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花是公的

荣耀音乐学院08(上)

本想一口气更完8,临时决定加了一点小料,所以顺利的话明天更(下)


08(上)


周泽楷和黄少天为荣耀音乐学院夺冠归来,横幅在学校大门口挂了好几天,一时间论坛里都是这两人的话题。

什么百年名校又出天才提琴手啦,国内最快《匈牙利幻想曲》不服不客观,音乐天才黄少天即将受邀前往德国,什么八卦都给挖了出来。一时间周泽楷和黄少天每天都得戴口罩捂着脸去食堂,伪装自己青春痘爆发无法以真面目示人。

这时候在叶修的琴房内,却是另一幅景象。

琴房的木地板被一张张的稿纸铺满,叶修趴在地板上,各种签字笔铅笔记号笔撒了满地,一会儿抓起一只来涂涂改改,稿纸插满神秘的符号,内行人一眼就看出是乐谱,外行人还以为是什么秘密集社的魔法阵。

最近叶修开始忙着准备自己的汇演曲目,跟别的导师不同,叶修从来不满足于演绎已有的高难度名曲,而是热衷自己改编或干脆重新谱写。所以从现在开始准备也不算太早。

“小周回来了?”

周泽楷进琴房后本想拿了琴就离开,不打扰到叶修,不过他脚步再轻也瞒不过音乐家的耳朵,接着就看见地板上的那堆不明物体打了个滚,两只爪子从被子下面支起来,做了个舒展运动。

“就在这里练呗,现在要来点背景音乐才有灵感。”

周泽楷放下书包,拿出提琴架到肩上:“前辈想听什么?”

叶修一乐,原来小周以为自己要点曲来着。他也不客气,躺下来双手枕着脖子开始点起来:“我想听你拉大提琴,那先来首圣桑斯《天鹅》,然后接海顿《C大调协奏曲》,舒曼《梦幻曲》……小周就拉其中你认为最有意思的一段,然后将这几首串起来,让我听不出明显的衔接就算过关。”

一般的人听到叶修这要求,第一反应都是‘你玩儿我吧!?’仔细想想叶修这样的音乐精,经典曲目都烂熟于心,衔接哪能瞒过他的耳朵。但周泽楷不会,首先他非常相信叶修,完全不认为他会故意刁难;其次他也非常相信自己能力,认真回顾了一下这几首曲子后就点头:“……好。”

周泽楷把碎霜放回琴盒,然后抱着名为荒火的大提琴出来。由于琴房没有高度合适的凳子,周泽楷干脆坐在窗台上,双腿自然屈伸,光脚踩着地板。

背光给青年衣衫打上一层光晕,在充满水汽的光晕中有种透明感,而且躺着看更显得眼前的人腰细腿长。周泽楷平时帅归帅,气质却有点冷,现在阳光渲染出的暖色把他给捂热了,显得眉目格外的柔和。

叶修不否认他怀有那么一点点点点的私心。

自从那夜糟糕的梦之后,叶修就开始重新审视他对自己学生除了音乐之外的看法。周泽楷无论脸还是身材都有让人动心的资质,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当他认真看你的时候,就想把美好的东西全都给他。性格讨喜,尤其在叶修面前乖得让做什么就做什么,于音乐上的灵慧聪颖和某些地方的迟钝简直要让人忍不住大呼反差萌,加上处事稳重,需要师傅忙前忙后收拾烂摊子的槽心事儿,周泽楷目前一点儿都没让叶修体会过。简直叫人越琢磨越欢喜。

脑补归脑补,叶修耳朵可没放松。要将不同的曲子串起来就不是件容易事,旋律、基调、情感缺一不可。叶修喊了几次停之后,周泽楷速度明显放慢下来,这里的长音迟疑了是在想要怎么接下去?小周又皱眉了,果然是片段选得不好,想换一段试试?哎呀这里想强行突破可是瞒不过我的,不过勇气可嘉。

要知道,有些人感情游移在喜爱和喜欢的边界上时,便会萌生出一种坏心眼,想让对方着急、不知所措、陷入窘迫,通过逗弄好像能看到所喜欢的人平时见不着的,更为真实一面。

没错,叶修现在就是在故意刁难。

并不是他给的任务不可能实现,只是他无限拔高了过关标准。所谓术业有专攻,周泽楷不是作曲,对乐曲旋律、节奏、氛围趋势整体的感觉有,但要细致地拆分开来再重新组装,他目前的水平真难以满足叶修那挑剔的耳朵。但周泽楷不停止地在尝试,以惊人的速度进步着,这样的成长让叶修舍不得给他放水。

即使挥汗如雨水雾模糊了视线,即使手指抽筋肩膀酸痛,也不要停下来,不想停下来。朝着目标笔直前进,无论什么障碍跨越就好了,击破就行了,叶修最喜欢的周泽楷便如现在的模样,心志坚定无所畏惧。

关键是还很色气。

平时周泽楷表情动作都比较内敛,甚至有些压抑,当他全身心投入到音乐中,练习到疲倦不堪的时刻,不知不觉便放松了对自己的掩饰,内里的那种青涩诱人的气质随毫无防备地呈现出来。

啊……果然还是,很有感觉。叶修迷迷糊糊地想,大概真的是喜欢上了吧。

当周泽楷终于没有收到打断衔接完成三首曲目时,发现叶修已经躺得软软的,彻底睡着了。


曲谱散落满地,被窗户漏进来的风弄乱了顺序,周泽楷一张张拾起来夹好,然后翻看起来。

他不会不知道刚才叶修让他做的练习,意图在于分解乐章中的旋律片段,然后重组,这是谱曲的基本功。

叶修本人在谱曲中的造诣,别人可能不清楚,周泽楷这个叶修粉可是分析了个透彻。在别人眼中我行我素的音乐会,有悖于观众习惯的选曲,不同于约定俗成模式的弹奏,便是叶修在摸索,偶尔创造性地加以改编,重新演绎古典乐曲。不是简单的取之经典片段,赋之以流行因素,而是用现代技法完整地诠释了古典音乐的灵魂。

被叶修演奏震撼的周泽楷,一边为报纸上对他的质疑批评感到愤慨,一边又深深认同音乐之路是一条王者独行的孤途。

叶修选择的乐器是钢琴,乐器中的王者,舞台上的独奏家。它宽广的音域,强悍的表现力,生来就该是凌驾于乐器之上,接受万众瞩目的唯一。周泽楷毫不怀疑叶修能带领自己登上音乐之巅,但他们只能隔着钢琴和提琴两座山头遥遥相望,放弃钢琴,就等于放弃了和叶修一起登顶的契机。

周泽楷放下琴和曲谱,自己也跟着躺下,侧过头看睡在一旁的叶修。

如果早一点遇到前辈,也许……一切都会不一样。

但不管怎么说,遇到你真好。

“午安,前辈。”


评论(16)

热度(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