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花是公的

荣耀音乐学院 15(上)

让大家久等了,因为临近收尾,需要改的越来越多。前面的设定也要大修,不过还是承诺本周完坑,请炖肉组成员监督。



15(上)

 

第九届梅纽因国际青少年小提琴比赛,青年组冠军奖花落主办方,无疑是让官方和媒体都感到特别高兴的盛事。

 

冠军得主气质出众,谦逊有礼,决赛时选取的柴科夫斯基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最终获分以极大优势夺冠,媒体简直不惜用一切代价挖掘这块闪闪金矿!管它有多大的采访难度,大家一拥而上七嘴八舌,总能挖出有价值的信息!

 

颁奖那天,周泽楷觉得自己进入了一个打地鼠游戏。

 

台下望去满目黑压压的人群,不时的会有一个举手站起来提问,而周泽楷就要用他所有的词汇量把人给压下去。一个坐下后,另一个又接着站起来,打到后来在主持人‘加快进度’的要求下,放弃治疗的青年祭出了“嗯嘛啊是对没么呵”八字真言。

 

据那天一位在场记者回忆。他曾经在一年前采访黄少天的战场上幸存下来,采访时黄少天一次同时应对五、六名记者,干脆架起机关枪对着台下哒哒哒哒哒无差别扫射,记者们扶着同行尸体狼狈地躲避攻击,同时录下了一段堪称经典的自我介绍。而今天,他们面对的是一把巴雷特狙击,好不容易潜行到目标面前丢出问题,然后,就没有然后了。通常只得到一个单字的回答主持人就急冲冲喊‘下一个!’,留下被爆头的尸首缓缓软倒。

 

人怎么就如此渴望了解别人的想法。周泽楷为难地想。最近有句网络流行语叫‘我只想安静地做一个美男子‘,如果不是字数太多,周泽楷真想拿出来糊记者一脸。


他的观点,他的喜好,他的评价,真的有这么重要?每位参赛选手都是突破千军万马脱颖而出的佼佼者,只因为他们没有夺冠,背后的努力与故事便无人关注。

 

在这样紧张的时刻,他还能分神想到叶修。叶修从不参加访谈,从不谈论自己的努力和付出,从仅有的几次采访片段中就能强烈感受到,叶修在用他全部的热情与精力传递一个信息——我说了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在音乐中做了什么。

 

忽然,台下的人群躁动起来,人们似乎被什么事物吸引了,人流涌动沿着一个点汇聚,远远看去像是黑色的洪流中涌现出的漩涡。周泽楷眉心一动,这样的场景即使过去十年,他依然难以忘记。

 

过了一会儿,漩涡的中心扩散开来,一位记者挤开人群,带着摩西排开红海的气势高举话筒走到台前。

“近来网上有传言,你的导师叶修涉嫌冒名顶替他人窃取比赛荣誉,请问周先生对此有何看法?”


 *

下午五点,每天这个时间乐团成员都聚在叶修家里收看电视节目,更何况今天是梅纽因小提琴比赛的颁奖日。

 

其实叶修早已收到王杰希的电话,对结果毫不意外。但颁奖结果宣布的那一刻,脸上还是忍不住带上笑意。


只是这笑容很快就被招呼到身上的鼓励给打没了。


黄少天,张佳乐,孙哲平一人走过去给了他背上一巴掌,差点把叶修脸拍到盒饭里。最后韩文清放下筷子站起身,叶修立即丢了盒饭:“别、老韩淡定!你这样搞要出人命的!”

 

韩文清却没有动,神色凝重地盯着电视直播。

 

终于叶修也觉得不对劲,随着他目光看过去。电视正好直播到答记者问环节,一位带着陌生采访标识的记者挤开人群,向周泽楷提出了那个尖锐的问题。接着直播便被广告插入打断了。

 

“这是怎么回事?”韩文清皱眉。

 

“这个……”张佳乐想起来了,“好像是那个海崖论坛的logo?”

 

本该在电视前收看直播节目的乐团成员此刻围成一圈,盯着坐在中间的叶修玩着一块pad。

 

“不就是被黑么?”叶修以超高手速翻着页,怀疑他根本就没看清回帖的内容。那栋楼是目前海崖的十大热贴,就这会儿工夫楼层还在刷刷见增。“你们没被黑过?”

 

众人都在摇头,张佳乐说得特别真诚:“像我这样阅遍八卦的人,还第一次见到身边的人被黑呢。”

 

“你还好意思说阅遍八卦,前段时间小周不也被黑过?”叶修鄙视他。

 

“别闹了。”韩文清一拍桌,所有人小心脏都跟着跳了跳:“这个贴说了什么?”

 

叶修目光飘到了天花板:“自己看呗。写的还挺不错。”

 

海崖帖子名为:叶修究竟是钢琴天才还是冒名顶替?

 

爆料内容丰富,情节生动,虽然很多都是旧料,但被人细致地整理在一起也显示出发帖人花费了相当的心思,是一个有职业道德的黑。其中最引人注目的爆点在于,发帖人称当年还是一名大学新生的叶修曾自己报名参加德国科隆国际音乐比赛,那场赛事获胜的冠军因发表自己谱写的钢琴曲,还意外获得了在柏林音乐大厅演奏的殊荣。正是这场演奏成为叶修在音乐界崭露头角的起点。然而无论当年比赛报名表,还是提交的钢琴谱,包括获奖证书上,都写着另一个名字——‘Ye Qiu’。

当时人们以为只是笔误,英文Ye Xiu和Ye Qiu仅一字之差,发音又接近,当事人解释是录入错误也就这么不了了之。然而此贴却信誓旦旦证实——‘Ye Qiu’另有其人。根据叶修高中时期的学生档案、花名册等等资料显示,叶修同班有一名同学正好叫‘叶秋’,而巧的是两人容貌极其相似,末了还附上一张图片,两个仿若镜像的小孩并排坐在钢琴前弹奏,一个认认真真按着键盘,一个左顾右盼心不在焉。

帖子又结合这几年叶修在学院内的考核成绩,塑造出一个挂着副教授名誉,不干正事,不出成绩,只是懒懒散散混日子的堕落形象。最后开始炮轰所谓钢琴之神,作曲天才,一直以来因为光环效应被人高估了能力,实际上只是个沽名钓誉之徒等等,直说得有理有据有节,让人分外服气。

 

常年混论坛的张佳乐也被这个脑洞震撼了:“不是吧老叶,这爆料是真的?我绝不是怀疑你,但叶秋这个人真的存在?”

 

“有啊。叶秋是我老弟。”叶修语气正常得好像只是在说‘我今天吃了小苹果感觉自己萌萌哒’,内容却实属惊天大爆料。

 

“我家水比较深,之前培养我们学音乐说是为了陶冶情操,后来我一心想搞音乐了他们又觉得不正经。于是报专业时跟老爹吵了一架,然后就离家出走了。老爹怕我弟跟着跑,我前脚走,后脚他就被送去入伍,估计现在还没出来。”

 

“……”

“……”

“…………”

众人纷纷表示这信息量太大,需要一点时间领悟。

 

*

正巧电视这会儿广告也播完了,电视台不情不愿地又把镜头切回现场。


毕竟丢出这么一个惊天大爆料,总要给收看观众一个交代。况且按照叶修一贯的作风,拒绝跟媒体打交道,想从本人口中挖到消息几乎不可能,但周泽楷身为叶修亲传可跑不了,场上场下的记者已经开始奋笔疾书,哪怕周泽楷只蹦出一个字也要就此做文章。

 

一时间喧闹的周遭都安静下来,所有人目光关注视这个沉默的青年,想听听从他口中能说出什么。

 

这个场景是那么熟悉,几乎不需要去刻意回忆,它就在那里。周泽楷望着在自己记忆深处那个不知所措的孩子,告诉他:没关系,你已经长大了。强到可以保护身边的人,可以站出来为他说话。

 

周泽楷接过记者话筒,清楚地回答:“台上的叶修从没变过。”

 


评论(27)

热度(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