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洛家的大尉

佛了。

荣耀音乐学院04

4

 

第四届肖邦青少年国际钢琴比赛上,一名12岁的中国少年过关斩将,成为当年最被看好的黑马,然而在决赛之际一首耳熟能详的贝多芬第九交响曲四乐章却演奏得大失水准,错失了当年的金奖。

 

不是演奏没有感情,而是太多的感情会成为音乐的负担,那种不属于乐章本身的感情都要舍弃。

 

至少现在的自己,不会再被任何事影响,做出那样糟糕的演奏了。

 

*

 

弦乐系主任王杰希桌上摆了一张申请表,他很想忽视表的存在,但坐在他对面的人不停用手指敲击桌面,搞得自己心很烦。

 

“大眼,考虑好了没?这么小气,问你要个人都得想半天。”

 

这是小气的问题吗?你一个钢琴系的老师想要我弦乐系的学生做什么?

 

“既然他同意选你做导师,为什么不转系?”

 

叶修心想,对呀对呀,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小周虽然很愿意自己做他导师,但对选修提琴却格外的坚持。双修的大大该烧!“我很尊重学生的第一志愿。”

 

王杰希想信你才有鬼了:“让我系学生跨系选导师,我想教务处不会允许的。”

 

“反正他在你们系不是没人要嘛?我帮你们收着。”叶修示意是我帮了你们大忙,快感谢我呀。“教务处不用管它,冯院长会搞定的。”

 

你那么屌院长知道吗!

 

好吧,王杰希想了下这几年冯主席头顶地中海的海域扩张速度,估计他是无力阻止叶修折腾了。

 

“据我所知他现在还没有导师,距离申请截止时间只剩下一周。”几天前老冯那场谈心谈话总算没白听,至少叶修准确地知道导师申请截止期限,这是冯院长当时拍着桌子反复给他强调过的。“王大眼你现在不用自己费心收学生,不知道了吧,让一个优秀的学生错过导师申报会有多少损失你灾吗?”

 

也是王杰希风度过人,听了这番话没有抓起桌上的烟灰缸抽他,不过王主任那只大一点的眼睛还是忍不住盯着烟灰缸圆润的边沿打量起来。

 

一只眼睛想着,看起来周泽楷和叶修格外合拍,而且据他所知这个学生可不是外表看上去的乖宝宝,他很乐意看到叶修被治住的样子。另一只眼睛又遗憾,周泽楷是个相当优秀的人才,可本院没有导师能让他发挥才能,结果给叶修占了便宜,不爽,非常不爽啊。

 

看王杰希眼睛提溜转的样子,叶修就知道他在盘算什么,及时加上了最后一个砝码:“只是借一下,他还是你们弦乐系的,比赛获奖什么的依然算你们系。说起来我可是在白帮你们打工啊。”

 

王杰希立马抓住重点:“如果弦乐系有需要,你不能阻止周泽楷参加这边的汇演。”

 

“就这么说定了。”叶修愉快地收起申请表,“我去把这个消息告诉小周,下周就让他搬宿舍。”

 

等……等!这节奏也太快!?

 

*

 

叶修的琴房就在教职工宿舍边上,和叶修现在居住的套间相连,是学院颁发给做出了重大贡献教师的奖励。也是叶修无论如何都想保住的私人琴房。

 

周泽楷刚走进这个琴房就立即喜欢上了,琴房一整个朝阳面都是宽大的落地窗,视野开阔,窗户正对着林荫小道,阳光穿过富有层次感的树荫,透过洁白的遮阳纱,给琴房正中的白色施坦威钢琴镀上一层光边。

 

叶修翻出一把很久不用的谱架,虽然搁了不少灰,却保养得相当好,一点锈迹都不见。“小周你先暂时用着这个吧,说起来你有两把琴?”

 

“嗯。”周泽楷抱着小提琴,身后背着大提琴立在钢琴架前,站得像一颗挺拔的白杨,似乎感觉不到身上两把琴的重量。

 

大小提琴,加上钢琴,一般会多样乐器的不是流浪艺人就是搞乐队的年轻人,叶修可不认为一个偶尔只是玩玩琴的人能弹好李斯特的曲子,但他直觉认为周泽楷这里面大概有一些不太想让人知道的故事。作为一个循循善诱的好师长,他是不会在学生跟自己感情还不是很深厚的时候探究别人隐私的。

 

“你以后要练琴直接到这里来,我宿舍和琴房钥匙都放在花坛里。”

 

“……”前辈你这么做不怕半夜进贼吗?

 

叶修利落地坐到钢琴前,打开琴盖:“接下来,小周我们直接进入正题吧。我已经是你的导师了,但还没听过你的提琴水平呢。”他手指在琴键上按了两个音,对自己接下来的想法非常满意,“就来这首吧,我为你起前奏。”

 

叶修试弹了《G弦上的咏叹调》《流浪者之歌》与德彪西《月光》,周泽楷都毫不迟疑地接了上去。两人虽然从没有配合,钢琴和提琴却交相呼应无比契合,甚至叶修有时候刻意玩点小花式,周泽楷也能迅速配合,钢琴试图霸占主旋律的时候提琴声就悄然退至幕后静静流淌,而一旦钢琴弱了下去,那股水流立即翻卷上来主导旋律。

 

协奏做得这么好,应该是跟许多不同风格的乐手配合过。但难得的是周泽楷仍保持了自己的风格,一开始还只是老老实实的配合叶修,在感觉到叶修玩的小花样之后,他也会做出一点反击,以变奏或变调形式占着主旋律不放,挑衅地让叶修来试试看把旋律抢回去。

 

正当玩得开心,叶修忽然风格一转,弹起了首风格较为现代的曲子。周泽楷果然愣住了,停下弓弦仔细听了会儿,最后还是沮丧地放下琴。

 

“不会……没听过。”

 

“《天空之城》,这么出名你都没听过?”叶修装作很惊讶。

 

“……没有。”不是很复杂的旋律,却异常动听,悠远中带着异域风情,如果前辈说了这是很出名的曲子,而自己居然闻所未闻……想到这里周泽楷难过得呆毛都弯下来。

 

“小时候不看动画吗?”叶修感觉快绷不住了,这么会有如此不经逗的年轻人,简直让人想伸出手摸摸头顶顺毛,而他居然真的就这么做了。等反应过来时,从手心传来软乎乎毛绒绒的感觉已经让叶修心整个软了下来,他想小周大概真的没看过动画,从小学习乐器的孩子一般都挺辛苦,尤其还学这么多种。

 

周泽楷被跟自己差不多高的人摸着头,却意外地感觉很受用,叶修的手心干燥温暖,力度轻重也很舒服,一点都不想这只手离开。他的心里像忽然张开一个细小的缝隙,有风从里面吹出来,呜呜地试图诉说什么。

 

周泽楷眨巴眨巴眼,不动声色地把它给塞了回去。

 

“一直都在旅行。”

 

“背着琴周游世界?”

 

“嗯,表演。”不过不是正式的那种。在印度沙漠夜晚的篝火边,在午后威尼斯的游船上,在维也纳广场鸽群飞起的时候。

 

“难怪你刚才拉流浪者之歌感觉那么好,如果开学汇演时你选的是这首一定会吓死那帮老家伙。”

 

周泽楷笑了笑,这个不爱说话的年轻人有很多笑的表情,有时候是羞涩有时候是礼貌,有时还会带点自信的傲气。叶修忽然冒出一个想法,周泽楷难道是故意在新生汇演时挑选一首高难度曲,想试试导师能不能理解。

 

叶修仿佛看到了一个更年轻的自己,不迷信权威,随时都在挑战,驯服的唯一方式就是比他更强。

 

“年轻人不要太骄傲。”叶修眯起眼睛,决心拿出专业水平来,可不能让晚辈轻易爬到自己头上去。他起了几个音,很满意地看到学生露出了意外的表情:“《致爱丽丝》,初中生都会的曲子,越简单越能考水准,让我见识一下吧。”

 

评论(14)

热度(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