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洛家的大尉

佛了。

开黑吗?我李白贼6!(17)

上一话


本章也只有信白内容。


17

 

李白被人绑架了。

绑匪把他带到一个老小区房间内,将他双手拉高铐在床头,然后提出了赎金要求。

 

“一个小时内,让韩信带一百万来赎人。”

“啥?”李白感到匪夷所思。“清醒点大哥,先不说他有没有钱,你觉得我对韩信来说值一百万?”

因为这句话,李白当即吃了一记耳光,把他打得耳鸣了半晌。

“少废话。你俩在校园门口腻腻歪歪半天,你不是他小情人?”带头的绑匪李白不认识,但其中参与的人李白还记得,就是那晚上在美食街的巷子里参与殴打韩信的几个青年人。淦!这下可被韩信这灾星害死了。

“我们有人指认,那天就是你救的韩信,还威胁我们报警?告诉你,韩信黑了我们公司大笔财产,就算报警也是他先进去!”

这群绑匪缺乏素质,完全没有不伤及人质的职业道德,几个人围上来照着李白毫无保护的肚子揍了几拳。李白一上午没吃过东西,胃部刺激到反胃也什么都吐不出来,只是干呕到眼角挂着泪水,加上脸被打得红肿透血丝,看上去十分可怜。

“差不多了。”绑匪头子满意地对着李白拍了几张照片,吩咐下属停手。“照片发给他,一小时后见分晓,到时候你就知道自己值不值这点钱了。”

对方捏着李白下巴仔细打量,语气阴冷得可怕:“不过你要在韩信眼里不值,我们总会想办法从别处讨回一点损失的。你这样的大学生卖屁股比做鸡还赚,你要庆幸这点。”

李白知道同亡命之徒说什么都是多余,他闭上眼睛努力平复翻江倒海的胃部,希望能在一小时后能积攒点体力应对即将到来的生存考验。

 

韩信追了一会儿车,意识到凭两条腿怎么也不可能追上后,他有那么一刻想到了就此远走高飞。可很快,传到手机里的图片让他整个心都沉底了。

——把我们的东西还来,你的东西也会给你。

韩信不敢报警,如果要提供绑架证据,他便撇不清自己,更解释不了大笔现金的来源。这些人终究目的是要钱,韩信很清楚,可要不到他们会疯狂,会竭尽手段,曾在底层翻滚摸爬多年的韩信知道金钱对这些人而言比他妈人命重要多了。

包括对自己而言。

但不应该把李白卷进来。他见过李白很多样子,俏皮的张狂的潇洒的欠揍的,也真的很想揍这小子一顿,等真见到李白生气全无的凄惨模样时韩信内心动摇得一塌糊涂。他仔仔细细看了一遍确认李白的伤势都是皮外伤,想说服自己放心走掉。

然而没用,他把手机打开又关上,关上再打开,反复摸出那张照片盯着看。

最后他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本来就要被丢进黑名单的号码。

 

一阵沉闷的盲音之后,传来‘妮可妮可妮~’的手机铃声,对方等响到最后一声时终于接了。

“喂,邦哥吗……我想拜托你帮个忙。”

令他意外的是,电话那头声音听上去心情出奇好:“唷,小信信说什么帮忙那么生分的话,我们可是兄.弟.呀。”

“嗯……大哥。”韩信努力把那个称呼叫出来,“我遇到麻烦了。”

“哦。”

“那边的人找上门,把我困住了。”

“小信信自己跑不掉?”

“我……”

“哈哈哈,别紧张,大哥怎么会不管你。毕竟我以后要依赖小信信的地方,还多得很呐~”

“谢谢邦哥。”

“说吧,需要什么,我让阿良准备。”

挂掉电话后,韩信感觉出了一背冷汗。

刘邦此人跟电话里的甜言蜜语相反,是个敏锐冷漠的可怕家伙,他说的话你要只听出一层意思会被骗,两层意思会被卖,起码得领会了三层以下才是他原本的真意。不知道刘邦掌握了多少信息,但至少他答应帮忙,这件事还有转机。

 

李白躺床上眼睁睁看着看守他的两个人吃香喝辣,觉得自己肚子又隐隐作痛——这次是饿的。

“哥们,你们觉得饿死的人质还值多少钱?”

两个人转头盯着他,似乎在疑惑这人不久前才挨过揍,现在竟然还敢胆大妄为地提要求。其中一个嘴里塞着炸鸡的教训他:“已经过去四十多分钟了,与其担心饿死,不如担心下韩信那小子不来,你要怎么办。”

“我能怎么办,听天由命呗。”李白满不在乎地说,“我可是要帮你们拿回一百万的人。大家无怨无仇,不能厚道点?”

“你老情人韩信跟我们仇可大了!”另一个嘴里塞牛蛙的跳出来说,“目中无人,把我们老大当猴耍,这里都是想收拾他的人。要我说,他就算乖乖把钱交出来也没法全身而退!”

韩信已经成我老情人了哦。李白内心MMP,还得耐住性子跟他鬼扯:“你不知道,其实我也是他的受害者。我欠了韩信钱,他就胁迫我跟他交往,把我骚扰到差点被退学……大哥,你们打他可以,能不能别留气儿?这样我也解脱了。”

“够狠心啊。”那两人互相瞅瞅,倒看出点同病相怜来。一个人提了啤酒拿着炸鸡块走过来,给李白塞了一块。李白叼过来两口吞下去,努嘴示意:“牛蛙也来点……这个鸡是哪买的?炸鸡最好吃的一家在五道口名字叫鸡本部,你们下次外卖叫那儿的……”

两个刚要接话,绑匪头子推门进来:“你们在说什么?”这人与混社会的小年轻不同,长相斯文英俊但透着点阴冷,李白有点怕他,见他走进来立即闭上嘴。

其余两个人也很规矩地垂头站到旁边去:“没什么,萧哥。”

被称作萧哥的人拿走他们手上的炸鸡和啤酒,俯身靠近李白:“快一个小时了,韩信还没动静。你知道意味着什么?”

李白读过犯罪心理学,知道对于一些变态而言,猎物无论反抗或是示弱都会刺激他们,表现得冷静淡定才是最好的办法:“你可以说说,让我有点心理准备。”

萧哥打量了他好久,然后支起身。就在李白以为他就要这么一言不发地离开,他突然抬手把半罐啤酒对准自己从头浇下。

“咳咳!”李白猝不及防被酒呛了个彻底,又没办法抬手擦掉脸上身上的酒液。在他被酒精刺激紧闭上眼睛的时候,感觉到衣领被人解开,并继续一路向下解着牛仔裤扣子,他一下子慌了起来,淡定的假象被击碎,李白用脚乱蹬拼命挣扎起来。

混乱中好像又被人打了几拳,但李白已经顾不上疼痛,内心的恐慌压倒一切,他不能忍受被随意触碰,不容许这群人为所欲为,就算同归于尽也好!但双拳抵不过四手,他被很多人压住手臂和腿脚,强硬地分开双腿,外套下的衣服被撩高到胸前,寒冷的空气骤然侵入,身体开始抑制不住地发抖,也许是冷的也许是恐惧。

但是侵犯的行为就此停了下来,李白剧烈喘息着睁开眼睛,手机摄像头正对着他咔嚓了几下,后面露出萧哥的笑脸:“表情不错。”

“……”

“好了,照片发给韩信,估计他快耐不住了吧。”他临走前叮嘱那群小弟,“你们几个只管看好人,别乱说话。”

门再度关上,李白却没有劫后余生的庆幸。他狠狠盯着人消失的门口,前所未有地痛恨自己的软弱无力。

 


评论(39)

热度(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