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花是公的

荣耀音乐学院06(下)

警告:本节有少量肉汤,请看官根据自己口味选择食用 

 

06(下)

 

 

叶修走进宾馆房间的时候,周泽楷正抱着大提琴,似乎拉完一曲后在发呆。修长的双腿分开夹在琴体两侧,琴身贴在胸口,左手持弓右手握柄构成一个环抱的姿势,头微微侧过去将脸贴在细长的琴柄上,按住琴弦的手指长得很开,骨节分明。

 

 叶修以前觉得周泽楷弹钢琴姿势很性感,充满了力与美,看过他抱大提琴后才觉得,自己还是太单纯太天真。人长得帅果然有优势,这样温柔专注的神情,如果不仅仅是停留在乐器上……

 

听到叶修进门的声音,沉浸在思绪中的人抬起头,房间里仅有回荡着的拨弦声也戛然而止,周泽楷眼睛像被惊到的鹿,扑闪扑闪着睫毛慢慢平静下来。

 

“打扰到你了?选好曲目没。”

 

回答叶修的是一串摇头,也不知道是没打扰的意思,还是没决定选曲的意思。

 

叶修也习惯了这种似是而非的表达,坐下来继续给他分析形势:“参赛的大提琴选手很少,但大提琴对上小提琴没优势,估计你决赛还是要换。”

 

周泽楷:“荒火放太久,调音。”

 

诶?原来只是拿出来调音,而且还给提琴取了个相当玄幻的名字,听上去好像什么极品武器装备。

 

周泽楷指指一边的小提琴:“碎霜。”

 

叶修看着躺在琴盒里的小提琴,碎霜应该是一把名琴,虽然已经磨得看不出制造者铭文,细致匀称的鱼鳞纹面板和磨得水润光滑的黑檀木指板都显示出这把琴年代古老,做工精致,而且保养良好。

 

叶修正盯着琴在看,后面一双手伸过来,绕过他身侧取出琴,放到叶修面前。“前辈……帮忙调下音。”

 

这是见他对琴感兴趣,所以特意交给自己调音么?叶修心里对这个后辈心思细致又添了一层认识。周泽楷看似表面平淡无波,也许心思远比别人以为的复杂。想来想去,觉得王杰希着实说得不错,自己才是顾虑太多的那个。

 

碎霜音质果然非常美妙,叶修在征得琴的主人同意后即兴拉了一小段,选的却是一首著名的二重奏曲目《卡农》。

 

清澈明丽的小提琴盈盈呼唤,接收到邀请信号后,大提琴醇厚深挚的音色随即跟上,两种音色交互相糅一番,又各自分离追逐。过了会儿,叶修提出想试试荒火,交换声部继续配合。两人试音几乎忘记了晚饭时间,直到黄少天敲门的声响终于盖过了提琴二重奏,周泽楷才拿着琴走过去开门,毫无意外地看见黄少天和王杰希饿得一脸菜色站在门口。

 

“喂喂喂,你们搞啥呢简直吵死了。”难得黄少天也会说别人吵,不过从刚一进门他的目光就盯着周泽楷手中的小提琴闪闪发亮。“我去Guarneri!果然是有钱人,这把得有几百万了吧,你们就这样放宾馆里?等等我记得这琴国内总共不超过十把,最贵的那把去年我还在老郭个人演奏会上见他用过,你这把是从谁那里接手的?”

 

“干得好,你可以再嚷大声点,全楼层的人就都知道我们有一把价值连城的琴了。”叶修半开玩笑地把黄少天拉出房间,示意周泽楷赶快把琴收好。

 

乐器价格一向不在叶修考虑范围,他只关心乐器发出的声音好不好听。但黄少天提到这把琴的稀有,倒让叶修好像抓到了什么模糊的线索,这感觉在在半空飘忽会儿,走出酒店去被风一吹就散了。

 

四人在酒店楼下随便找家夜市的路边摊,竟然都是游客爆满,据说这里的海鲜烧烤特别有名气,他们也入乡随俗点了小龙虾,爆炒蛏子,五香蟹,辣螺等等。席间王杰希问起叶修两人准备得如何,叶修毫不惭愧地说一切交给小周了,他肯定没问题的。王杰希表示这次带队心好累,如有下次他坚决不再当领队。

 

由于第一天首战告捷,桌上气氛还是挺热络的,主要由黄少天带动全场,一人包揽解说、评论、总结三部曲,说起自己演奏对手犯下的种种失误,再展望了一下夺冠的未来,然后在其余三人不怎么热烈的掌声中匆匆落幕。

 

 那天晚上,叶修做了个梦。

 

梦见自己正在调琴,但他怀里抱的不是大提琴而是一个人。

 

他自己正以白天见过的周泽楷那样的姿势坐在沙发上,还有另一个人坐在自己身上,他分开双腿,用膝盖顶着对方腿弯不让人滑下来。本该握着弓弦的手正握着一个比弓弦粗大炙热得多的物体,它们的相似之处大概只有当手指滑动时,身上的人同样会发出悠长美妙的呻吟。而另一只手则在细长如琴柄的脖颈处流连,轻捻慢挑地挑动皮肤下敏感的神经,如同提琴试音一样,慢慢诱出乐器最美妙的音色。

 

调音变成一件非常愉悦的享受,软在叶修身上的人仰着脖子,头轻轻靠着自己,水珠凝聚在细碎的黑发尾部,久久不能滑落。对方灼热的呼吸正好吐在耳朵旁,这样就不会错过任何一个微小的发音。叶修的手拂过突起的喉结,这里是共振低音区;精致的锁骨,弹动它会发出中音;再往下抚摸上胸前微小的凸起,这里是人体的高音区,选择用拨弦的指法轻轻撩拨,还是用颤音的指法用力揉动,会获得不同的音线效果。无论怎么调拨,声音都忠实地反应着手上动作,越来越高,越来越颤抖,弦绷到了极限,发出尖锐得更像是乐器的声音,那是小提琴的一个高颤音,在哭泣的声线中清晰地回响。

 

“……前辈……”

 

 !!!

 

醒来后叶修觉得整个人有点不太好。

 

从窗帘间透进来的光线看,现在时间大概还不到五点,天尚未亮开来。他扭头看向另一张床,床上的人睡得正熟,丝毫没有刚才在室友梦里贞洁不保的危机感。

 

不管周泽楷能不能睡着,反正叶修是睡不着了。反正今天也不是他去比赛,叶修穿上外套到走廊外面打算抽支烟,结果看到走廊上方的烟雾感应,又郁闷地回了房间推开厕所门。

 

作为崇尚随性的自由派,叶修从来不觉得身体产生欲望有什么不对,但来一发的对象是自己学生,还同样是男人,这关系到教师道德和社会道德两方面——虽然也不是什么不可逾越的障碍——但能给个缓冲期吗谢谢!他只是拉了下小手,都还没一垒呢就直接本垒了?有这么急不可耐吗!

 

厕所里解决后又冲了澡,感觉心情稍稍平静下来,叶修对自己解释大概是晚上吃得太补,又整天对着周泽楷脸的缘故。日有所闻夜有所梦,再正常不过。

 

正当叶修收拾好了情绪,一脸水从浴室里出来,正好撞上周泽楷起床,努力睁开还没睡醒的眼睛摸到洗漱室来。看见叶修刚洗澡出来半身还是湿漉漉地,周泽楷也愣了下,埋头拿起自己的水杯走出去。叶修一看他红红的耳尖,就像梦里被啃出来的颜色,心里咯噔一下想这下可大不妙了。

 

 第二日的比赛照常进行,周泽楷在第二轮自选曲目中演奏的旋律仍旧是《钟》,只不过这次是它的提琴版《帕格尼尼大幻想曲》。

 

和钢琴不同,小提琴的乐章刚开场就是个小高潮。弹性有力的跳音从琴弦上爆发出来的那一刻,全场为之震撼,评委们交头接耳地讨论,难以置信青年小提琴水平和钢琴几乎不相上下,甚至更为出色。紧接着转音与拨弦流畅衔接,和弦与跳弓无懈可击的应用,那些之前还抱有怀疑,想在他提琴水平上找差错的人也统统闭了嘴。

 

最后扬弓收弦的那刻,现场掌声雷动,赞美毫无保留地献给场中央的演奏者。

 

而一墙之隔的隔壁场,黄少天也在大杀特杀中顺利晋级,现在他校就盼望着看到准决赛周泽楷和黄少天撞在一起,自相残杀才好。

 

周泽楷走出场后发现叶修没有像第一天那样在门外等自己,他以为叶修只是出去抽根烟,便沿着外廊边走边搜寻。一直快走到中庭花园,也没发现叶修踪影,倒是黄少天冲着自己走过来,明显已经找了好一阵子,见着人上前张嘴就来:

 

“周泽楷你跑哪里去了,叶修人不见就算了,你也是一点都不关心赛事安排。刚才会场评审团发布了通告,说最后的比赛内容定下来了,目前进入四强的四个人同台合奏,正好对方也是同一个学校的,评委说就来个2V2好了这些人懂不懂啊乐器要怎么2V2。决赛曲目是《梁祝》,到时候你可别拉我后腿。”

评论(29)

热度(2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