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花是公的

开黑吗?我李白贼6!(21)

忙得要死,已经不想说什么了。

没错我就是卡肉……

发存稿。

下一次更新必然是下个月了。


上一话

21

 

“你好,这里是……嗯,百里守约的厨房。”画面里那个再熟悉不过的人围着围裙,拿起打蛋器,又折回来调整了下拍摄角度,“不好意思这么早来直播。今天要做的早点是香酥芋卷和天妇罗色拉,步骤稍微有点点多,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看看。”

“首先是打出蛋清,用来做芋泥,还有很多其他作用。”

“新鲜芋头削皮蒸好后,仔细压碎,放上糖和奶。”

“不用放太多糖,芋头本身就很香了。这里我奶放的多一点,因为吃的人喜欢乳制品,大家做的时候可以根据自己口味调整。”

“皮是我自己改良的……喜欢脆脆的千层酥一样的质感,所以我自己做了皮。大家如果觉得麻烦,也可以用现成的馄饨皮……”

“炸之前再刷一层蛋清,放下去的时候注意火候……”视频中守约脸色红红的,炸芋卷的时候还抬手试了两次额头温度。铠记得那天上午,两人吃完出去跑步时,自己发现守约在发烧。未带着目的观察时并没有发觉,然而一旦知道结果,铠便处处发现百里守约那天早上不舒服的端倪。

开始做菜的时候穿太少。

中途洗芋头手冻得通红,后面又去冷水里捞虾。

炸天妇罗的时候闻到油烟开始喘。

数不清地用手背试探脸部温度,沾着冷水降温。

尽管如此,他还是耐心细致地把这顿绝不算简单的早餐做完了,然后若无其事等待自己起床吃饭。

铠内心像一块奥利奥被暖暖的牛奶浸透,泡得撒落杯底又绵又软,还带上几分愧疚。自己干嘛要去和别人比,计较守约在乎谁多一点,他对自己的迁就、照顾、以及喜欢还不够吗?

对,就是喜欢,看完整个视频,铠毫不怀疑守约绝对喜欢着自己。不管百里守约口头上怎么拒绝,谁会大清早会去做这么麻烦的食物,全程专心又投入,没有一点不耐烦,只要想着吃到口的人会发出怎样的赞叹,露出怎样满足的神态,这点感冒发烧根本不算什么。

铠还不知道基圈流传甚广的一句话:恐同必是深柜。但他依然懂了粉丝的一句话:如果这都不算爱。

 

铠拿出手机拨了百里守约电话,那边响着没人接听,他果断换上外套再度跑出门。

凌晨四点的街道空无一人,只有天边微微透着亮光。铠奔跑在街道上,只是现在心情跟跑回来时截然不同。之前他满心惆怅、委屈、甚至还有点愤世嫉俗,但现在内心却充实得像塞了热气球,轻盈地要飘起来。

他要去找守约,然后不管他愿不愿意,把人带回家。

 

 

韩信带着李白先回自己住所。

他打开门后,站在门口似有若无地阻挡着其他人进入:“今晚谢谢各位了,跟邦哥带个话,我明天去见他。”

那些人却摇摇头:“邦哥让我们跟着信哥,那我们就得跟着。”

韩信把李白推进去,然后掏出一叠钱塞到那人手里:“我们……有点事处理,总不方便让你们进去。这样吧,这点钱给你们附近暂时住一晚,大家买夜宵吃。”

为首的思虑片刻,还是接下来:“谢谢信哥。那不打扰两位了。”他了鞠一躬,招呼手下跟自己下楼去。

只是这些人并没有走远,韩信从厨房窗口看出去,一个人被安排在单元楼到口守候,另外还有人在住宿区门口,其余人想必也走得不远。

刘邦找的这群人真是能干,不但做事滴水不漏,还忠心耿耿,韩信冷笑了下,可尽管如此刘邦还是要把自己绑在身边,他就是这么贪婪的人。

“你这里还真是像独居的男子宿舍呢。”李白这会儿已经在家中开始翻箱倒柜,完全没有点身为始作俑者的自觉。“冰箱里有存货,不错不错。哇,这盘炒苦瓜是三天前的?你居然吃苦瓜这种黑暗料理,都变色了!”

“一周前的。”韩信一只胳膊揽过李白,把他摔到了沙发上。

“现在,安静点。我的宵夜。”

李白出乎意料的没吵也没动,眼睛扑闪扑闪盯着韩信看。

“……给我吃点东西呗,我一天没吃饭了。要不来点酒也成。”

 

韩信把自己的家翻箱倒柜找了个篇,找出各类调味酒,一个干瘪的橙子,半包牛肉干,还有冰箱里一袋不知有没有过期的面。他无语地走进万年不用的厨房,打开灶台:“你等着,我下面给你吃。”

既然有酒可以喝,李白便乖乖坐沙发上喝酒,顺便翻韩信手机玩。

“我手机没电了,想跟苏烈哥打个电话。密码多少?”

“你是三岁小孩吗,做什么都要问家长。”韩信嗤之以鼻。

“一句话,手机给不给?”

韩信手机上有很多私人内容,他可不敢轻易交到李白这样的好奇儿童手上:“不给。等我出来帮你打。”

李白喝了一罐高度酒,身子慢慢热起来,嫌先前被啤酒浇透的衣服粘在皮肤上令人难受,他爬起来决定先去洗个澡。

韩信刚关掉锅里的火,就听到李白在浴室叫起来:“帮我拿件衣服,还有内裤。”

韩信无语地翻出自己衣服塞进去,很快李白就擦着头发走出来,这一幕的冲击让他彻底将那锅汤面抛在脑后。

只见李白身上套一件偏大的衬衫,领口开得很低,使得清瘦的两根锁骨一览无遗,衬衫底摆下露出两条光溜溜的腿,没穿鞋光脚踩地板上,踩出一溜水渍。那人还毫无自觉地偏头擦头发,沾湿的刘海让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更小了,整个人被热气蒸腾得粉嫩可口,韩信一瞥之下只觉得气血上涌,意识没反应过来身体已经行动起来,把人扑倒在沙发上。

“啊呀……”李白红晕着脸,酒劲儿上来后他显得坦率不少,用显然不是生气而带点试探的语调问:“你做什么呀?”

一想到自己的逃亡计划就因为这个人彻底破产,而对方毫无自觉甚至送货上门,不讨回点利息自己还叫韩信吗?深邃的目光之下,韩信摸着李白柔软有弹性的脸,痞痞地笑了:“说好的,下面给你吃。”

 


评论(25)

热度(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