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洛家的大尉

佛了。

荣耀音乐学院03

03

 

尽管叶修下定决定要拿下这个羞奔的学生,他也并没有就这么跑到二年级教室找人,这样显得太不矜持,太没有水准了。

  

叶修找到冯院长,表示今年他愿意给二年级开一堂钢琴史课,冯院长感动得手指不停颤抖,给叶修立即加上了18个课时的审批。若是冯院长知道叶修只去上了第一节课,就不会笑得这么开怀了。

 

在鼎鼎有名的钢琴大神感召下,那天的满座率要让全校老师为之哭泣。叶修先正经地跟学生聊了一下巴赫、莫扎特,然后就开始谈起音乐之都德国,德国的香肠和街上挥之不去的啤酒味道,维也纳的鸽子馅饼和意大利足球,最后叶修搜索完全班也没发现自己要找的人,后半节课索性往椅子上一靠:“接下来班长点名,给我个机会认识下大家。”

 

第二周的钢琴史课,学生依旧满堂,因为大家都想看看这个在音乐课上会点评世界杯的音乐大神。但是上节课才刚‘认识了大家’的叶教授并没有来,讲台上只有一段正在缓缓播放的Y视十台文教片录像。

 

叶修去了公共琴房。

 

一个狡猾的学生是吧,名字,年级,到底哪一个信息是假的呢?不过没关系,叶修没有耐心去学生处慢慢查找,他会用最直接的办法引鱼儿出来。

 

今天公共琴房外格外热闹,因为有人在里面弹肖邦弹得分外真情实感。一开始路过的学生反应是‘谁在里面弹琴?’,很快就变成了‘天呐谁演奏得这么带感!’。一年级新生用手机拍照上传学校论坛,高年级生就干脆趴窗上跪舔“麻麻我听钢琴居然能泪流满面!”。这样的盛况一直持续到午休铃响起,虽然音乐是精神食粮,但在大学校园还真没什么比抢食堂饭菜更重要。

 

周泽楷上午在学校另一头的八教听着昏昏欲睡的乐理课,他跟所有大学生一样边听课边用手机刷开学生论坛,不出意外地,看到叶修弹琴的图片被置了顶。标题特别羞耻特别抓人眼球:‘大神完美诠释忧郁钢琴诗人!’内容是有人就公共琴房内弹琴的神秘人发表了五千字感想,认为这是他听过最好的肖邦,顺便附上演奏者的照片。

 

这张弹琴中的照片的对焦锁在了手与琴键之间,其余地方都相当的模糊,只能看出那人穿着随意的衬衫和棉布裤,动作透着一股随性。拍得特别清晰的只有叶修的双手,按在琴键上的十指优雅修长,静态动作如同象牙艺术品,如果想象一下它们在琴键上翻飞舞动的场景,便仿佛能够听到随之流泻而出的乐章。

 

周泽楷下课一路跑到琴房的时候,时间已是中午,人群散了不少,只有两三个师兄师姐还捧着盒饭在围观。不知是不是自己太敏感,从他进入琴房视线的那一刻起,里面的钢琴声从肖邦的《波兰圆舞曲》转为了舒伯特的《鳟鱼》。

 

明亮的小河里面 有一条小鳟鱼 快活的游来游去 像箭儿一样 
我站在小河岸旁 静静的朝它望 在清清的河水里面 它游得多欢畅 

 

鳟鱼》这首曲子内容是作曲家惋惜被欺骗被捕捞的小鳟鱼,充满自然主义同情色彩的主题乐章。可叶修弹得相当欢乐,好像他自己就是那个渔夫,巴不得鱼儿快点上钩。在他看到周泽楷红扑扑的脸喘着气出现在琴房外的时候,就抑制不住要把这首曲子从头到尾贯彻浪漫主义基调。轻松的第一第二乐章过后,音域转向带有一点紧张不安的第三乐章,叶修观察着倾听者的表情,在对方露出迟疑神色准备逃走的时候,音乐又转为明快温柔的抒情调,当对方被吸引住了驻足聆听,混合的低音又开始响起,酿造起紧张氛围。

 

等到第四、第五乐章的时候,乐曲中已经充满跃跃欲试的感觉和锁住目标的愉悦,这时候鱼儿无论怎么挣扎也逃不了了,叶修非常肯定外边的人不听完最后一个乐章绝不会离开。如果他的大脑内有童声合唱在伴奏,那么歌词应该变成了这样:

 

 在他还来不及想 就把小鳟鱼钓上岸 
我满怀激动的心情看小鳟鱼上了当~

 

第六乐章又重回明快风格,大量富含力感的波动音域将节奏拉开,呈现出一派的欢欣愉悦,最后突然收尾,在听众尚未反应过来乐曲已经结束的时候,叶修已经走过去推开窗户,无比自然地招呼:“不进来弹一首?”

 

“叶修前辈……”周泽楷认出来了。

 

他认出叶修后就立刻回忆起不久前,把这位大神当作校园督查,还在对方面前翻窗跑掉的破事儿,差点就要再次溜走。但跳动的乐章将周泽楷牢牢吸在了原地,内心充满又想听下去又想找地方躲起来的矛盾感,最后就成了绕着琴房转圈圈。

 

毕竟是对音乐敏感的人,周泽楷也很快听出叶修弹琴钓鱼的意思,不过他一点也不介意,反而挺高兴地想‘前辈在找我那就表示他没有生气’。当里面的音乐戛然而止,叶修推开窗户发出邀约的时候,这尾愿者上钩的小鱼就以异常流畅,且明显是习惯成自然的动作,跳上花坛又从窗户翻进了琴房。

 

“……”叶修不打算吐槽他不走寻常路的行为了,不过小哥你也悠着点,当心真.校园督察队看到。

 

走近了看叶修觉得这个学生越发的出众,头上一簇头发没被汗水浸湿时会顽固地翘起来,给英俊的脸上增添了一份天然感,俨然就是学院那群女生叫嚷嚷的萌系呆毛。“你认识我?”

 

周泽楷用力点头:“你的《狩猎》,喜欢。”

 

他之前做了一点错事,现在要积极地在前辈面前把印象分刷回来,主动走过来坐到琴凳上,十指轻巧地划出几个音符,正是狩猎的旋律片段。这首曲子是叶修当年参加肖邦国际钢琴赛的参赛曲目,毫不意外也是所有人认为叶修水平的巅峰。

 

“技巧处理很好。”周泽楷想了下又补充道。

 

“这你都知道?”叶修抬了下眉,狩猎本来就是高难度曲目,当年他演奏的时候好几个地方没有用经典技法,而是自创了手法,这点估计只有评委知道,很多资深乐评人的报道中也未曾提及。

 

但这显然还不是周泽楷想表达的全部内容,他想了好一阵子,终于鼓起勇气:“刚才的《鳟鱼》更好。”

 

你的《狩猎》很棒,但那技巧性改编,而刚才弹的《鳟鱼》甚至改变了主题情感,这样的改编比几年前的你更成熟了。

 

不知为何叶修福灵心至地领会了周泽楷想说的话,所谓高山流水子期伯牙也不过如此了,此时不下手更待何时!

 

“小周同学,我觉得你很不错,想来我这里吗?”叶修挺直腰背,准备接受拜师礼了。

 

周泽楷瞪大了眼睛,看上去无辜极了。

 

“可是……”

 

“我是弦乐系的。”

 

评论(31)

热度(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