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花是公的

开黑吗?我李白贼6!(20)

失踪已久的撸主又来了……


20

 

狄仁杰和李元芳最后还是把人带回了警局,连同小区录像一起拷贝了回去。整个下午进出过小区的车辆不下半百,尽管狄仁杰让物管拿着登记过的牌照一一对应删除了不少,最后锁定了几辆陌生车辆有待排查。他跟李元芳商量了下,决定还是从审讯上突破,晚上两人加个班定能掀开某张嘴。只不过目前还有两位平民赖在警局不走了,着实让人头疼。

狄仁杰看着目光呆滞,似乎已经进入放空状态的铠,板着脸说:“熬不住夜就先撤,交给专业的来。”

谁知对方异常固执:“我很能熬。常年夜猫子。”

“你黑眼圈这么重,而且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天生的。”

“啊!说到熬夜,”李元芳突然想起,“我刚路过门岗,监控室的那位似乎都趴着睡着了。”

刚才还不动如山的人一下子站起来,推开门往外走。

 

铠走进监控室,见到百里守约正好伸着腰打哈欠。

“困了就回去吧,守约。”

“我不困。”那人赶紧把剩下半个哈欠吞了回去,“要么阿铠你先回,我想再找找看线索。”

铠皱着眉没动:“你已经尽力了。”

“可还不够,找不到李白我睡不着。”守约揉着太阳穴,面容满是疲惫,“我不知道你能不能理解,我一直在担心我弟弟,玄策也会遭遇这样的事情……所以我……希望小白能没事,这对我很重要。”

“我们都希望他没事。”铠强调,“但现在我快有事了。”

“嗯?”守约睁大了眼睛,显然是没想到铠会这么说。

“我快饿死了。今天整天都只随便吃点外卖。”铠知道自己室友吃软不吃硬的特点,放低了姿态拉着守约的手说:“所以回去好不好,帮我煮碗面吃也成。”

守约笑起来,这笑容也是疲惫的,配上他红色的眼角还显得有些脆弱。他没有明确地拒绝,但铠却读懂了室友这个笑容背后的意味。

 

小的时候,铠家族长辈奉行非常严格的教育方式,父母几乎不和子女玩耍交谈。铠童年的生活都是由一名大姐姐照顾,她也是唯一会听自己说话的人。

那时自己的课业非常繁重,但稍微有了闲暇,他就会跑去找姐姐跟她讲述自己在学校,或者训练中的事情。

直到后来有了露娜,姐姐的时间都倾注在另一个小小的孩子身上了,铠去找她的时候十有八九不是在奶孩子就是在哄露娜入睡。铠那时侯并不喜欢那个缩在襁褓里、据说跟自己有血缘关系的小婴儿,因为她总是占用姐姐珍贵的时间,在自己跟人倾诉时醒过来哇哇大哭。有一回铠一定要拉着姐姐让她去看自己的作业,而露娜恰好午睡醒来哭着要吃奶,阿姐一边抱小着露娜,一边被铠拉扯着衣袖,朝他露出了一个极为勉强的笑容:“铠少爷,她可是你妹妹呀。你怎么就这么不懂事呢。”

这句指责重如千钧砸在心上,以前不管多顽皮都没被她说过一句重话,铠当即愣住了,怔怔地呆立在原地好半天。从那以后他就再也没有因为自己孤独而去打扰别人。他不想让自己喜欢的人露出那种表情,也不想再令对方为难和失望。

而百里守约的笑容与那时如出一辙。无奈的,疲惫的,焦虑的,虽然最终可能还是会为他妥协,但这与铠的初衷岂不背道而驰。

铠慢慢放开手:“算了,我自己回去煮。”

“阿铠……”

“没事,毕竟弟弟才是最重要的。”而我只是个外人而已。铠尽量维持平和的情绪,但抿成一条线的嘴角已经暴露了他的不开心。守约这么敏感的人一定也知道。于是铠不给自己室友左右为难的时间,扭头迅速离开。

他走出警局好几百米才想起,这个地方晚上已经没有公交车了,最近的地铁站也要走近2公里。铠看了眼从这里到家的距离,干脆当作锻炼和发泄跑步回去。

 

回到家已经半夜,铠拣起扔在一旁还没关的主机,随即发现他离开的时候只关掉了直播界面,没有关摄像头。主页留了一堆调侃留言:知名主播直播卧室双人床月入千万。别拦我我从床上看出了无数信息正在脑内小电影。楼上交出资源铠神饶你不死。

左右无事,又睡不着觉,铠索性半夜继续直播。

他刚把游戏打开,就有一行留言飘出来:这么晚竟然又上线了,原来主播也睡不着~。看语气像个经常蹲自己直播间的老粉。铠平时很少跟粉丝互动,今晚也许是月色太亮,也许是需要点安慰,他鬼使神差开了麦回答道:“嗯,长夜漫漫无心睡眠。”

弹幕惊讶了一下:主播竟然回我了。

铠:“你蹲我直播间那么久,为表谢意,今晚你想看狩猎什么随便点。”

弹幕过了会儿,飘出一条信息:我想看那个经常和你一起开黑的小哥,你们双打玛里奥。

铠:“……”

铠的收藏里确实有玛里奥最新的游戏,他玩得不多,但每一代都会买。毕竟这是自己最早接触的游戏,小时候瞒着家长把游戏机藏在花园里,没人的时候偷偷玩耍,这是自己童年仅有的一点快乐自由。长大后虽然喜欢上了高难度竞技,但老游戏总有不一样的感觉,用现在的话来讲,他是个有情怀的人。

铠:“他没回来。你有帐号我可以跟你双打。”

渐渐的进入直播间的人多了起来,铠没有再收到那个老粉的回复,倒是弹幕里有人自告奋勇报上了帐号要求跟他PK,铠也欣然接受,只不过他补充:“今晚只玩马里奥,要比就来赛车。”

对面也是个游戏中高手,两人在赛道上互坑炸弹扔得满屏乱飞。铠原本一路领先,但在即将越过终点线的时候,被一发导弹轰中,再被第二名接上个香蕉皮,瞬间旋转飞出赛道,最后只得了第六名。

竟然请我吃套路?看我不收拾你!

铠好胜心起来,又连着排了三局。这次他一直很小心地紧跟2、3位,瞅准最后一个弯道加速时一发炸弹扔过去。

Double kill!

蝉联第一名的奖杯跳出时,铠嘴角弯起来。论游戏还没有能难住他的。这时候那个弹幕又悄悄出现了,虽然没有特别的颜色或标志,但铠还是从一堆留言中把对方认出来:终于笑了,不郁闷了?

其他弹幕也立即注意到这点:刚才主播0.1秒时间内确实有弯了0.1度,已截屏留念。

也有弹幕说:铠神:笑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会笑。哈哈哈哈!

楼上一定没看前几天的直播,跟约约一起打龙的那会儿,笑得肥肠温柔了。

你说的是那个全程有个机关炮似的业余解说在逼逼的那场?当时铠神表情明明是:我要抓一只龙给守约炖汤,就抓最吵的那只。

然后约约早上就直播了炖汤。

然后约约就两天没出现了……可怕。

可怕+10086

好了你们别提这个,铠哥有个好心情容易吗?半夜一个人打游戏容易吗?

铠看着弹幕回想起来,那晚守约喝醉了被自己抱回家,那段场景现在回想起来真是恍若隔世。第二天起来后室友又跟平常一样,还做了很丰盛的早餐。

铠:“你们说的是什么直播?”

弹幕中的好事之人马上跳出来给他科普:《百里守约教你做爱心早餐》这个视频可火了,还挂了一段时间首页呢。

明明是‘新萌厨王百里守约,给亲爱的他做爱心早餐~’

你们这些不上地址的都是坏银,B站ID197824铠神快去看!

 

 

PS:猜猜这个忠实粉丝是谁?


评论(17)

热度(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