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洛家的大尉

佛了。

此爱异端(上)

莫名其妙想写这个梗
天使铠x恶魔约,
请注意攻受,因为无论前面看上去多么奇怪,最终cp还是铠约。

本文设定源自同名漫画,又名:我家恶魔就是这么可爱

 

1

少年没有想到,原来恶魔这种生物真的能被召唤出来。

 

他孤零零地站在荒芜的废墟中,地上蜿蜒的血迹汇聚成法阵的形状,而‘那个人’就是从污秽的光芒中出现,张开漆黑的翅膀遮盖了月光。

“把我叫出来的就是你吗?小鬼。”

恶魔有一对弯长如龙骨的角,全身裹在黑紫色的鳞甲中,发色与眼睛是冷漠的蓝,但他的声音却很悦耳。如同福音书上描述的那样,带着诱惑人类堕落的甜美。

少年看了眼脚下那滩已经分不清到底是叔叔伯伯还是二大爷三姑妈的混合物。仪式是家族长辈们举行的,但自己也是参与者,而且在其中起到了不可小觑的搅局作用,硬要说的话——

“是我叫的。”少年点头。

“既然召唤我,那就已经做好了和我交换契约的心理准备了。”恶魔的身形完全从法阵里走了出来,甩动着一条长长的满是尖刺的尾巴:“你有想实现的愿望吗?”

少年想了想:“原本是有,可是……你好像已经帮我实现了。”

“呃?”那一瞬间恶魔露出了诧异的表情,这让他带给少年邪恶恐惧的感觉减轻了不少。

“我想要这个家族毁灭,喏,他们现在都在这儿了。”

恶魔环顾了下四周,这个布满残肢血浆的场景,好像确实是召唤自己所付出的‘代价’。

“这就是你的愿望?”不知是不是错觉,恶魔显得有点,失落。

少年点头:“虽然有点恶心,但效果达到了。我还有个妹妹今天不在这里,啊别误会,我不想要她的命,希望她好好活着。”

“……你好像比恶魔还过分。不过我是来履行契约的,如果你没有愿望,契约就完不成,我也回不去……”恶魔仿佛陷入了为难,托着下巴开始碎碎念。

“啊对了,你这么小就没有了家人,一定需要人照顾吧。”恶魔突然灵光一闪,“我可以在你成年之前照顾你,等到成年后再履行契约。”

“你真的是恶魔吗?第一件想到的竟然是照顾小孩,为什么你这么熟练?”

“……”

少年见恶魔真的在为此烦恼,不知不觉露出笑容:“好吧,不如先听听契约代价是什么。我读过福音书你可骗不了我,跟恶魔签约都要付出代价的。”

恶魔霎时间丢掉迷惘的脸,露出一个职业笑容:原来是懂行的,那我就有话直说了。

“我要你的身体。”

“嘶~~~”少年斜眼看着地上的‘家族混合残留物’退了一步。

“我才不吃人。准确的说,我要得到你的贞操。”

“我的什么?”

“你的贞操,你的初夜,你的第一次。”恶魔捂着脸重复,“你妈妈难道没教过你吗?”

少年神色黯淡地说:“我妈妈从不跟我讲话。”

“对不起。”

“这不是你的错……呃,话说你道歉干嘛。”

恶魔已经蹲在墙角,翻着一本破旧的书又开始碎碎念:“我不知道会有这种失误,契约者不清楚性的概念,书上也没写遇到这种情况该怎么办……啊讨厌,为什么会是男孩子……”

“你别沮丧啊。”看见恶魔失落的样子,不知为何,少年想走过去安慰他,“要么换一个其他的?”

“……”

少年陪着恶魔冥思苦想了很久,想到天边已微微发亮,少年困得直打哈欠,最后恶魔说道:“那就亲吻好了。这个懂吧?”

“亲一下我知道,我经常亲露娜,就是我妹妹。”

“你还是未成年,现在代价就是一个亲吻吧。”恶魔重新拾回他冷漠的表情,开始解释契约:“每一个愿望代价是一个吻,不过满十八岁你就是成年人了,接吻要张开嘴交换唾液,二十岁之后我想你也彻底了解我说的概念了,那时候你得把第一次给我,而我也将实现你此生最重要的愿望。”

少年彼时还不懂‘交换唾液’的意义,但他听懂了前半句,眼睛闪闪发亮:“那就说,现在我亲你一下,你就会实现我愿望?”

“大致是这样。不过我还是要补充下,像复活你全家这样大的愿望,代价必须是……”

“我才不要复活他们。”少年扑上去,一口亲在恶魔脸颊上。“我想——摸摸你的尾巴可以吗!”

甩来甩去,金属皮革质感,上面还发着光,多么炫酷的尾巴!老早就想摸一摸了。

“那么……如此视为契约成立了……”恶魔忍着尾巴被人类幼崽追来追去的奇怪感觉,“先交换契约者姓名吧,你叫什么?”

少年乐此不疲试图去抓在半空中灵活躲闪的尾巴:“我叫凯……铠,就这么叫我。”

恶魔眯起眼睛。是个假名字吗。但人类想要欺骗恶魔是不存在的,更别提人类的幼崽,以为提供不真实的名字就能逃避契约,只是种幼稚的想法。

恶魔不动声色地装作签下名字,将手中旧羊皮纸卷付之一炬:“我会以人类身份留在你身边,为了不造成别人大惊小怪,我得换个形态。”

一阵狂风刮过,铠眼前的恶魔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名长着野兽耳朵,以及毛茸茸大尾巴的俊美青年。

青年:“你可以叫我百里守约,从今天起我是你的监护人。”

铠愣愣地盯着,仿佛没从这样的剧烈变化中回过神。

百里守约得意一笑:“现在,还想摸尾巴吗?”

铠:“想!!!”

 

 

2

我的名字叫铠,是一名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有志青年。

 

五年前,我在家族一次车祸般的祭祀典礼上遇到了一位恶魔,他说是被我召唤出来的,代价就是我全家都死了,除了我小妹。于是恶魔先生顺理成章成为了我的监护人。

他简直……棒透了!

把我家一万平方米的豪宅收拾得井井有条,每天花大量时间陪我读书,做的东西也超级好吃。

还有,尾巴和耳朵手感极佳。

我怀疑他上辈子就是个天使。

 

“守约,我回家了!今天吃什么——哇!红酒烩牛肉!”

原本在厨房忙碌的身影瞬间出现在餐桌前,抓住了青年的书包带子:“阿铠,先洗手。”

被捉住的青年也不生气,回头报以灿烂笑容:“知道了。”

他们坐下开始愉快地吃晚餐,期间铠说了很多学校里的见闻,百里守约也认真听着,非常认真,还不时地对他助人为乐的行为称赞几句。

铠几乎要忘记百里守约是个恶魔了。

除了某个时刻……

“我今天成为了校棒球队队长。”铠跟监护人分享今天最后一件好事情。

“恭喜了。”银发兽耳的监护人温和地笑了笑,“需要‘愿望’是吧,我会给你买新队服和球棒的。”

铠停顿了下,随后点头:“没错。”

他在那双绯红色眼睛的注视下,靠近百里守约,嘴唇轻轻相碰。

是冷的。

百里守约睁开眼睛:“契约达成。”然后他又扳着手指算起来,“你愿望也太多了吧,这周已经有九个了,早上一个晚上一个,现在年轻人都这么奢侈的吗?”

铠笑道:“有可能我只是想亲亲你呢。”

百里守约:“哈哈哈,你真逗。”

就是这样,铠对自己监护人唯一不满意的点,总将他表达亲密的善意解读为想要达到什么目的,为了实现愿望付出的代价。

恶魔都这么一板一眼吗?

 

 

直到一个月后,铠回家发现百里守约坐在沙发上,面前放着一只巨大的生日蛋糕。

沙发上的人放肆的坐姿,不再扮演‘好家长’角色,而是露出了本性:“十八岁生日快乐,阿铠。”

百里守约勾了勾手示意他过来:“从今天开始,契约的内容就变了哦。”

铠吞了口唾沫,他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单纯的小男孩,契约的意义也完全理解了。虽然在学校里有无数的女孩子疯狂追逐,但他都没有碰过任何一个。

契约要求他付出第一次,不管是亲吻的第一次,还是别的什么第一次也好,都是留给眼前这个‘人’的。

铠站在百里守约面前,望了他眼睛片刻,然后跪在沙发上捧起对方的脸吻下去。

百里守约也抬起手,拉着铠的脖子,将这个吻缠得更深。

这是种什么感觉呢……

仿佛过去五年的亲吻,只是孩童的游戏,裸露的肌肤被风吹落的花瓣拂过,初夏时节最后一片蒲公英种子从天际飘走,在这样强烈的冲击之下再无痕迹。

透过舌尖传来的,是异常甜美酥麻的触感,逐渐侵蚀思维,深入灵魂。大脑里除了翻腾的愉悦再也没有别的想法,身体里不断涌上不知名的快感,从尾椎骨密密麻麻窜遍全身。

“哈啊……”

分开的瞬间,铠才仿佛从一个美梦中清醒。他望向百里守约,对方的眼睛也湿漉漉的蒙了一层水雾,柔软的小舌在张开的嘴里若隐若现。

恶魔带着沉醉其中的微笑轻轻问:“还要继续吗?”

“……”

铠慌忙推开他,蹭蹭两步跑上楼去了。

 

都已经这么大了。

看着铠上楼去的背影,百里守约心想。

刚刚一起生活时,铠远没有现在这么活泼,是个有点阴沉早熟的孩子。

据说他的家族信奉某种异端邪教,作为家族继承人的铠接受的教育也很极端。一般的小孩谁去看《福音书》《死海文献》《启示录》这些东西?

百里守约接下抚养权后送铠去了正常的学校,让他和其他孩子一样每天尽情玩耍,到了夜晚铠偶尔会想起祭祀夜那天的情景而睡不着,百里守约就陪着他读故事,读到最后往往是小孩抱着自己尾巴睡得口水横流。

后来逐渐的,铠变得开朗活泼,交了朋友,还喜欢帮助老年人。成长得越来越优秀。

只有百里守约知道,从一开始这个孩子的灵魂就是闪闪发亮的。亿万人中如晨曦般绚烂的光吸引了藏在地狱深处的他,于是他追逐着这道光芒奋力爬上来。

这样耀眼的灵魂,自己势在必得。



loft的实名认证让我不得不抛弃它了……

评论(15)

热度(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