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花是公的

荣耀音乐学院11(下)

这段场景就是这篇文的灵感来源!

终于,写出来了!


11(下)


 周泽楷借口去图书馆复习更效率,吃住从叶修宿舍又搬回了寝室。他的室友们见室长终于肯回来,感动的同时主动挺身包揽了打水打饭占座位等任务,只为期末考时能团结在室长周围。于是半学期不见踪影的室长大人结结实实过了几天米虫生活。他没忘记帮叶修出考题,不过当周泽楷把电子版试卷和大纲说明一起通过邮件发给叶修时,也生出些小小的愧疚。他是在躲着叶修。

见到的时候,会没来由的心慌,见不到了,又控制不住地想对方的事。

 

他知道叶修习惯趴在地板上谱曲,做事情投入了会忘记时间,经常练琴太晚就不吃饭,累了连床铺都不找,直接躺地板。他还没意识到自己这种心态已经是坠入蛛网难以自拔,试图临到最后挣扎下。

 

于是周泽楷考完最艰难的弦乐理论后,提着盒饭去了叶修宿舍。

 

 

钥匙还是放在老地方,周泽楷开门进屋,没有听到熟悉的音乐声,就顺着琴房摸了过去。

琴房亮着灯,一个文质彬彬的青年坐在钢琴前看曲谱,他面前摆着好几叠乐谱,一边浏览一边用记号笔标注。窗台上放着杯清茶,正往外冒着白雾。

 

听见有人进门,青年举起一张谱子:“叶修,刚才我发现这里结构有点问题,于是帮你……”他忽然发现面前站的人不是房主,于是自然地收了话头,站起身来,

“不好意思,我以为叶修回来了。你是小周吧?叶修经常提起你。”

 

青年有着一副好嗓音,温文典雅,颇具催眠效果。但周泽楷才不关心他说了什么。

 

自己是来找叶修的,叶修不在,可叶修房子里住了个人,穿他的拖鞋,喝他的水杯,看他的乐谱,一言一行比这里原来的主人还自然,若他是第一天来这里,完全会认为这个青年就是房间的主人。

 

周泽楷忽然有一种强烈的,领地被侵犯感。

 

但青年就像没觉察到低气压似的,继续说:“你来找叶修?他刚出去了,很快就会回来,在这边坐着等等吧。要喝茶吗?”

 

周泽楷没出声。

 

“我在帮叶修改曲谱,可他的字写得太难认,你能看……”

 

周泽楷从书包里拿出一本英语辞典开始读起来。

 

青年:“…………”

 

于是叶修回来时就看到这么一幕。

 

喻文州在钢琴前看谱,周泽楷坐在窗台边看书,两人相隔不到两步距离却好像无视了对方存在。硬要描述这种违和感的话,就好像家里养的喵被送出去打疫苗,回来后发现又多了一只喵,于是带着探究、警惕、和略微的敌意,两只喵各玩各的同时又在打量对方,并用行动表示自己才是这里的主人。

 

“啊……咳!”在这样的气场下,叶修感觉自己被无视了。

 

论动作是周泽楷快,他已经从窗台上走下来,但声音还是比他先一步到达。

 

“你回来了。”喻文州过于灿烂的笑容让叶修觉得,好像有什么事情不太对了啊。

 

“嗯……”叶修点点头,本想再多说几句的,一抬头看周泽楷都走到自己面前来了,黑黑的眼睛看过来好像在期待什么。

 

周泽楷还是一贯的沉默,但这次他不但主动接过叶修手里的塑料袋,还伸手理了理叶修的衣领,问道:“吃饭了吗?”

 

这这这场景,怎么如此像沐橙看的那种偶像剧里面,贤内助问候辛劳一天回家的老公来着!?被自己脑补给惊出一身白毛汗的叶修,要是现在还看不出事情真相,就枉为做人了。

 

知道前因后果,处理起来就简单了:“小周?这是指挥系的喻文州,来帮我排曲的。”他拉着周泽楷走到钢琴前,给他看正在修改的乐谱:“我想把写好的一首钢琴曲改成钢琴小提琴合奏,让文州来帮忙把把关。”

 

猫咪尾巴在空中摆了摆,放下来。

 

“对了,文州也是我这场音乐会的指挥,以后舞台编排还要麻烦他呢。”

 

猫咪尾巴打了个旋儿,缠着前爪规规矩矩放好。周泽楷“嗯。”了一声,很正式地向喻文州打了招呼,算是对刚才不友好举动的赔礼。

 

喻文州微微笑了,说:“幸会,能找到你做学生,运气真好。”

 

“你的运气难道不好?”叶修说,“也就碰到哥肯帮你了。你还在这儿热衷于拆我的台。”

 

“逗一下而已。”喻文州说,“怎么,心疼了?”

 

叶修捂着心口:“我被伤害了,这一段就让小周陪你合奏试音吧。”

 

“饶了我罢。”喻文州苦笑,手指拂过琴键留下一串清晰的音:“想看我被一波带走,不如好好想想你这首的衔接。有时候真羡慕你们这些有手速的疯子。 ”

 

听了半天,周泽楷也明白自己是被调戏了,不太乐意地蹲一边去抱起他的英文大辞典继续啃起来。

 

叶修目光示意喻文州。

 

喻文州从善如流,十分演技派地想起自己晚上还要去团委工作:“我有事先走一步了,你们慢慢聊。”末了还意味深长地加一句:“叶神,我相信音乐能消弭所有隔阂。”

 

 

喻文州走了后,两人半天没说话。

 

周泽楷本意是给叶修送晚饭,过来放下就走,他还在躲着叶修呢,没想到喻文州的出现打乱了计划。现在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叶修说小周你干脆别走了,留下来陪我试音,我不是还欠你一首协奏曲吗。

 

这个理由简直无懈可击。在一个月光很好的晚上,坐在地板上听叶修弹钢琴,画面光想想都能美死人。周泽楷抵抗不了诱惑,盘腿坐下来。

 

叶修关上灯,借着窗外开始弹奏。

 

人们把贝多芬的#c小调奏鸣曲叫做《月光》,因为德国诗人路德维希把该曲比作瑞士琉森湖上的月光。而叶修现在弹奏的曲子,正如夜晚校园林荫道上的月光。静谧的夜空中翻卷着如丝云絮,月光像洒在上面的糖霜,又软又甜,音乐覆盖了所有感官,如绵绵絮语在耳边萦绕,偶尔插入的小滑音像一个吻,顽皮地掀开唇缝钻进口腔里,又轻又暖。

 

“……”叶修停下钢琴,若有所思起来。

 

“……”从梦一样的感觉中被打断的周泽楷不解地看着他,表示很棒呀,为什么不继续?

 

叶修嘀咕了几句,听起来像“加料”“粥”,转头目光锁定周泽楷。

 

“小周,坐过来。”

 

要是一般人看见叶修这么笑,肯定有多远跑多远了。不过从聆听《鳟鱼》,或者更久之前开始,他面前的鱼儿从来就是愿者上钩。

 

叶修没离开的意思,就往边上挪了挪给他腾出一块位置,两人肩膀挨着肩膀并排坐在一起。

 

“喜欢刚才的序章吗?不过我还是想让你来弹弹,因为这首曲子灵感有一部分是你。”

 

事到如今周泽楷再无理由拒绝了。他现下只有一个心思,弹好前辈的曲子,集中精力后其他思绪都远离,眼中只有十指间的黑白琴键,他要全力以赴用这88个音符交给叶修一份完美答卷。

 

序章的节奏正如叶修之前弹奏的那样,平缓静谧,似有若无的暧昧气氛中偶尔有一点俏皮的跳音作装饰,周泽楷都轻车熟路地应对下来。前面就是前辈没有演示过的章节,曲子风格却忽然一转,节奏变得急促起来。

 

不激烈,但反复出现的小音阶有种焦灼感,好像有什么情绪正要破土而出,却慌张得怎么也表达不出来。节拍踩着心脏跳动的节奏,越来越快,越来越迫不及待。

 

一个小跳音急了点,慌忙纠正的手指在键盘上打滑,正当节奏要失控时,一双手从后面覆盖住了手腕,稳稳地将节奏控制下来。

 

叶修双手绕过周泽楷脖子,几乎是以贴在他背后的姿势,手把手开始指导教学。

 

“小周不要急。”叶修的声音从脖子后面传来,懒懒地,“感情这东西,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先要收住了,才能放得更开。”

 

乐声缓下来,但里面蕴含的焦急没有减退,反而更加躁动不安。只是这种不安被深深地藏起来,隐藏在若隐若现的低音伴奏里,藏在变速的回转圆滑奏里,逐渐堆积。

 

叶修看着应对这一段时周泽楷的表现,果然这孩子比较擅长压抑感情呐。

 

不过,很快就到他最大的考验了。

 

一个四分停顿后,曲子又变速。这次并非单纯提速,而是奇怪的缠绵起来,连音与伴奏都黏糊糊的感觉,与周泽楷习惯的干脆利落的落音相差甚远。

 

“小周,感觉不对哦。”前辈贴得好近,好热,但却没有不适感。“这里……”叶修手指顺着指缝滑下来,两只手紧紧贴在一起,就像他整个身体一样,两人姿势已算得上亲密无间,“是这样的。”

 

感官和血液都急速调动起来,给演奏者大脑供氧。周泽楷头上蒸汽都快冒出来了,在全身心投入演奏的时候无法分心,毫无准备的皮肤有了亲密接触,感觉又麻又痒,倒是颇像乐曲中缠绵不止的音符。但叶修不打算放过他,身体的贴近到此为止了,他不可能真正影响周泽楷演奏,但语言指导还可以继续。

 

“这里是抚摸的感觉,感受一下,指尖是人类皮肤最敏感的地方,用这里轻轻地滑过另一个人的皮肤,留下似有若无的痕迹,像这样。”

 

叶修手指一收,周泽楷轻轻抽了一口气,把惊呼给忍住了。

 

“这里是亲昵的接触,小周不要弹得那么重。”叶修的声音就贴在耳廓边沿,不断变化着位置,好像在寻找哪种角度能将灼热的呼吸吹入耳朵更深处。“三分浅,一分深,才让人无法拒绝。”

 

琴键像一团火,手指触一下就快速收回,以免被热量灼伤。呼吸已经乱了很久,但琴声却没有乱,因为有前辈在,叶修稳定地掌控着节奏。

 

叶修说,你弹琴太压抑了,要放开自己。

 

最好什么也别想,由音乐领着走就行了,好的乐章弹奏是演奏者不由自主地被催动至高潮,那就是在享受音乐。

 

激烈的乐章迭更而致,这一次周泽楷已然忘了如何表达技法、如何表达情感、如何营造氛围,完全凭着本能的身体记忆在弹奏。一直为难他的感情释放已不再是不可逾越的障碍,自己就是被催发出的情绪带着走,甘心被其所控,融入其中。

 

叶修咬着耳朵:“你要再敞开一点儿,完全地释放自己,毫无保留。”

 

“对我。”

 

脑海里炸开一朵朵烟花,绚烂的光线迷住了视野。乐曲最后一串急促的滑音,原本极其不易演奏,但周泽楷没有一丝迟滞,手指带动琴键清晰流畅地落下一串音符,最后无力地落下键盘。

 

音乐早已停止了,但余韵仍持续了一会儿。周泽楷脱力地仰起头大口呼吸,刚才爆发的饱胀情感像饥荒多年的人突然吃到美味珍馐,对他而言太过刺激了,现在脑仁都在隐隐发疼,眼眶里湿漉漉的,看上去疲惫又满足。

 

他转头看叶修,发现叶修也正看着自己,目光里有种说不清的东西。

 

无需言语,刚才的音乐已经袒露无遗。

 

叶修低下头,捕捉到那张一开一合想要说什么的唇,轻轻含住。

 

“小周,你是不是喜欢我。”


评论(33)

热度(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