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洛家的大尉

佛了。

开黑吗?我李白贼6!(23)

  上一话

 

 

23

韩信清晨时分做了个梦。他在床上睡得正香,有人破门而入粗暴地将他架起来往外面拖。韩信不甘心束手就擒连声追问:“你们是谁的人?‘秦’还是刘邦?”

对方不答他,韩信往楼下看去,一辆闪着红蓝光的警车停在外边。这时抓他的两个人拿出手铐,对韩信宣称他被捕了。

“我做了什么?”韩信大喊,“诈骗,打架斗殴,还是非法借贷?你们有什么证据!”

站在警车边上的警察有张熟悉的阴沉面孔,皮笑肉不笑地说:“性囧侵未成年。”

“开玩笑吧!”

对方严肃地:“没开玩笑。”

韩信指着坐在车里阴影处,低着头的李白:“他成年了!我确认过!”

警察翻出一叠照片给他看,有李白衣服半搭不搭给自己口的,有哭着被他插得喘不过气的,还有跪坐着抬头,脸上滴落不明液体的……照片上李白的样子分明只有十四五岁,嫩得能掐出水。

韩信看了许久:“……那我要判几年?”

接着他就从梦里醒过来,枕边空空如也,李白已经不在了。而手机上的闹钟明明白白显示,时间还不到早上8点。

从来没起过这么早的韩信定着一头乱发和满背抓痕走到客厅,发现了李白压在桌上的留言条:

我饿醒的,实在忍不住从你那里摸了一百块去买早点。想想吃完我也不用回来了,看你睡得跟猪似的,就写一张条子,以免你觉得我睡了就跑不负责任。

昨晚你救了我,我呢算是以身相报吧,这样我们谁也不欠谁。

PS:钱我迟早会凑到还你,你也不要再用非法手段讨债了。

“CNMB!”这小混蛋哪里学的套路,韩信骂了句脏话,把纸条揉成一团丢垃圾筒。

也许李白提前走了是好事,韩信清点了背包里的现金,再把手机上的联络方式删干净,只留下那个人的号码。

他推开门,等候在外的刘邦手下从门外迎上来,韩信看也不看潇洒地将包甩给领头的人,双手插裤袋里:“走吧,去见老大。”

 

时间再倒转回前一天夜里。

 

百里守约按着太阳穴,强迫自己将注意力集中在枯燥的电脑屏幕上,过滤大脑内多余的信息。事实上,早在几个小时前他就无法集中精神了,脑子里想的都是某个人临走前说的话,失落的语气,转身离去的背影。

他是不是做过分了?

从不好好地倾听别人的需求,自以为是地认定了一件正确的事就不肯回头。

玄策走的时候也是这样。

作为哥哥,自己知道玄策想要什么吗?知道弟弟被独自留在空荡荡的家中是什么感受吗?他只告诉玄策应该好好上高中,考大学,然后成为一个出色的人。百里守约擅自扮演着母亲的角色,却表现得根本不合格。

难怪玄策要走。也难怪他身边留不下任何人。

陷入深深自我厌弃的年轻男人,把双手插进蓬乱的刘海里,轻笑了句:“真是活该啊……”

这时一个影子出现在他身后,悄无声息地笼罩下来。

百里守约被轻微的响声惊动,试图转动头却没有抬起来,埋着脸问了句:“阿铠?”

疑问换来咚的一声巨响,身后那人双掌砸在椅背上,激动地摇晃起来:“夜不归宿流落警局,又是哪个负心汉惹你难过了!就是这个‘阿铠’吗?”

听到来人声音,百里守约在震惊中瞬间坐得笔直:“……木兰姐?!”

 

铠一路跑到警局,值班室传来欢声笑语。

“哈哈哈!小元芳吞个汉堡进去腮帮子鼓起来,好像仓鼠哈哈哈哈!”

“闭嘴,你买这么多让人怎么吃。”

“嗯?是谁跟姐哭诉夜班饥渴难耐的,十五个汉堡算多吗?”

“不要以为谁都有你那食量。”

铠推开门,看到狄仁杰,李元芳还有名樱色头发的女性坐在一起吃宵夜。见他进来三人目光齐刷刷转过来。

狄仁杰眉头一皱:“你怎么又回来了?”

铠还没开口,那名女性站起来叉腰跟铠对视,站在1米9的男性面前,她气势一点不输:“就是你呀,约约养的那个小白脸。知道回来啦?”

铠被怼得一头雾水,虽然没见过,凭直觉他猜测 眼前这名制服女性跟百里守约关系不浅,看架势,九成是娘家人来兴师问罪的。

“嗯,我回来接守约。”

花木兰继续上瘾地扮演恶婆婆角色:“回来接守约,哼,说得好听,问过他想不想跟你回去?”

“他之前是不太想回去。”铠实话实说,“但我觉得在外熬夜对他不好,所以这次来不打算征求本人意见了。”

花木兰似乎没料到他这么坦率,预备好的刁难话语没能接下去:“确实只有这样才能治治阿约,所以姐已经把他骂去休息了。”

铠松了口气:“谢谢。他在哪儿?”

谁知花木兰笑了下,依然挺胸拦截不打算让开,为了不撞到那对看起来很宏伟的球,铠只好被迫后退。

“他很难过你知道吗?”后退。

“睡觉不去睡,宵夜也不吃。”后退后退。

“别看约约好说话,他倔起来很让人头疼的。说起来你是谁呀,跟守约什么关系?”最终铠被矮自己一截的女警壁咚在墙角。

“我是他室友。姑娘可以称呼我为铠。”

“什么文绉绉的说法,你是外国人吗?啊哦~”花木兰打个响指,“那你大概不了解中国风俗,实话跟你说吧,阿约和我曾指腹为婚,姐是迟早要把他娶回家的,你不珍惜就趁早滚蛋。”

李元芳噗嗤一笑,塞满食物的嘴里喷出几粒芝麻:“那你要高警督怎么办?”

花木兰迅速扭头,飞奔回桌前,抓起一个腿堡迅速塞进李元芳嘴里,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吃你的东西!”

狄仁杰一脸同情地给噎住的李元芳拍背,递上可乐:别这么看我,我也打不过她。

铠旁观这出闹剧,内心已经槽点乱飞了,亏得他脸上无甚表情,被花木兰怎么瞪还是那张淡定平静的脸。

花木兰卷了卷袖子:“划下道吧。”

铠:“划什么?”

花木兰:“行话,就是我们比比,谁赢了守约跟谁走。”

铠差点就想说谁这么无聊跟你比,但看见李元芳拼命把食指竖在嘴边让他别拒绝。李元芳深知花木兰就是闲着无聊来搞事情,不让她满意这位姑奶奶是不肯消停的,他和狄仁杰做好自身防护措施,蹲桌子后面为新人摇拳呐喊——跟她比!跟她比!

铠知道他今天必须得过关斩将才能见到守约,他向来不跟女性计较,但为了追求爱情不得不破例一次:“好吧,要做什么?”

花木兰挥手一指大餐桌:“比看谁先吃完这桌上的汉堡,包。括。可。乐!”

铠沉默了三秒。

“呵呵。”

 

评论(33)

热度(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