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洛家的大尉

佛了。

荣耀音乐学院 06(上)

看评论大家对前边情节好像有点误会?于是在05后面又补充了一小段,标成06(上)。还有快要写到感情线了,先铺垫一下。


06(上)


周泽楷和叶修两人往酒店方向走。叶修走得很快,周泽楷跟在后面,他不确定叶修是不是生气了,只知道从比赛地方出来后气氛就一直很沉默。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房间,叶修回身把门给锁上,在床边翘了个二郎腿坐下来,一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表情。一看这阵势周泽楷更不敢说话了,静悄悄地杵在门口。


 叶修等了一会儿,明白要是自己不先开口,面前的人大概可以一直站到晚上。他明明有很多话想问,但此刻更希望小周能主动说出来,因为不想给对方压力,不想获得一个言不由衷的答案。但周泽楷给他的只有沉默。


沉默的含义可以是默许,也可以是拒绝,叶修不知道要解读为哪一种。他可以试探、威逼、利诱,旁敲侧击地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但现在他什么也不想做,只想跟周泽楷好好说会儿话。


“小周过来吧,来这边坐下。”叶修拍了下床边,“手伸出来。” 


见叶修表情终于有了松动,周泽楷松口气,走过去主动把左手伸出来:“……生气了?” 


叶修拿起青年的手看了看,还好,痕迹差不多已经消退只有一点红印子。心下明白他多少还是知轻重的。“你自己学音乐那么多年,知道手对演奏者的重要性吧。”  


“他答应过,”周泽楷阴郁地说:“不说出去。”


 学院人人都知道张益玮在新生汇演上给了周泽楷一个零分,但没有人知道张益玮曾经想收周泽楷做自己学生。


 他们之间也许有过一次长辈和晚辈之间的交谈,谈话内容除当事人外无人知晓,总之那时候,出于对长辈的信任以及对拒绝导师好意的抱歉,周泽楷透露了一点自己不再学钢琴的原因。没想到张益玮竟是这样看他,而且还当着叶修的面说了出来。 


“你刚才不会是想揍他?”叶修惊讶。


 “……”喂喂,别移开目光默认了啊! 


“看不出你来。”叶修脑补了下周泽楷突然开爆发把人按在地上一顿胖揍的样子,这到底是哪个次元的周泽楷啊,他忍不住笑了,“虽说是活该,不过要是真动手,我们现在就该蹲在老冯办公室写检讨了。”


 “不会的……”他不会给叶修惹麻烦,所以怎样也得忍下来。


 叶修转身在自己包里翻找,然后拿出了,一个化妆包?打开里面是光指甲钳就有好几把。叶修一边取工具一边解释说:“这是家里妹子买的,我看好用就拿来试试。”他取出一个S号的钳子,然后又拿起一个XS号,露出困惑表情:“这两把有什么区别我怎么看不出来?”


 “……”周泽楷有点想笑又忍住了,不过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因为叶修逮着自己的手,拿起一把平锉刀开始打量。 “手指对练琴很重要,我看小周你弹琴比一般人用力,指甲不好好打理容易受伤……看这边就有些毛毛糙糙的。”


 周泽楷属于手指较为尖的类型,握着倒是修长好看,但指甲容易受力裂开。因此他自己平时也很注意保护,指甲随时剪短。叶修握着手看了一圈,挑了把较小的指甲钳,从边角开始修。


他先用湿巾拭擦干净手指,再小心地贴着边缘将指甲剪短,只留出贴着皮肉的一点点月牙边儿,最后用锉刀磨平整光滑。


 叶修动作很快,整个过程也不过就十多分钟,但周泽楷感觉每当叶修擦过自己指腹,或捏着指尖的时候,手指变得敏感无比,连带心尖上腾起一股酸痒感觉,他简直用了极大忍耐力才没有把手抽回来。


 最后叶修还握着自己手左看右看成品效果,“哥简直太专业,可以去做美甲了。”周泽楷咬着嘴唇,一脸前辈你够了的表情,他不想显得只有自己那么大惊小怪,于是把叶修的手也拉过来观看。


 叶修的手是他见过最好看的手。除了主人平日保养仔细,指甲平整光泽,先天手指细长也占了很大优势。跟从小练钢琴的人一样,叶修指尖同样留有圆茧,但关节却并没有因练习变得粗大,只是变得更有轮廓和立体感了。


 “小周你这么盯着看,哥会害羞的。”叶修以完全没有羞涩的表情,伸手去触了下周泽楷的脸。温度还有些高,不知是烧没退还是其它原因。


 周泽楷贴上叶修的手,舒服地蹭了蹭:“前辈的手好娘……”


 ………………一阵沉默。


 然后某人的笑声突然爆发了:“噗哈哈哈哈!小周你这个发音是怎么回事,是凉(liang)不是娘(niang),没听说过上海人分不清这两个音啊。” 

周泽楷满脸懊恼,脸红得可以煮温泉蛋了。是因为感冒,都是感冒惹的祸!


 不过叶修可不会轻易放过他:“小周,说一句‘里约热内卢的奶牛’让哥听听?”


 还好适时插入的门铃声给周泽楷解了围,王杰希很有效率地处理完刚才的纠纷后过来找他们,传达评委团的决定。


“评委认定这场比赛结果没问题。”王杰希朝叶修点点头,“他们挺欣赏小周,都觉得他没有继续在钢琴上深造有点遗憾。”


 叶修对这个结果似乎并不意外:“直接说重点吧。下场比赛呢?”


 “下一场小周必须跟同专业的选手比赛了。我沟通过了,但他们觉得既然他学校选手有意见,也不好显得太偏袒你。” 


“怪我咯?”叶修转头看了一眼周泽楷,年轻人正竭力表现出满不在乎的样子。他推了推王杰希,示意两人出去说话。


 他们关了房间门,也没走多远,叶修就背靠着门口叹息:“太不公平了!我们练了整整一周钢琴!小周练出来的感冒还没好,现在居然要他跟那些练了好几年小提琴的人比。我要严肃地抗议。”


 王杰希揭穿他:“你其实暗中高兴得很吧。”


 叶修立刻不要脸地承认了:“小周弹钢琴时好像不太开心,刚才你一说起换乐器,他表情就不一样了。我就想让他轻松一点。”


 王杰希听得皱了下眉:“你以前不是这个风格,不觉得对周泽楷,你有点过度保护了么?” 


“我有没有心里有数。”叶修意味深长地看了王杰希一眼:“要说宠学生,大眼你哪有资格说我?”


作为荣耀学院优质导师,王杰希对学生的照顾一直是出了名的,据说他连演出时的舞台站位琴谱高度都会事先帮学生调好。黄少天因为风格自由感受不甚明显,这种保父精神在某个一年级弟子身上才体现得淋漓尽致。  


但不管怎样的照顾,导师和学生之间付出的孰多孰少,是因了两人间的情分,这种你情我愿的事,旁人是没有置喙余地的。

评论(18)

热度(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