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花是公的

荣耀音乐学院08(下)

本节又有一点儿,蛋花汤,昨晚临时加的。


08(下)


叶修是被快要窒息的压迫感弄醒的。他梦到自己在溺水,水草从四面八方飘过来紧紧地缠绕住身体,快要无法呼吸……

惊醒后叶修发现身上缠绕的水草名为周泽楷,大概是睡着后地板温度低,熟睡的人朝身旁热源无意识地靠了上来。不过这双手抱腰,四条腿纠缠在一块儿的姿势怎么看怎么不大好,睡前才翻腾过的一阵子的欲望,这会儿又被蹭得有点蠢蠢欲动起来。

叶修想自己不能一个人死啊,扳过周泽楷的肩膀正准备弄醒他。谁知在看到对方睡颜后,鬼使神差地,叶修改变了主意。

两个手指捏着因为沾了汗水有些黏糊的脸,真嫩,稍一用力就能留下红印子。

“小周,这可是你先招惹的,再不醒来我要反击了。”

熟睡中人对这句威胁毫无反应,还不满意跟热源之间有了间隙,又朝着叶修怀里拱了拱。

叶修干脆地放弃了劝降转为武力镇压,一手从后面环住脖子固定好,另一只手拉开领口探了进去。

睡眠中的人反应没有清醒的时候明显,叶修乱摸了一通,嫌麻烦干脆把衣服扣子又解了三个。现在怀里的人衣服半敞,只剩腰间的扣子还坚守阵地,半遮半掩住结实的小腹。

叶修对自己制造的画面表示满意,身上的燥热感促使他也解开两枚衬衣领扣,开始一心一意地耍流氓。

首先是脖子,每次周泽楷偏头压着小提琴的时候,这根线条就特别明显得凸起来,叶修的手指沿着颈侧细细描绘,顺延到锁骨之间。

他的小周经常穿学校衬衫捂住了这块,但练琴练到流汗时便会将领口解开,露出这里精致的骨突,长度正好等于叶修食指和中指张开到极致,小指往下三分,便是胸口。

胸前的小突起正安静地沉睡,透出只比肤色深一点点的红,但叶修将手掌放上去感受心脏脉搏的时候,它们便悄悄抬起头,蹭着手心敏感的皮肤。叶修用手指将它们拨弄成诱人的深红色时,主人的呼吸突然急促起来,两腿不耐得又往中间挤了挤。

于是叶修放弃了折腾胸口,反正它们衬在白皙的肤色上已经很可口了,他已经把周泽楷暴露在空气中的身体部分全摸了个遍,再深入便是腹部中线,叶修很想数数小周到底有几块腹肌,但他不想破坏最后几个扣子的附着感,于是将衬衫小心扯出来,掀开一块衣角。

由于两人腿几乎交缠在一块儿,接下来的动作全靠手指的感觉了。他数着指尖划过的纹路,不满足地爬上被裤子包裹起来的腰臀,然后是交缠在一起的腿间,蕴藏热源的所在……

叶修觉得热。

热度将人烤得的昏昏沉沉,让人想放弃思考,把怀里同样热乎乎软绵绵的人尽情地揉进身体里,贴到不能再接近的距离,再不分开。

周泽楷小声的吐息喷在叶修后颈上,他似乎听到对方张开嘴,吐出一个词。

“……”

叶修一激灵,心底倒清醒了大半。


怀里的人动了动,周泽楷正慢悠悠地醒转来。

“?”

刚睡醒的人眼神还很迷茫,但不妨碍他发现两人过分亲密的姿势和自己糟糕的状态。试着挣了一下,非但没挣开,更糟糕的是,他发现自己有反应起来。周泽楷的脸和耳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漫上红晕—— 一觉醒来发现衣衫不整还紧紧抱着一直很尊敬的前辈!到底要怎么办!急!在线等!!!

可惜网络没有连上线,反而当场死机了。

叶修已经迅速收了手,十分无辜地用撑在肩膀上的手臂将两人拉开一点距离,摆出你看看事情严重了的表情:“小周,这是怎么回事?”

叶修看起来除了衣服有点散,头发有点乱,面色有些红,大致情况还是良好的。但周泽楷的样子就有点不堪入目了。

周泽楷当然不会想到这个中曲折,他只知道睡下去的时候自己和前辈还是规规矩矩的,既然不可能是前辈的错(X),那就一定是自己的错(V)。

他眼睛简直不敢看叶修,也不敢看自己,一通爆发手速扣上扣子后,蹭蹭挨挨半天终于坐直了,腔调委屈声音软糯:“前辈对不起,我……不是……不知道。”

这小媳妇样儿简直让人狼血沸腾。叶修觉得自己不能再欺负下去了,见好就收,玩儿过了头是会作死的。“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我才是故意的。“但现在已经造成了这样的情况,打算怎么解决?”

“下午有课,晚上……”

还要等到晚上啊。

啊不不不对,总之顺利化解危机,变被动为主动,叶修简直要给自己的机智点32个赞,语气也轻松起来:“好,晚上等你回来再说。现在去上课吧。”

得到许可后,周泽楷如释重负站起来走了。叶修又重新躺回去,深呼吸,放轻松。

好险,差点玩脱。


自己已经不是冲动的小年轻了,但面对周泽楷还是有些收不住心。刚才被情欲蒸腾得迷迷糊糊,敏锐的耳朵却不可能听错,埋在胸前的人在蹭自己的时候,啜嗫着一个名字——叶修——他自己的名字。

周泽楷的回应让叶修意识到了一个可能。

他喜欢周泽楷,本来是叶修一个人的事,喜欢就喜欢了,有什么自己也能担着。但如果周泽楷对叶修也有超越师生之外的感情,那就是两个人的事,必须认真的对待。

他可以不用考虑的种种社会因素,却不能不为周泽楷考虑。如果他们就这么在一起了,可以想象冯主席被送往急救中心,各类报刊疯狂报道,周爸周妈冲到学校来讨个说法。

明明喜欢一个人就好了,怎么生出如此多的麻烦来。

完全没意识到这种甜蜜的苦恼,正是许多陷入单恋的人苦苦追求而不可得的,叶修很没良心地嫌弃起来。


躺了一会儿,正准备爬起来继续谱曲,忽然听到外边有人在敲击琴房玻璃。

叶修抬头看去,只见一个没见过的男生,长相让人觉得似曾相识,站在外边望着室内。

“哈罗,是叶修教授吗?”

叶修疑惑了:“我以前见过你?”

“不,我想不会的。”那个男生走上台阶,很自觉地脱了鞋袜踩在脚垫上,“大概因为我长了一张大众脸的缘故。我叫江波涛,在隔壁学院读对外汉语,也写过几篇乐评所以知道叶神的大名。”

这个叫江波涛的学生手上拿着一张报纸,他进来后先扫了眼琴房,最后目光落到中央的白色钢琴上:“我看见这架钢琴才猜测,他应该就在这儿吧——我来找周泽楷,我们是邻居,嗯……曾经是,我有好几年没联系上他了,直到看见这份报纸。”

江波涛打开报纸,上面刊登的是七月多校交流会圆满落幕,荣耀音乐学院王杰希教授和叶修副教授的得意门生双双夺冠。照片上周泽楷和黄少天侧对着镜头,那时候主席台正好在宣布获奖名单,两人目光齐刷刷看向右边。

“因为这架钢琴?”叶修好像抓住了什么关键。

“小周没有跟你说过?”江波涛似乎在犹豫该不该讲,不过想到周泽楷的沉默寡言,他还是决心自己来帮好友解释清楚。

“他大概是觉得无所谓吧,小周从小就不怎么爱说自己的事。这架白色施坦威,制造于1972年,曾经是他用的钢琴。”


评论(31)

热度(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