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花是公的

此爱异端(中)

这个坑我还是会填完的。

实名制限制了我的想象……逼我吃草,呸呸呸


天使铠x恶魔约


3

“唔……”

入夜,卧室里传来令人面红耳赤的暧昧水声,两个身影在床铺上纠缠拥吻。

铠一手拉着百里守约手臂,让对方跨坐在自己身上,另一只手牢牢禁锢在脑后让对方不能轻易离开。这个姿势顺便还可以边亲吻边捏捏柔软的兽耳,更别提百里守约耳朵很敏感,即使沉浸在深吻中对这样的小动作也有所反应。

“啊……别动。”

短暂的唇舌分离,一条发亮的银线牵在藕断丝连的嘴唇之间,更显淫囧靡。

“你的愿望……到底是什么……”百里守约有点喘不上气了,眼神在迷乱与清醒之间游离,想试图分开两人距离。

铠干脆一个翻身置换了两人位置,把恶魔困在身下,看了眼对方茫然可口的表情,再度吻上去。

铠在被初次深吻带来的悸动震撼之后查阅了许多资料,从家族私藏的一本禁书中得知,与恶魔的体液交换能触碰灵魂,越是向对方敞开心扉,恶魔就能在亲密的行为中直接深入契约者的灵魂。尽管如此,随着铠越来越擅长于某方面,他也越来越乐在其中。

因为和恶魔接吻真是太舒服了,完全不想停下来。

但是——

“愿望……”身下的人但凡有点喘息的机会就开始碎碎念,“快……说出来……”

“……明天晚餐,想吃特等神户牛肉,胸脯肉,超贵的那种。”

“哦、好的……”

铠内心叹了口气,抱着亲吻结束瘫在怀里微微喘息的百里守约,一下一下地抚摸着细软的发丝。

“还有,今晚能一起睡吗?”

“呃……”怀里的人抬起头打量他,“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而且一个吻换一个愿望,你有点贪心啊。”

“那……”我不介意再来个?

“不过算了,今天优惠大酬宾。”百里守约舒服地往怀里拱了拱,靠在长得比自己还高大的监护对象怀里,安稳睡下。“晚安~”

“晚安。”铠蹭着闭上眼睛的恶魔发顶,轻轻落下一吻。

 

在铠成年之后又过去了一年多,两人的关系维持在一种既亲密又疏离的奇怪状态。

他们几乎每天都会亲吻,但百里守约还会摆出监护人身份,以‘你已经是成年人了,要独立’为由回避更多的亲密接触。只是这种回避又非常地没有原则,常因为铠的坚持而轻易打破。

但是在另一方面,百里守约则异常讲原则。

有一次铠没有回应百里守约的询问,而是忍不住直接袒露:“我就想单纯地吻你,不需要实现什么。”

没想到百里守约竟然生气了。

“我是个恶魔,”他激动地变回恶魔形态,在房间里飞来飞去,“一个遵守约定的恶魔,你把我当什么了,儿童保姆吗?”

铠仰头望着天花板顶绕圈子的身影,试图解释:“不……我只是觉得家人之间,不需要这种……”

“我不记得有任何家人。”恶魔冷漠地说,“你向我寻求亲情?你的亲人早就死了,还是你自己许愿杀掉的。”

铠的脸瞬间失去血色。

“我和你只是契约关系。”名为百里守约的恶魔飞下来,指着青年心脏的位置说,“星之家族的凯因。”恶魔第一次用这个名字称呼他,“我们的契约是刻在灵魂深处,连肉体毁灭都不会失效,远比人类的什么亲情、爱情更为坚固。”

“不要忘记了。”

铠被狠狠地提醒了,百里守约是只没有感情的恶魔。所有的温柔与关怀不过是源自对契约的遵守,虽然有点过分敬业,但契约关系就是百里守约对自己千依百顺的全部理由。

没有契约,他在恶魔眼里什么都不是。

尽管如此,铠还是对恶魔忍不住产生出爱恋的感觉。

自己最美好的记忆是百里守约给的,最温柔的关怀也是百里守约带来的,就算是代价交换,这也是他做过最划算的交易了。

稳赚不赔。

 

银蓝色头发的恶魔蹲在城市最高处,月光让这个城市各个角落一览无余,突然一阵诡异的声音从他怀里传出来。

“饿~~~”

“别吵。”

“饿饿~~~”

许久没有狩猎灵魂了。百里守约想,虽然铠的灵魂很强大诱人,但光闻闻舔舔是填不饱肚子的。

“好吧,”他安抚地拍拍自己爱枪,“今晚去打点野。”

恶魔灵巧地跳跃在城市的高楼间,如同一席影子安静地落在霓虹灯后。一个酒鬼醉醺醺地从夜店里跌出来,还不死心地对服务员纠缠不已,殊不知枪口已经悄无声息地瞄准了自己。

正在犹豫要不要收下这灵魂,突然猎物所在的小巷卷起一阵旋风,风夹带着黑色火焰铺天盖地袭来,只一瞬间小巷里的所有人,酒鬼,服务员还有一只误闯的猫咪无声无息地倒下,灵魂已被吞噬。

百里守约不悦地皱起眉,注视在眼皮子底下抢自己猎物的同类:“魔皇,你也到这里来了?”

黑色的火焰汇聚成一个半人半龙形态的男性,头上也有一对长长的角,长袍下没有腿,却露出半截银灰色的龙尾。

“啊……是守约。”魔皇慢吞吞地说,“好久不见,还以为你死了。”

“我活得很好。”

“可我看你有点饿,多久没有进食了?”魔皇舔了把嘴唇关怀地询问,好像把刚才抢食的事忘了。

百里守约傲然一瞥:“我在等吃大餐,这种货色看不上。”

“你有契约对象?失敬了,如果是真的,那这座城就是你的地盘,我该回避才对。”魔皇狡猾地说,“不过前提是你真的有。”

“哼。”恶魔亮了一下手机上铠的照片,对面同类整只眼睛都发光了。

“哦哦~~多么耀眼的灵魂,这真是……真是……”

“太美了对吧。”百里守约自豪地收起手机。

“别这么小气,再让我看看。”

“你可以滚了。”

“啊……”魔皇卷起尾巴,似乎真的是打算乖乖离开。不过离开前,他回头‘善意地’提醒:“听说这个城市有天使出没,那群长毛的杀人机器一点都不优雅,热衷于破坏我们的契约。你可要小心点,别被他们砍了。”

恶魔已经高高跃起,融入进夜色中:“不劳费心。”

魔皇望着他离去,若有所思。

 

 

4

铠发现自己的变化,大约是在十八岁生日之后。

他背上开始浮现出什么痕迹。最初是几块斑痕,好像凌乱的烫伤,这些痕迹随着他成长逐渐扩大、变清晰、并连成一片。

最后形成两片羽翼的形状。

 

每天帮助过的老奶奶告诉铠,这个城市有天使在守护,问他相信与否。

铠当然深信不疑,家里就有只恶魔,而这个恶魔大约上辈子是天使。

否则怎么会这么可爱。

老奶奶告诉他,天使会在城市需要守护的时候降临,而最虔诚的人将成为天使的代言。

 

铠回到家,百里守约正抱着自己尾巴坐在沙发上听音乐,吃椰子布丁,耳朵因为心情愉悦一抖一抖的。

“给我也尝尝。”

百里守约对他努了努嘴:“厨房冰箱里有。”

“不,我要吃你嘴里的。”

于是他们在沙发上接吻,一口布丁在两个人舌头间滑来滑去,最终被铠成功抢到,连同两人多余的唾液一起吞下。

好甜。

百里守约没穿长裤,两条腿光溜溜地缠在腰上,脚跟在铠背脊上一点一点。

铠感觉这是种暗示,赤裸裸的诱惑,通常这种时候他会停下,否则接下来产生的生理反应不太好处理,可是今天他不想停。

“唔……阿铠……”百里守约双手一边攀上他的背,一边想捉住在下面乱摸的手,搞不清楚他是想拒绝还是想继续。

“我想要……履行契约。”铠气喘吁吁地宣布,“现在就要。”

百里守约目光软成一汪水了,面色红得仿佛吹弹可破,但他还没忘记最重要的事:

“那你有想好最想实现的愿望了么?”

“……”

“有吗?”百里守约试探地问。

“……没。”铠整个人泄气地趴在恶魔身上。

“啊,你硬了。”始作俑者用平静的语气指出他尴尬的生理变化。

铠有点自暴自弃地回答:“当然,你今天那么有魅力,我就礼貌性地硬一下表示喜欢。”

百里守约显然也感觉到对方情绪变了,小心地询问:“那作为契约交换,要我帮你……吗?”

“不用。”铠冷硬地拒绝。

 

铠和百里守约闹起了小矛盾。

所谓的闹矛盾,也就是铠最近都不再履行契约,反正他也没有什么愿望要实现。

恶魔大概根本不懂,自己最想要的是什么。

“阿铠……”吃完饭等着一起坐沙发上谈心的守约,端着果盘凑过来,然而铠只扭头上楼去,给他一个闭门羹。

“我要一个人呆着。”

守约不死心,试图用吃的诱惑:“宵夜是甜酒酿哦~”

“我要减肥。”

好吧,这就是所谓的叛逆期吗。百里守约默默把做了一天的酒酿倒进洗碗槽,恶魔并不需要人类的食物,没有铠一起分享,他才不想吃。

话说那天是个不错的机会,为什么不顺势完成契约呢?

自己已经饥肠辘辘地等待很久,小心翼翼呵护珍贵的灵魂,让他越来越璀璨夺目,这样的美味恐怕会将城市以外的恶魔都给吸引过来。

恶魔很快给自己找了理由,因为约定在二十岁,我不能轻易改变,而且距离那一天也越来越近了。


评论(16)

热度(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