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花是公的

荣耀音乐学院11(上)

不太多,重点在(下)

11(上)


所谓no zuo no die why still try。那个当初为了不纯目的开设的,被叶修忽略了一学期的钢琴史课,终于在期末时候露出了它的爪牙,向开课的人气势汹汹地扑腾过来。

荣耀音乐学院规定,课程必须有纸面考核内容,内容与大纲需一致在通过学院审核后作为期末考试卷子,最后批改评分由教师自行完成。其中学生的通过率、挂科率还与年终奖有着神秘而复杂的牵连。

然而这一切的前提是,首先,你要有,一张,考试卷子。

音乐天才,兼谱曲作者,有可能还是交响乐作曲家,万能的钢琴之神叶修,会被一张期末考试卷难倒,这也是始料未及的。


“如果以下音乐家活到现在,以下哪个音乐家给贾斯汀.比伯的新曲评分最高:A巴赫 B勃拉姆斯 C贝多芬 D马勒……小周你觉得这道题怎么样?”

“会挂。”周泽楷正复习他自己的弦乐法,听到叶修询问后转过身来给了答复。

“我不行了。将古典音乐、风土人情、大纲范围和幽默感完美融合的试卷,太伤脑细胞。”叶修如一段煮软了面条,缓缓滑落地板上。可惜唯一的观众正在埋头苦读,没空过来捞面条。


周泽楷最近忙着复习功课。

不单单因为他要拿奖学金交学费,还因为某种那天晚上情绪发生了某些难以描述的变化,让小年轻变得愈加害羞起来。

本来叶修觉得,他们既然已经达成了精神上的共鸣,下一步可以自然而然进阶到身体的大和谐了。谁知这个情窦初开的学生非但没有开,反而像含羞草一样紧紧闭合起来。

对垂涎美色已久的叶教授感觉受到了欺骗。

谁告诉我说告白以后就可以随便做爱做的事啦!现在小周对自己的亲近程度比以前还不如!叶修忽略了他们其实没有真正告白,或者周泽楷其实也没懂那就是告白,这样深刻的道理。

近来他调戏后辈上了瘾,总想看看对方什么时候能开窍,不过从目前进度来看他卡在了通关BOSS上面。


 “小周,”一双手臂从后面环上来,挡住了面前的书本。

看书的人挪了挪位置,偏着头继续看。

简单攻势被无视,叶修觉得更开心了,他家小周学坏了哈,看看你能忍到何时。

“不乖哈,前辈跟你说话呢。”

躲开叶修的气息,耳朵又遭到袭击,两根修长的手指沿着耳廓滑下来,试图把碎发都捋到耳朵后边,周泽楷觉得自己耳朵瞬间红了,偏偏前辈还在故意挑拨。 “帮我一下,想要什么都可以哦~”

啪!书掉了下来砸在桌子下,但没人再去管书本了,被骚扰的后辈脸红成了煮虾仁,整个人在书桌前缩成一团。还是无法回避某个声音从脑后飘来。

“要不弹钢琴给你听?只给小周一个人听的曲子,想要什么呢……”

“……奏鸣曲。”

“嗯?”脸贴着修长的后颈,在思索还可以给出多大诱惑的叶修抬头,周泽楷迅速转身,双手抓着他肩膀拉开了距离。

“奏鸣曲,不要练习曲。”

现在的小周就像个探出头的虾球,黑黑的眼睛又担心又期待,叶修看得乐死了。见虾球在热气晕染下拼命又想蜷起来,他忍不住伸手去捏了捏藏在发梢间,只露出一点红晕的耳垂。

——碰咚!

椅子倒地,叶修大大天旋地转来了个仰躺地板。

刚才周泽楷想推开椅子站起来又没能成功,动作的结果就是他把椅子和叶修一起推倒了,为避免压到叶修,千钧一发之际周泽楷把椅子给推开,结果就是现在人正倒在叶修身上,大眼瞪小眼。

为了缓解一下尴尬,叶修决定说点什么。

“小周,不要那么着急。”被压着的人舔唇笑,“现在才白天。”

呼啦!虾球被丢到油锅里炸了!周泽楷受到了来自前辈的致命一击,当即捂着脸爬起来,抱着他的书本冲进房间。

过了一会儿,从房间里跑出来的人背起书包,出门走了。

走了。

衣服书包都收拾过,看样子短时间不打算回来。

坐在地板上的叶修内心被不科学给刷屏,卧槽,这么简单就玩儿脱了?!


评论(25)

热度(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