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洛家的大尉

佛了。

开黑吗?我李白贼6!19

手机打的,不好调整格式。等有了电脑再说。




19
一小时前。

屋子里一片寂静,留守的两个人别提说话,连目光都不敢往李白那边瞟了。
李白用指尖摸索着铐住自己的手铐,这是副老款制式手铐,锁孔朝上,如果有工具可以尝试开锁。
但他头发里没有别针,手头任何尖锐物体都没有。李白扫了一眼周围,发现床单上落着块鸡翅骨,于是他缓慢地挪着想去够那块小小的骨头。之前被浇了一身啤酒又解开了衣服,李白现在冻得瑟瑟发抖,动作没法保持稳定,费了好大劲才把骨头用嘴衔起来。
突然敲门声传来,李白吓了一跳,赶紧把鸡骨头吞进嘴里。
门内两个人也很意外,互相看了眼问道:“谁啊?”
“外卖,这里是不是X单元XX号。”
“谁又叫了吃的,老大吗?”一个人边问着边打开门。
说时迟那时快,门被猛地掀开,之前走过去开门的人猝不及防被整个撞到墙上与门板做了夹心,另一个反应过来想拿手机,一个身影冲进来借助加速度飞起一脚,那人直接被踹飞撞在窗框上,发出类似骨头碎裂的声音。
那人出手之后再也不看一眼倒地的倒霉家伙,径自走到床前,俯身抱住了床上的人:“你没事吧!”
“韩信……小心,他们不止两个人。”李白被韩信外套的凉意一贴,冷得声音打颤,这让对方更加怜惜地抱紧了他。
李白下巴搁在对方肩膀上,入眼都是火红色的发丝,他终于感到一点心安,放松了身体接受那人的拥抱和冷冽。
“没事,我假装交易把人引开了。他们自己选了个坐地铁过去也要半小时的鬼地方。”
然后韩信干脆利落地吻住他,不过很快就神色古怪地分开:“这是什么?你在吃鸡吗?”
“呃……”李白吐出那根没用的骨头,想解释一下自己的天才脱逃计划。殊不知他伸长脖子,露出一点殷红舌尖的样子再度诱惑了韩信,于是没等发出个完整音节,李白又被推倒在床上,承受韩信的深吻。
“够了吧……”李白被亲得全身发软,找个换气的机会偏开头,晃了晃手铐,“你打算什么时候帮我解开?”
韩信双手撑在他两侧,抬起身子笑了笑:“急什么,我觉得你这样很好看。”他把膝盖往前面充满暗示意味地顶了顶,“让我很有‘性趣’。”
李白皱眉:“我不喜欢。”
韩信想,李白一定不知道他此刻的模样有多么诱惑。湿漉漉的刘海贴在苍白的脸上,湿漉漉的衣衫贴着发抖的身体,脸上恰到好处的红肿,仿佛召唤人来侮辱侵犯。但他眼睛纯粹而明亮,又显得那么美好,激起人的保护欲。
韩信打死都不会承认,当他看到那些照片的时候,除了怒火中烧的情绪,还有一点别的感觉缠绕上来,如恶魔在耳边诱惑‘看看,这不是你想对他做的事吗?’。导致韩信一直到现在都裤裆梆硬,憋得难受。
“你知道看到照片时我想到了什么吗?”
“我想,怎么能让别人那样碰你。”韩信把手伸进李白衣服下面,揉捏着属于少年特有的光滑柔嫩的肌肤,“这儿……还有这儿。”
指腹触到衣衫下那点小小的突起,按住揉了揉:“还有这里也被欺负过吧,都肿起来了。”
“你……!”
“嘘。”韩信竖起一根食指在李白唇边,“轻点儿,会被听到的。”
事实上两人粘糊这么久,有点儿智商的人都知道他们此时在做啥。韩信带来的人体现出良好素质,保持安静并高效地把房间内的绑匪都揍了一顿,打到他们不敢抬头。
李白小声喘息着,感觉身体从冰冷到越来越热。明明被别人触摸的时候只有反胃和恶心的感觉,但韩信……韩信紧紧贴在自己腿根和脖子这样敏感的地方,同样对方的身体状况也隐瞒不了,李白腾得红了脸。
“……变态吗你,别在这里发情啊!”
韩信一脸的‘这可不怨我’:“那换个地方就可以了么?”
李白此刻心跳得飞快,思维却也同样敏捷,过去一幕幕在脑海里回放:“你之前说的是真的吗?来跟我告别,就是为了躲避他们?那你应该走了,为什么又回来。”
韩信正在兴头上,被李白一提这事,感觉顿时萎了一半:“我他妈怎么知道。”
“那一百万……”
韩信快速亲了他鼻尖一口:“宝贝儿,我们别提钱好么,太煞风景。”他伸手摸索了一下手铐结构,然后捡起床上那根鸡骨头,折断捅进锁眼捣鼓几下就弄开了。
李白情不自禁地感叹:“……厉害。”
“感兴趣我可以慢慢教你,现在先离开吧。”
韩信抱着李白走出门,这群人紧随其后,离开时还礼貌地给关上门。

狄仁杰翘着二郎腿坐马桶上,用马桶刷拍打地面:“所以照你们的说法,李白被另一伙帮派劫走,你们啥也没干?”
那人黑了半边熊猫眼,点头如捣蒜:“青天大人明鉴!”
“明鉴个屁!那你们为什么待在这里没走,为首的是谁,又到哪里去了?这些基本内容都没交代。”狄仁杰拿起刷子威胁,“你考虑清楚了,绑架主犯和从犯刑期最高可差十年。”
“我们不是绑架啊~~~大哥说、说这个最多叫非法拘禁。”小弟快哭出来了,“那之后萧哥叫人回来蹲守,他自己说回去禀告老大,没过多久你们就来了……”
“你还知道非法拘禁!”狄仁杰一刷子砸在他脑袋上,对方哇地哭出来。
“我要告你们警察刑讯逼供,人格侮辱!哇啊啊啊啊你等着,我要见律师要告你!”
狄仁杰懒得理他,推开厕所门:“元芳,你怎么看?”
“我觉得他们没说谎,狄大人。”李元芳埋头看他的小本本,“主犯没抓到。”
“谢谢你的精彩推理。”狄仁杰黑着脸,环顾房间。他们审了一个多小时,公孙离已经带至尊宝和庄周回学校,百里守约按捺不住去看小区监控了,留下铠坐在沙发上。狄仁杰觉得那个平民老盯着自己像在监视工作,相当讨厌。

但其实铠只是被守约赶过来。室友似乎非常不愿和他单独相处,方才人多时候不明显,等到只剩下他们俩时,守约开始不自在起来。
“阿铠不要靠这么近。”
“?”铠无辜地看着他们之间能塞下一个拳头的距离。
“你在这里,我会分心。”百里守约再一次打断工作说道。
“怎么会,我保证不打扰你。”
“不是……”他室友转过来,满脸写着委屈,“是我的问题。阿铠在我附近,我……没办法集中注意力。所以麻烦你帮我去看看狄警官他们的闻讯进度吧,有事我们可以手机上聊。”
铠很难说清此刻的感觉,他该为自己能扰乱守约心绪沾沾自喜吗,但对方把他推远的动作却令他切切实实地难过起来。

评论(17)

热度(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