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花是公的

开黑吗?我李白贼6!(18)

上一话

距离上一次更新快一个月了吧

新工作让人没精力写文,真的要成月更

感谢不放弃,一直催文的各位。存货我有的,但后续可能修改,所以不凑够两更的量不放出来。我尽量不坑。


本章有一点点狄芳


18

 

某国家机关办公室,一位制服美女把短靴架在凌乱的办公桌上,座椅四个脚只有一个接触了地面,她就以这样类似杂技的姿势维持着惊人平衡,半躺在椅子上接电话。

“约约,你终于肯打电话来找我,姐等这一天等好久啦!说吧,要求姐什么,销案还是捞人?”

这位女性便是特警队赫赫有名的铁血队长花木兰。虽然此刻非常没有警官样子,但属下们都记得上一个误闯队长办公室的愣头青是怎么被她过肩摔出来的,纷纷远离魔窟,退避三舍。

“被绑架啊~~失望……啊没问题!X大不是我地盘,不过放心,姐会叫个最好的过来负责这个案子。”

 

不知是不是因为花木兰在背后帮忙,警察来的速度挺快。下午就来了两名警官开始调监控、取证据。

百里守约担心李白,又不好意思跟铠单独相处,便自告奋勇去帮忙看监控。刚开始那个小个子圆脸大眼睛的警察还嫌弃地让外行人靠边站,不要乱插手,一小时后,他拿着查到的车辆人员信息蹦蹦跳跳出来:“狄大人!狄大人!我们警队还招人不,这个志愿者查监控好棒的!只用一小时都找到了!”

高个子警官弹了下他脑门:“招他进来,那你下岗?”

小警察气鼓鼓地喊:“我申请调任网警去,不当你部下了!”

“你做梦。”

狄仁杰——本次案件主办警察——拿了资料到会议室,跟李白一众亲属好友宣布结果。

“校门口跟李白接触的人叫韩信,这个人没有案底,但怀疑跟校园高利贷有牵扯。掳走李白的车辆登记在一个叫‘秦’的企业下面,是个空头公司,最后出没地点和公司在该小区的房屋产权已经查到,我们打算立刻突袭。”

狄仁杰停顿一下,吸口气,显得接下来他要说的话十分重要:“我们不保证人质安全,但我可以保证罪犯一个都跑不掉!请各位安排好后事!”

百里守约差点把一口茶喷出来。

公孙离在下面悄悄说:“这位警官是不是说错了?‘不保证人质安全’?”

至尊宝:“你没听错,他就是这么说的。”

庄周附和:“他还说了‘安排后事’。”

狄仁杰目光扫了一圈在下面窃窃私语的众人:“还有什么异议吗?”

百里守约:“有,警官。我们要求一起去。”

狄仁杰:“不行!平民去只会添乱。”

旁边小警察忍不住开口了:“可是狄大人,我们还没有呼叫增援,人手是不太够……”

“李元芳你下月考核奖还想不想拿了?”

小警察马上噤声,只不过虽然没说话,却还是在用丰富的肢体语言和表情传递一个情报:大家快起哄跟着去呀!

至尊宝:“我要去我要去!我还没见过警察抓人。”

百里守约:“作为受害人家属,要求随行。”

铠:“同上。”

公孙离:“那作为受害人学校老师,我要求现场监督。”

庄周:“那我就……也去吧。”

狄仁杰扶住额头,抓了几把自己凌乱的头发,然后自暴自弃了:“随便你们,要去就去!只是到了现场凡不听指挥的,我会以干扰公务为由先逮捕回所。”

百里守约暗地里发了条短信给花木兰:木兰姐,你找的人靠谱吗?

花木兰很快回了:必须靠谱啊,本局破案率第一,妥妥的!

好吧,百里守约想,他大概知道狄仁杰这么高的破案率是怎么来的了。

 

众人乘坐警用便车来到小区,狄仁杰在车辆上安排好了众人位置,主要是堵住所有小区出口以防漏网之鱼逃跑,突入任务还是由专业的警官负责。

众人怀着紧张激动的心情围堵楼道,伸长了脖子都想看专业的狄警官要怎么骗里面开门。只见狄仁杰相当不耐烦地敲了两下:“喂,里面有人吗?查水表!”然后迫不及待掏出管委会给的钥匙一把拧开锁。

众人:“…………”

屋内的人根本来不及反应,狄仁杰带人已经冲了进去:“你们被逮捕了!马上抱头蹲下,不然按拒捕处理当场毙了!!”

众人看狄警官单枪匹马跟一屋子的罪犯叫嚣,担心他安危纷纷跟进去。铠挡在所有人前面最先进门,有几个不安分的家伙想要夺门逃跑,被他抬起腿踹在胸口正中,跌跌撞撞摔倒在地,后面至尊宝冲进去照头就是一棍。

庄周:“你哪来的警棍?”

至尊宝:“车上摸的,好玩!”

“警报!”负责在后窗警戒的李元芳叫起来:“狄大人,有嫌犯跳窗逃了!”

狄仁杰立马追过去,从同一个窗户飞跃而出,仿佛他所有的活力与动力都是为了这一刻的追逐。

这群人里只有百里守约还站在最初安排他警戒的位置,正好能监视到房屋背面与小区门之间的巷道。他听见李元芳的声音,立马蹲下捡了块砖头捏手上。恰好逃窜的嫌犯慌慌张张跑过来,见到百里守约蹲在此地犹豫了几秒,可后面追击的狄仁杰似乎更令他害怕,于是对方鼓起勇气试图从百里守约这边突围。

一块砖头朝脸上飞来,嫌犯早有准备抬高手肘挡掉,心里盘算此刻对手已经没有武器了,无论是劫持还是强行突破都胜算很高。谁知小腿骨突然被猛击导致整个人失去平衡,原来对扔砖头只是为了干扰视线,下盘才是攻击的真正目标。此刻后悔也晚了,嫌犯狠狠地摔了出去,然后那人迅速跑过来反拧胳膊膝盖抵背,把他控制在地上。

狄仁杰跑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场景,百里守约以相当专业的手法制服了逃跑的嫌疑人,朝他招手:“警官快过来,我没有手铐。”

“所以我讨厌平民志愿者……”狄仁杰碎碎念着跑过去,觉得这趟追击不过瘾,拷上后对已经伏法的人又踹又打好一阵子。不过出乎意料的是这个平民对他的做法没有异议,只是冷眼在旁看着。

 

百里守约最后走进房间时压制战早已结束。房间内只能用一片狼藉形容:打翻的外卖盒、撕碎的布料、破碎的玻璃满地都是,除了一排蹲在墙角的伏法分子,房间正中大床上还挂着一副打开的手铐。

但李白不在这里。

守约凑近床单嗅了嗅,一股酒味,烟味,但没有血的味道。他急着转身边往外走边说:“应该离开没多久,赶紧去查小区监控,看有没有车辆……”

“等下。”李元芳拦住他,“这里这么多人,得先带回警局问话。”

“来不及的!”百里守约突然激动起来,“李白被转移了,他会有危险……”

“那也要按警务程序来。”狄仁杰严肃地说,“我得对你们安全负责。”

百里守约一把甩开他:“不需要!小白面临生命危险,没人在意吗!你们不去我自己去。”

狄仁杰沉了脸色正要发火,他办案从来没人敢指手画脚,就算是花木兰本人在这也得听他的!就在这时铠拉住百里守约的胳膊,环绕住他的双手,把整个人圈进了怀里。

……众人目瞪狗呆。

“没事吧?你心跳太快了。”

你这么做我心跳能不快吗!但奇怪的是,贴着铠嗅到他身上的味道,守约感觉被安抚了,炸开的毛逐渐平顺。

“他不会有事,我保证。”

守约叹口气,露出‘你说是什么就是什么’的无奈表情:“好了阿铠,你可以放开了。”

铠有点恋恋不舍地松开手臂:“那你不要急,先让警察收集好情报再说。”

狄仁杰莫名其妙被塞了一嘴狗粮,把注意力强行转移到束手就擒的那排兄弟身上:“你们怎么下手这么狠?非警务人员不要打人。”他瞅着被至尊宝敲破了头皮的那位仁兄,上前补踹了一脚,“这种事交给有执法权的人干,喂,你这头是谁打的?”

“他……啊!没人打没人打,我自己撞的。”

“瞎说!我这不是在打吗!”

“呜呜~警官打的,警官打得好,小的就是欠揍……呜呜呜~~”

“谁让你说这个。这儿绑来的人质呢?你们是撕票还是沉湖了?”

那小弟抬起张脸,眼睛哭得晶晶亮,特别真诚:“什、什么人质,我们才没有干那种违法犯罪的事……”

“那你见到我跑个毛线?”狄仁杰朝李元芳使个眼色,李元芳把刚抓到的那名嫌疑人拖到厕所里,碰地关上门。

狄仁杰对着那小弟阴岑岑地咧嘴一笑:“现在我来对口供,你们说的有一句话不同,我就拗断你一根手指头。”

“哇啊啊啊!这是哪来的警察好恐怖啊啊啊!”

这毫不掩饰的刑讯逼供彻底把这群小伙吓着了,毕竟这些人也只是普通的小弟,犯不着拿命捍卫秘密。很快就一五一十招了出来。

 


评论(13)

热度(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