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花是公的

荣耀音乐学院05(下)

05(下)

 

学生比赛时导师不能在场,为避免比赛中出现打手势、暗示等干扰参赛选手的行为,叶修和其它学校的导师被赶出来,聚在走廊上聊天。

 

 叶修从今早开始就一根烟都没抽,这会儿正在吞云吐雾,发现人群中有个熟人正走过来,撑起身来招呼:“嘿,老张。”

 

来的人正是荣耀音乐学院弦乐系前主任张益玮,去年跳槽到了H省另一所音乐学校。不过到底是老主任主动退位让贤,还是争不过风头正盛的新人不得不以退为进,在被赶下台之前体面地离开,这其中曲折就不足为外人道了。

 

总之,张益玮看到打招呼的人是叶修表情相当意外,他顿了下似乎在附近没发现王杰希,才点头跟叶修打了招呼。“叶教授,难得在这样的地方看到你啊。”

 

“不难得,就是带学生来见见世面,顺便拿个奖回去。”

 

拜托能不能不要说得那么理直气壮?张益玮笑容僵了下,转开话题:“钢琴系的高材生?叶神你今年终于有看得上的学生了啊,不知哪一个有这样的荣幸?”

 

“你也认识啊。”叶修叼着烟认真地说,“周泽楷,以前还是你们弦乐系的。”

 

这下张益玮表情更僵硬了。

 

正好这时里面演奏结束,选手们纷纷走出来,里间一片掌声,而周泽楷走在最前面。他看见叶修后表情很开心地迎上去,对他做了个胜利的手势。

 

看起来发挥得不错,低烧并没有影响周泽楷状态。

评委们看见一个安静中带点羞涩的男生走上前台,先礼貌地鞠了躬,然后手指慢如缓缓并翅的蝴蝶,搭在琴键上。随即音乐毫无预兆地爆发出来,开场就连续轻松地击出八度到十六度的交替跳跃音阶,再跟上衔接利落的回旋变奏,最后在一连串近乎完美的快弹旋律中收了尾。而后的合奏的指定曲目更是技术碾压,对手完全不知道怎么配合周泽楷弹出的颤音和音阶,一直被霸占了主旋律直到结尾。

 

“感觉怎样?”叶修摸了下周泽楷额头,似乎烧已经退了,只有些微汗湿感。

 

“……没劲。”说的是这场比赛,在跟叶修合奏过后,一般学生的水准明显跟不上周泽楷目前节奏。

 

“第一战对手弱点,让你更有自信不好吗?想挑战的话下轮试试看《伊斯拉美》。”

 

周泽楷撇撇嘴正想说什么,背后一个不认识的中年人走过来,似乎正是刚才跟自己PK学生的导师,对方打量了他一会儿,忽然伸手抓住周泽楷胳膊,大声说:“听说你是弦乐系的,怎么来参加钢琴比赛?你们学院是怎么回事,这算违规吗!”

 

周泽楷猝不及防被拖了个踉跄,好不容易扶墙站稳了,皱着眉一言不发。叶修看到情况不对也立即上前,插在了两人中间。

 

“我的学生做了什么?还有,你是弹钢琴的不是玩自由搏击的吧。”

 

那位导师立即触电似地将手缩了回去:“叶神,我敬你是音乐界响当当的人物,今天你就说一句,你这个学生现在到底是不是弦乐系的?”

 

叶修目光穿过那人肩膀,看见站在后边的张益玮,顿时明白过来:“老张,我是你就不会捅出这件事儿,钢琴系的钢琴演奏还比不过弦乐系的学生,说出去不丢人么。”

 

当场有几个他校的学生忍不住扑哧起来,张益玮脸上的笑容彻底没了,“他可不是什么钢琴新人,拿过肖邦青少年国际钢琴比赛第四名的少年天才,哪会是普通学生。”张益玮冷冷地说。周泽楷瞪向他,他也回瞪周泽楷,看上去他们不是第一次谈起这件事,“可惜最后一场演奏惨不忍睹,是压力太大吧,《欢乐颂》也能弹失误,天才不过如此。说什么不想弹钢琴所以改修小提琴,最后还不是巴巴得跟着更有名望的导师跑!”

 

周泽楷连忙回头朝叶修看了眼,有些慌张地摇头:“不是的。”

 

叶修拍了拍他胳膊,“我知道。他懂个屁。”

 

“……”

 

正在这时候,王杰希带着黄少天走了过来。“做啥呢,你们比赛结束,小周还在发烧,早点回去休息吧。”

 

“一点小问题。”叶修转过来笑道,“说起来少天下一场的对手就是玄奇学院吧,不赢就别回来了。”

 

“啧~老叶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皮笑肉不笑的,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黄少天说着真的捞起胳膊搓揉了两下,“下一场对手是谁啊是谁啊,站出来让我看看,先告诉你我的速度可是很快的,合奏部分可不要节奏掉得太远变成我在独奏啊哈哈。”

 

王杰希没管这两人的挑衅,找一旁的学生询问后,表示他知道情况了。“这件事我会去向评审反映,大家散了吧,我们场上见真章。”

 

王杰希作为荣耀音乐学院这次的领队,说话更有分量,对方导师也提不出什么反对来。

 

叶修搜索遍走廊,发现张益玮已经离开了,看来他真的是在回避王杰希。他又看了眼周泽楷,周泽楷目光很平静,回视的时候还笑了笑,似乎已经从刚才的意外中恢复过来。

 

在叶修看不到的背后,他悄悄收回左手,藏起虎口上清晰的掐痕。

评论(15)

热度(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