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花是公的

开黑吗?我李白贼6!(13)

上一话

水晶炸了,公频炸了,弹幕也炸了。

然而这些都不是重点,百里守约紧张地看向床边,铠站在那里,用一种前所未有的深邃表情看着自己。

“唔……”百里守约吞了一口唾沫,小心翼翼地说,“我可以解释。”

“解释什么?”铠走过来先探了一下他额头温度,然后两只手撑着床上书桌的小板,整个人倾斜地压迫过来。

这么一来被笼罩在阴影下的人更紧张了,守约伸出手想把人推开一点,但不知是不是发烧没力气,接触到的胸肌异常结实根本推不动:“这都是误会,阿铠……至尊宝看了露娜的照片,以为那就是我……”

“露娜的照片?”铠也是一愣,这又跟露娜有啥关系。

“我给过李白,李白给了至尊宝。对不起,没问过你的同意,我道歉!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我只是……”露娜是铠最疼爱的妹妹,对方经常带点自豪地给守约看自己唯一还挂念的亲人照片,确实不应该擅自拿去给别人。

没想到铠一点都不生气,语气还有点小开心:“所以你没把我和露娜当外人,还打算给露娜介绍男朋友?”

守约眨巴眨巴眼:啊不是,理解偏差太大。不过你真的不生气了?

铠抬手揉了揉纠结起来的眉心:“但是这个什么猴子还是算了,太幼稚。露娜不会喜欢。”

百里守约:“……”

眼看自己好像就要平安渡劫,守约心里刚稍微放下,谁知铠的下一句话让他心脏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那么,他说你有男朋友了,又是怎么回事?也是误会?”

 

百里守约,男,二十四岁,目前面临大危机。感情生活一片空白的他正在被同居室友(性别男),逼问是不是在外面另找了男人。

“这……当然也是误会。”守约有点忙乱地摇头,手脚并用想要远离目前的窘境,但书桌、被子、还有铠形成了完美的包围,将他困在中间。

铠低下头,几乎是贴在守约耳朵边上,轻声问:“你没有男朋友,还是没有别的男朋友?”

守约弹了一下腰,几乎跳起来:“阿铠,直播……!”

“我把电源拔掉了。”

守约看见了铠的眼睛,曾经是如冬境冰封湖面般的蓝,现在则是如静静燃烧的青焰,炽烈而撩人,于是他知道了对方是认真的。

“都没有!行了吧,我现在是单身你不知道吗!”狼被逼急了会拼死一搏的。守约心想,为什么要逼我面对这件事,为什么就不肯放过我呢!

但是他低估了铠这回的执着。

冬季的猎人已经潜伏太久,早已饥肠辘辘,这次还眼睁睁看着别人在觊觎他的猎物。铠自认为并不是什么心胸宽大的和平主义者,被人当面抢先告白,完全不能忍!

“那我呢?”铠手指插入守约耳朵边的头发里,强迫他看向自己:“网上那些话你一定都看到了,你是怎么想的?”

“痛……阿铠你怎么了,你以前不会这样的。”

“那我现在就是暗铠模式,Dark.Cain,跟以前的我不同。回答我问题。”

“……室友,朋友,很好很好的朋友。”百里守约闭上眼睛,说出这句话后方才震若擂鼓的心跳声几乎停滞,内心一片冰凉。

头顶悬挂的利刃终于落下,他们的关系就此被宣判,无论是曾经有过的还是从未开始的感情,都就此结束了。

但是,

为什么心脏快要缩成一团,连呼吸也停止了,那么安静,那么难受。

在一片寂静的房间里,铠的声音再次响起。这次他的语气没有那么绝对了,很轻,略微发颤,听起来可怜兮兮的。

“但我不是。我也喜欢你。”

“……”

“不,我从很早开始就喜欢上你了。拉着你硬要同居也好,吃你做的饭也好,一起打游戏也好,如果这个人不是你就不行。”

百里守约感觉心跳和呼吸又恢复过来,隐隐约约还有点鼻酸。他想感谢上苍,再抱着谁大哭一场,好像这件事昨天晚上就这么干过,那时候是因为玄策。

百里玄策……这个名字在心中猛地一跳,把他从被恋爱着的美好梦境中扯出来,百里守约摇了摇头,又再度清醒而冷静下来。

他说:“我们不行的,阿铠。”

“为什么?”

百里守约轻轻拍着面前大男孩的背部,试图安抚对方情绪:“理由太多了,比如,你和我都是男的,这样子太奇怪了……”

他突然被人扑倒,床上书桌早给推开到一边去了,现在守约跟铠之间只隔了一层棉被。铠就裹着棉被,把人给抱住了,压在床铺上。

“!!!”

守约猝不及防,整个人被裹在棉被里,这床并不厚重的蚕丝被既是他唯一的防具也成了束缚他的存在,隔了一层被子还能感觉到铠的心跳,剧烈得跟自己不相上下。

“那你讨厌我么?”铠声音低沉,气压也很低。

他双手绕到后面,把裹成条蚕蛹动也不能动的守约捞起来,从后脑勺一路抚摸到后腰。

“你要是讨厌就直说,我不会再碰你了。”

铠的触碰非常有技巧,尽管隔了棉被,但力度还是足够的。在后颈的位置捏一捏,然后下移到敏感的腰部,又摸又按了好一阵子,再往下挪至臀部,蚕丝被那点厚度在臀峰之间还能陷进去压出一道沟,铠就用两个指头顺着那道沟压下去,感觉怀里的人整个儿抖了起来。

“这样的触碰,你不讨厌的,对吧。”

守约已经把脸都藏到被子里面去了,这会儿挣动的力道小了很多,只听得到他急促的呼吸声。

铠把人放平躺下来,从正面再捋了一次,这次双手摸到守约双腿之间的时候,被子底下的人终于哼出声,用手把他的手给隔开了。

不过铠还是不打算放过,他说过守约叫停他就会停手,但守约什么也没说,那他就由着自己高兴,摸索着被窝下两条大长腿的轮廓捏了一通。

最后铠把棉被扒拉下来,让棉被里闷了半天的守约露个脸。对方满脸被热度烧起来的潮红,狠狠咬着下嘴唇让自己不发出声音,看上去像要哭出来。

但始终一言不发。

铠无奈地叹口气:“抱歉,今天打扰你了。既然生病了就早点休息吧。”

他起身出去,好好地关上了门。

评论(44)

热度(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