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洛家的大尉

佛了。

寻仙.桃源

手机打的,也没空查资料,估计错误一堆一堆的。


桃源(上)

晋有渔人曾误入桃花源,此地隐于桃林深处,水源尽头,其间土地辽阔,阡陌相通,鸡犬相闻。村民自言先祖避秦时乱来此绝境,不再出焉,从此不知世代更替。

周泽楷一踏入桃花源,便感受到了这种隔绝时代的气息。
村落中的水利、农耕、住房都是不知好几代的前朝款式,然而却并不原始落后。村中水车农具的构造精巧无比,房屋梁柱、斗栱、缘飞及屋顶的雕造堪称艺术,往来居民着装朴素却不失风格,更兼村中无论总角稚童还是垂髯老人,都身强体壮健步如飞,颇有仙家风范。
村人见有外来人进入,都好奇地过来围观。看到进来的是个软软糯糯的少年人,还长着张粉雕玉琢的脸,一时间村民都像过节般开心,围着小道士又是问候又是捏脸,直把羞于言辞的小道士弄得手足无措。
有村民提出客人远道而来应该饿了,立即就有人端来热腾腾的蒸肉白米馒头,递上自酿的米酒。周泽楷推脱了半天,见实在盛情难却,他牢记着异境的东西不可随意食用,便假装咬了点馒头含一口水在口中,肉食酒水都推脱掉了。村民围着投喂了半日,又争着拉人到自己家中留宿。
最终周泽楷被邀请到一户农舍暂住,农舍主人欢天喜地,立即搬出床铺棉被整理好厢房待客。这个村看上去不大,倒是农耕畜牧渔业一应俱全。村里并没有族长这样的人物,村民似乎都自然地遵循着一种作息规律,非常像道家所谓的循天道无为而治。唯一的线索便是溪流,溪水通过沟渠遍布每一寸田地,却总有一处应是源头,也许水真正的发源处便是他要寻找的地方。
如此便暂时住下,慢慢查探也不错?望着窗外逐渐日暮的景色,小道士愁了脸。他一整天下来只吃了半块米糕,此刻感觉腹中空荡荡的,想起村人端出的那些香飘四溢的酒水饭食,难免有些惋惜。
既然没东西可吃,周泽楷想不如趁早歇息,晚上再偷偷摸起来到村里走走。打定主意后,他便有些困倦地爬上床榻打起坐来。

入夜后,周泽楷偷偷溜出屋子,沿田埂开始行走,试图探寻出水源来处。夜晚的桃源村万赖寂静,一丁点儿光都没有,反显得满天星海格外明亮,比在山顶观星台所见更为浩瀚辽阔。周泽楷仰头发了会儿呆,忽然察觉村间隐隐有几点火把光芒,他连忙藏起身影跟上去一探究竟。
那火光从每家每户出来,很有规律地排成一线,整整齐齐朝着村口移动,周泽楷不远不近地跟在队伍后边。临近村口竟有一条山道,盘旋往上不知通向哪里,举着火把的村民挨个把手中东西放在山道口,然后一个个跪拜下来,神色极为虔诚。周泽楷疑惑他们所拜何物,碍于夜色昏暗看不真切,他便想再靠近些,山道中忽然刮起一阵狂风,搅动水汽升腾起来,顷刻之间周围已是浓雾弥漫。周泽楷心知不妙,他视野里只能见到村民手中举起的火把,正逐渐靠拢起来将他围在中间……

过了一段时间,村里又来了新的外来人。
这位外来人是被溪水给带上岸,最后飘到农田里,看起来像是喝醉了酒落入溪水,只是为何会逆流而上被冲到这儿来却是件怪事。奇的是跟之前小道士来时遭受的热情款待截然相反,村民对这位流浪汉视而不见,任他躺在田埂上晒衣服晾伞,也没人来嘘寒问暖半句。
只有一户村民家中的小孩蹲在田埂旁玩泥巴,越玩越往陌生人躺着的地方靠近,最后干脆停下手好奇地打量。那人懒洋洋地躺在地上晒太阳,好半天才支起身子朝小孩招招手,将人拐到跟前来。见小孩一副犹豫着怕生的样子,又还是忍不住好奇跑过来,眼中笑意更深:“……带了吃的吗?我有点饿。”
小孩沉默地看了看自己满是泥巴的手,在衣襟上蹭得发红了,然后从怀里掏出一个米饭团,镇重其事地递过去。那人伸手来接,团子却在手心交错的刹那变成了一只纸鸢。
小孩惊讶的看纸鸢舒张双翼展开,化作一张留着点油渍的糯米纸,纸上印着三个朱砂文字。
周泽楷。
红衣人问道:“还记得吗?”
小孩点点头,下一瞬间他又回到了那身束衫道髻的装扮,眉宇间充满少年人的英气,目光也多了分坚定。
“谢谢。”周泽楷认出了这个人,便是在桃花林里遇见的‘神仙’。虽然是自封的,但对方一出手就帮他破除了幻障,这声感谢还是相当真诚。
“既然机缘巧合得知小道长名字,我也不好袖手旁观。”红衣人一脸光闪闪的得意感,仿佛在说佩服我吧?我说我是神仙没错吧?快叫我仙人!只因或许还尚存一丝矜持没有说出口。眼看周泽楷并没有露出崇拜的样子,只好丧气地说道:“道长若不肯认我这前辈,那就称呼我仙名君莫笑吧。”
谎话好歹编圆了,寻遍天外天也没有这样的仙人吧!
“……君道长。”
“咳。”
“这里不太对。”
他已经处处小心,却还是不知不觉着了道。若非君莫笑提醒,自己可能就这么浑浑噩噩做了一辈子桃源村的居民。料想村中其它村民也可能是误入此地的外来者,进来了,便再也没有回去。
“是啊,早说了这里没什么仙人,你是舍近求远了。不如跟着哥走,带你去看真正的天界。”君莫笑走出几步,见周泽楷仍站在原处没有动。“怎么,舍不得这里了?”
“……不放心。”小道士拽紧衣袖,“去源头看看?”
小毛孩听人说话啊!君莫笑本想说不去,你又不拜师,还拉着本座这儿那儿走。但是一看小道长目光诚恳,一双晶亮的大眼睛硬是让他看出了点请求的感觉,又念及小道长在这充满桃花瘴气的地方呆了一个月依然灵台清明,被点破迷障后便一直心定气沉,不骄不躁,实在是块修仙的好料子。思前想后,君莫笑给自己一个理由:找徒弟要心诚所至,方能金石为开。为此陪着未来的徒儿走一趟桃花源头,也不算失了身份。
周泽楷可不知道对方心里弯弯绕绕,见君莫笑还是跟了上来,跟自己保持不远不近的距离,心中便忽然一片安定,觉得前面会遇到什么都不值得可怕了。

评论(16)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