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洛家的大尉

佛了。

荣耀音乐学院16(下)

16(下)


叶修吐出一道烟雾,看雾气在树丛间缓缓飘散,目光陷入进某段回忆中。

 

“我有个双胞胎兄弟,长一模一样,可好玩儿的那种。我家比较厉害,具体也不说了,就是住在军区里的那种,小时候老爹就给我们找了家庭教师,书法、围棋、钢琴什么都学,那时候小孩子坐不住不喜欢学,老爹就用打的,打得我们哇哇直叫。后来我喜欢上钢琴了,我弟喜欢围棋,当时我们还交换身份装作是对方参加学校比赛,围棋主将和音乐老师都被我们这一会儿好一会儿糟的表现弄糊涂了。

 

事情穿帮后,学校就常拉我们一起参加表演,我不干他们就要告家长。反正后来也习惯了,可我真的越来越爱音乐,要走专业道路时,老爹不干了。他早给我们规划好了未来,何时参军,提拔,直到接替自己的位置,我要走音乐道路是他们万万没想到的。那时候我弟也嚷着要去当职业围棋,家里人急了,只好动用武力把家里棋盘砸了,钢琴也砸了……”

 

叶修看着周泽楷,竟然还笑了一下:“我不是说弹过断掉的钢琴嘛。老爹砸了东西之后冲我们说,你们口口声声说热爱、能坚持下来,那就坚持给我看看。我还真跟他对上了,每天用那架弹琴键断掉的钢琴弹给他听,弹了三个月,最后我赢了,他给我请了个专业老师。”

 

说起这段回忆的时候,叶修还觉得挺甜的。那是他用倔强与成人对抗赢得的第一次胜利,让他日后坚定了信念,不管怎样的绝境只要一直走下去就会有希望。

 

“十七岁那年,我获了个什么国内大奖吧,他还挺高兴的,买了台斯坦威钢琴送我。我以为我们之间可以互相理解了,结果老爹说给我在部队文工团找了个职务,还说军乐团也有往上爬的机会。那时我就知道我和老爹之间已经没有沟通的余地,于是高考我偷偷改了志愿,连录取通知都没等收就跑到这里来。”

 

你看,你以为自己的生活是艰难的,但这世界上还有许多你不知道的困难在经历着,很多人在你看不见的地方经受命运的考验。他们最终能正常的生活,有目标的前进,依靠着他们付出的努力和汗水。

 

周泽楷知道叶修足够的强,所以才叙述得这样平淡。就像登山者攀登绝壁高峰,只有登峰失败的人才对路上难以逾越的艰险津津乐道,而那些到达顶峰的人回顾一路艰途,也不过说句:看,我最终还是上来了。

 

“刚到学校时,我也是什么都没有,在外打工挣钱,违反校规也不用联系家长,久而久之就没人管了。那时候在学校想参加有点名气的音乐比赛都是需要老师推荐,没有人推荐我,我就自己报名。那时候我得知德国科隆国际音乐比赛对中国学生开放,报名只需要网上提交申请材料和自己的作品DV,当年我还年轻气盛,太想证明自己了,就越过学院直接提交申请。可系统提示我重复报名,原来叶修的报名资料已经录入,但是卡在了学校审核上,我就用叶秋的身份报名,反正我们长得一样。”

 

“那时我真的没想太多,只想闯出来就好。赢了所有的人,站在顶峰,就能为自己开辟一片天,一片可以自由搞音乐的天空。”

 

那你现在得到了吗?周泽楷冲叶修眨眼睛,叶修伸手揉了下他的头发:“想什么呢?现在我就是自由的,谁也不能逼我做我不想做的事。该你了,小周。你在B市见到了谁?”

 

 

那天晚上,周泽楷走出房间去见一个人。

 

对方就等候在酒店大厅,见他下来了,一个头发有些花白但精神矍铄的老人走上前来:“果然是小周,好久不见。”

 

尽管面容刻上时间的痕迹,但五年其实也不太久远,周泽楷还是一眼就认出了来人。这是他母亲所在乐团的团长,现任B市专音学院教授,也是本届梅纽因比赛的应邀嘉宾之一。

 

面对曾待自己如家人的老团长,周泽楷升起一种近乡情怯的感觉,想了好久,他还是喊了昔日的称呼:“……方叔叔。”

 

“呵呵,好孩子。”方老似乎很满意这称呼,拉上周泽楷走出酒店,“一早看到参赛名单我就想到会是你,但考虑到比赛公平性不方便跟你见面。今天冠军奖项公布时我从心里觉得高兴,走吧,我们换个地方聊。”

 

令周泽楷意外的是,方老没带自己去咖啡厅、会所这类地方,而是直接到了自己的工作场所。老团长从办公桌抽屉里找出一份文书,摊开来给周泽楷看。

 

“回国后,我觉得应该为你们做些什么,所以我去看了你父亲。”

 

“……”周泽楷非常意外。父亲一直以来是他最想逃离开的存在,就算现在自己可以面对过去了,但对导致这一切的人,周泽楷还是觉得难以释怀。

 

“他觉得对不起你们母子,提出过想要补偿……所以他拜托我管理你名下的一份财产。现在你已经成年了,这份财产理当交还给你。”

 

周泽楷第一反应是拒绝。但方老翻开档案的第一页,给他看上面的字。

 

援助困难音乐儿童基金。

 

“你父亲也许做了很多错事,但并不包括这一件。”方团长把档案推到周泽楷面前,“现在由你自由支配,里面的钱够你挥霍一辈子,也可以拿去填你父亲的债务黑洞,还可以让它做更多美好的事情。”

 

“所以这笔钱是基金里面的?”叶修问。

 

“个人收益。”周泽楷试图解释,方老让他签了基金转让协议书,再给了他一张银行卡,里面是十七年来该基金的全部收益。

 

即是说,从周泽楷开始学习音乐时,父亲就为他准备了这么一笔财产。

 

最后,方老说:“你打算去看看他吗?”

 

“所以,你去见了你父亲?”叶修直觉周泽楷好像还隐瞒了什么,但他选择了相信,小周不会做对自己不利的事。

 

“他……挺好的。”见到父亲的时候他改变了很多,但身上那种矜持端庄感仍然保留着。入狱多年一直没有亲人探望,说没伤心失望过是假的,但见到周泽楷的时候,周父还是表现出了一份从容。两人很有默契地没谈当年的事情,只是互相述说着近况。

 

“他很高兴。”虽然嘴上没说,但自己的出现对父亲精神所起的振奋作用,周泽楷不会看不出来。“所以我说,下次还会去……”

 

“下次一起去吧。”叶修忽然说。

 

“啊?”

 

“我想去见见你父亲,呃,你不会介意吧。”叶修赶紧解释,“其实也想带小周回家去看看啦,不过我还在跟家里冷战中。倒是我老弟,等他探亲假出来可以先见个面……”

 

叶修的意思是要见家长吗?周泽楷呆了,前辈的思维跳跃得略快,他有点跟不上。

 

“介意吗?”叶修把人拉过来放在大腿上,很满意地看到周泽楷一边躲闪一边摇头。

 

开玩笑,哥嫁妆都收了,能不赶快下手吗!再拖延下去,等小周成名又有钱,还长得比他高,就说不好是谁入谁家了!


评论(17)

热度(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