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花是公的

开黑吗?我李白贼6!(9)

上一话

9


李白回到烤肉店,遇上正出来准备找他的苏烈。原来铠刚才已经带百里守约回家了,众人折腾一通才发现李白不见踪影,打电话又没信号,苏烈赶紧出来寻找。

刚见识过这附近乱象的李白乖乖道歉,跟苏烈回家。到家后打开手机,才发现刚才韩信已经加上了自己微信。

李白在拉黑这人与删除好友之间犹豫了下,最终还是没删,因为他发现自己竟然有权限看韩信的朋友圈。

人说好奇心最要不得,人类对未知的探索会导致自身毁灭……唔,有点过了。

韩信发的照片多数是做了个新发型、买了款限定首饰、秀一下腹肌和纹身,总之跟普通二逼社会青年没什么两样。但李白越看越觉得这人不但长得不错,身材也不错,最要命的是品味更不错,让他越发确信韩信就是个基佬。

被一个基佬说感兴趣,这是每个直男内心最深层的恐惧。一则是意味着屁股不保,二则万一试了后感觉居然很爽怎么办,岂不是从此也要加入无1可靠的死给大军?

总之担心被基佬的李白还在欲罢不能地刷着真基佬韩信的照片,突然发现韩信发了条信息给自己。

“钱呢?”

这句话简直打碎所有幻想,韩信瞬间又回到那个逼债的傻逼形象。所以说谈钱真的很庸俗。

“你自己不要。”

“你真的有一万?不是在诓我。”

“不信就算,我难道还会把支付宝截图给你看不成。”

“我只是怀疑,你打得那么烂,靠代打还能赚到钱?”

哼哼,今晚正好微醺状态不错,李白笑着发了条邀请过去:“不信来solo,输了我立即付钱。”

 

今晚的李白有点不太一样。

当开场40秒李白一记神来之笔抢掉韩信的蓝,顺便还留下句诗: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韩信:???

这个蓝成为了滚雪球的开端,四级之后李白根本肆无忌惮,满场乱飞。

李白:十步杀一人。

First blood

李白:千里不留行。

Killing spree

李白:事了拂衣去。

Rampage

李白:深藏功与名。

Unstoppable

七分钟后,李白在水晶爆炸的烟花下跟韩信同归于尽,最终战绩6-1-0。

韩信:!!!你找人代打了?

李白:嗯哼,代打还帮我代写诗吗?

韩信:操作TM跟上次完全不同!

李白:上次我太清醒,今晚有点喝多了。唔,我没说过我喝了酒才是完全体?

韩信:……

李白:来嘛~让我多杀几次解解气。

韩信:不来了,有事。

李白:喂喂,别跑啊!你输了就这么算了?

这边韩信已经迅速切掉游戏,接起那个拨打了好几次的来电。

“啊,我搞定了,邦哥。”

他往后仰倒在沙发上,伸手按住自己腹部,忍着痛继续接听电话那头的声音。

“钱我拿了,有五十五万,然后把人送出去了。那群废物不会找到的。”

“没事,他们找我麻烦也就打一架,不会知道我是谁。”

“好的,我明天就回来。”

挂掉电话后,韩信挣扎着翻起来拖出沙发下面一个黑色帆布包,打开来里面都是一捆捆的钞票。他点了一遍,从里面取出两捆塞进自己兜里,剩下的再封好了放回去。

包里原本一共六十五万,私扣十万元下来,不会有人知道的。

 

 

第二天一大早,百里守约被窗帘缝透过的太阳照醒了。

他先思考了一会儿诸如‘我是谁’‘我在哪’‘发生了什么’之类的人生哲学,然后被宿醉后的头晕唤起记忆。

好像昨天晚上喝多了,在厕所耍酒疯,被铠拖回家……然后……然后就断片了。目测澡没洗衣服也没换就这么睡了一晚。

这可真太糟了,这么丢人的一面,还是被铠看到的!百里守约想把头埋回被窝里逃避人生。

不过他也就沮丧了那么一会儿,眼看时间还早,守约蹑手蹑脚爬起来钻进厨房,打算好好做个早餐一会儿给室友赔罪。

 

铠起床的时候看了眼闹钟,这个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按掉的便宜货指针稳稳地指向九点。他赖床了,今天的晨练也顺便泡汤。

铠回想起昨晚他把守约抱回房间里,那家伙很没安全感的样子,跟八爪鱼似的一直扒着自己不肯松手,又像贪恋人的体温一样老往自己怀里钻,好不容易哄睡了,结果铠回到房间一晚失眠。

很糟糕,非常糟,今天要用什么表情来面对室友呢。

铠纠结着推开门,惊讶地发现餐厅里摆了一桌子异常丰盛的早点,而百里守约正坐在桌边上,用比平时还要亲切几分的表情招呼:“起床了阿铠,正好早餐做好了,过来吃吧。”

桌上早餐是皮蛋瘦肉粥,香酥芋卷和炸虾天妇罗蔬菜色拉。这款芋卷是两人曾经在一家餐厅吃过,铠非常喜欢,回来跟守约提起过。只不过守约说材料准备太麻烦,所以也就只亲手做过一次。

感觉到这顿早餐满满的诚意,唯爱与美食不可辜负的铠立马钻进洗漱间,非常具有仪式感地刷牙洗脸后,正襟危坐到餐桌前。

“我开动了。”

皮蛋肉粥鲜美,芋卷酥脆香甜,还有天妇罗里面饱满有弹性的虾仁,一口咬下去能品尝出新鲜活虾特有的甜味,铠吃得停不下筷子。虽然心里盘算着今天早上没有锻炼,待会儿要去跑个十圈,不,还是跑二十圈吧。

等铠风卷残云地把早餐干得差不多了,才发现守约并没有怎么吃,只是托着脸很有成就感的在看自己。

“守约不吃?”

“我吃过了。”百里守约用手把碎发别到耳朵后面,他做这个动作时通常表示内心有点紧张。“阿铠,昨晚唠叨了很多,没什么意思……你不要放在心上。”

不要放在心上,就是最好忘掉吗。铠不甚赞同百里守约的想法。

他们虽然吃住行都在一起,但铠还是有种隔阂感,感觉百里守约并没有完全抹去内心独狼的标记,他虽然暂时安定下来住在同一屋檐下,却总令人担心也许哪天守约会说走就走,不再停留。现在铠知道是什么原因了。

以前但凡涉及到守约本人的话题,都会被他不着痕迹地滑开。他们只过着现在,从不提过去。

“你第一次跟我说起你弟弟的事。”

“没有提起,因为这件事只能我自己来完成。而且,我觉得你不会喜欢听到这些……”

“我是不喜欢。”铠很耿直地承认:“不过,我喜欢你跟我倾诉烦恼。”

“咦???”这个直球砸得百里守约猝不及防,“等等等等……”

铠当然不给他喘息机会,这个射手实在太狡猾难抓,连击就要一气呵成:“就像你给了我介入你生活的权利,我也给你烦我的权利,所以不用介意尽管说好了。”

“阿铠……”守约泄了气,铠觉得要是他此刻像游戏里面那样有耳朵,估计也会塌下来。他伸手揉了揉对面的发顶,细细的像绒毛,非常柔软。

“吃完饭一起去锻炼吧。路上告诉你我……还有玄策的事。”



PS:顺便帮白白和约约投个票吧~

不求胜利但求爱过,附上传送门:入口点我

评论(8)

热度(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