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花是公的

寻仙.序章

给我留言的朋友们很感谢,但我这个号真的很少很少出现的!偶尔看到留言已经是不知几周之后了。所以跟本子有关的事儿请找蘑菇吧,我只想做一个安静发文的三花……

序章

九重天之上是天外天。自洪荒浩劫天柱倾塌以来,天帝斩神龟为柱,女娲采五石补天,十大洞天三十六小洞天七十二福地各路仙家全都返还天外天,从此天成为遥不可及的所在,天道与人间道再无往来。

如今,世间到底还有没有仙人的存在?

往左七步应是生门,差池半点便有可能踏入惊门与死门。大仙师在讲奇门遁甲的时候反复强调,破阵之法在于置之死地而后生,先涉险境,而后拨得云开见日出。
可他已经走了七步又七步,既不见生门也没有遇到任何危机,周围只有仿佛永远也走不尽的桃林和白皑皑的雾气,将人围困在这粉雪妖娆的境地。
这种时候,就该心平静气。小道士被困许久不见出路,便选一块桃树下的空地坐好,从怀里掏出了半块米糕吃起来。半晌米糕填饱了肚子,少年舔了舔沾着糖粉的手指,刷刷两下把裹米糕的糯米纸叠成一只纸鸢,用朱砂点了眼睛放飞出去。
符鸟是道术最最基本的传信手段,但若没有收信人,符鸟便会自行寻找最具灵气的目标。此时纸鸢飞起,扑腾了两下便朝东南方向窜去,小道士毫不迟疑跟在纸鸢后面,心想不管是带他进了阵眼还是出这桃林,总归也比困在里面强。谁知没走几步,就看见纸鸢被一个人捏在手上,那人像抚摸寻常鸟类一样伸手将纸鸢从头到尾轻轻捋过,挣扎的符鸟便老实了,乖乖自动摊开成一张糯米纸,亮出纸心上几点油渍。
真丢人……
小道士抬眼看去,捉他纸鸢的人正倚在桃花树上,一身红色衣着在这十里桃林倒也不显得突兀,最怪的是在这雾气迷蒙的林里还撑了一把伞,伞面透着点点红粉,桃花瓣在上面堆了厚厚一层。那人开口问道:“小道长,要上哪儿去?”
“桃源,仙家。”
传闻十里溪尽头有一处桃花仙境,那里是神仙聚集游乐的场所,唯有具仙缘之人才能寻得。溪水两岸的村落间便有不少传闻,有渔民捕鱼误入仙境,有孩童进入桃林再也没重返人间。
“寻仙呐~”桃树上的人笑了,“可巧了,你面前不就有个?”
那人放下伞,露出一双笑意盈盈的眼睛。“我就是仙人,小道长你也不必费力去找什么桃源,要寻仙问道这九天之下没有比我更清楚的了。”
听到这般口吐狂言,小道士却没有什么反应,安静地眨了眨眼。他看树上这人虽难辨本源,却一身妖气和仙气混杂,便猜是这里桃花成精有了些修为,跟迷路的人闹着玩儿。
那桃花妖倒像看出了他心思,伞面轻摇:“你不相信?错过了这次仙缘,可就没有下一次咯。”
这种情况会相信才有鬼吧!
不过看在对方也是修行道友,道行还比自己高,看上去也没什么恶意,出生大户修仙门派教养极好的小道长回头对树上的人笑了笑:“有缘会相逢。”

告别桃树上的妖仙,走了不多远,方才浓的化不开的雾气突然散去,仿佛是突然的便走到了桃林尽头。
桃林尽处是一个小水潭,水深不可测,潭对面郁郁葱葱的山林间似有通道,隐约可听见瀑流水声,想来溪水便是从这里灌入深潭再流向下游。
林尽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
此景与桃花源记载暗中相合,小道士便知找对了地方。九重天之下尚存的化外仙境已屈指可数,而且大多不是陷入扭曲时空,便是已成为灵怪仙兽的巢穴,此去会遭遇什么全然不得知。小道士想了想,撕下一块衣襟蘸朱砂给师门留了张字条,用石块压在溪水边,然后就掐了个避水决往水潭深处去了。
他远去没多久,一只手拾起潭边的布条,拉到眼前看了几遍。这道士有独步险境的决心,也预料自己将生死未卜,但若说这张字条便是生前留言那也太简略了些,只有一两句拜谢师门的话,之后便是破桃林迷障的秘诀,总结得简明精妙,便是奇门遁甲宗师到此也不会比他写得更好了。
“弟子周泽楷敬上……原来这就是你的名字。”拾起字条的红衣人伸手摸了把朱砂,那名字便飘起来给拽在手心。而布条随着手一松滑落潭水,飘荡几下便沉下去了。

评论(20)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