上烤,看到他们过来热情招呼。“看有什么不够的尽管点,别跟我客气。”

铠点点头:“嗯。”

李白探头:“酒呢?酒呢?”

铠:“好的,先来一箱百威。”

苏烈看着他们两个,爽朗地笑起来:“看来你们处得不错。守约,我们也有好久没见了。”

“是啊,上次还听说你要换工作。”

“我应聘上了,全球百强的大公司,就是上班地方更远了。”

“恭喜你。”守约举杯轻轻碰了下,仰头喝了一大口,“我们班除了花姐,就你现在发展最好了。”

感觉到了百里守约话语中的落寞,苏烈道:“你的事我一直在打听,最近有个系统内的朋友答应了帮忙关注,应该很快就能找到了。”

“嗯,谢谢你。”

百里守约说得轻描淡写,但苏烈知道他为了寻找亲人可以多么不顾一切。大四毕业在即毅然放弃学业,拼命打工买电台广告时间,包括最后选择了主播职业也是为了‘让更多的人看见自己,也许哪天那个人也看到了就会回来’。所有人都为他惋惜,只有百里守约自己觉得值得。

 

眼看着两个人越聊气氛越丧,铠抓过大把牛肉塞到守约手里。

“尝尝,我烤的。别光顾喝酒。”

这人目光里盛满了名为‘快夸奖我’的碎冰块,在白炽灯下熠熠生辉。铠从来不过问守约的过去,甚至有种个人私事少来烦我的意味,但一旦守约陷入情绪低落又会很敏感地察觉,并试图关心他。

为什么有人可以做到又冰冷又炽烈,守约心想。

他低头咬一口,牛肉的软嫩与炭火的焦香在唇齿间蔓延开,。

“好吃。”

铠熟练地把肉架上的铁钎翻转刷油,听到后立即又塞给他一把:“总是品尝你的手艺,偶尔也让我服务一下。”

李白见了伸手:“牛肉你都烤好了?我也要!”

铠果断把手里剩下的肉串全撸自己盘子里。

“没了。”

“小气!”

苏烈叫来服务员:“牛肉再上三十串,酒再开三瓶。”

突然李白把手机摄像头打开,两手十指各夹四根串,仿造金刚狼造型横在镜头前:“老铁们,哥今天来段直播作唱社会摇,听好了~

君——不——见,

黄河那水从天上来,奔流到海就不复回,

床头那手机自拍照,朝如昭君暮钟馗。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吾辈有俊才,千金散尽还复来!

脑花腰子还不够,百威雪花满上杯。”

其余几位赶紧嘻嘻哈哈往角落挤,唯恐被拍进镜头里去。

“李小白挺有才啊。”

苏烈点点头:“X大文学院才子,还出过自己的诗集。就是人年轻太狂。”

“放屁!”李白醉醺醺地接过话,“那些都是……不值一提,放屁。什么重点,什么……省级专项,没意思!来干!”

百里守约欲言又止,看了眼李白,最终还是捧着杯一饮而尽。

 

四个人吃吃喝喝到下半夜,百里守约有点喝多了扶着墙去厕所,铠见了也起身跟在后面。

果不其然守约一进门低头就吐,他日常饮食规律,突然吃得油腻又喝了不少冰啤酒感觉胃部阵阵翻腾。铠见状立即上去扶着他,顺手把门给带上。

“醉了?”

守约抬起红彤彤的眼睛,好像在努力辨认人,过会儿确认成功他就放下戒心完全挂在铠身上了。“我没事,今天开心……就喝了点儿。”

“我们那有句话,高兴的酒喝不醉,有心事的酒容易醉。”

“……”

守约沉默了很久,久到铠差点以为他抱着自己睡着了,突然听到守约靠在肩膀上小声说:“小白他,看见他就想起我弟弟。”

“他们年龄也差不多,如果没有出走,玄策也该读大学了。”

各人有各命,有的人拼命想跳出社会的桎梏,有的人却为一室安稳求而不得。

百里守约离家出走的弟弟是他的一块心病,守约从来不主动说起,也很少求助于人。铠帮他顺着背,声音低沉温柔:“苏烈说,很快就能找到了。”

“他高中都没毕业,在外这么多年能做什么……有时候我觉得想着他还好好的根本就是自我安慰……”

百里守约大概确实喝多了,说着说着就打个嗝,然后呜咽起来。铠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守约,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干脆反锁上厕所门让守约坐在马桶盖上,自己握着他的手默默陪着。

过会儿李白也灌着一肚子酒想上厕所,一拧门发现里面锁上了。他正想砸门喊,猛然想起起先进去的应该是百里守约和铠,然后门内还隐约传来模糊的、断断续续的哭声。

哇靠老兄玩这么刺激?

李白咋了咋舌,慌忙提着裤子溜出去找别地儿厕所。

 

PS:感觉玄策常用的应该是快手。老铁镰刀功夫666!


评论(22)

热度(2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