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花是公的

万圣节购房指南

万圣节贺文加上两个生日贺。

真的是没时间只好捆绑打包发售了>_<

因为本文其实没什么CP,所以就不标周江还是江周——这只是为地产商广告词写的文!

小周,小江,生日快乐!

============================================

万圣节购房指南   

 

“先生,请看这栋住宅。坐落在江口三角洲地段,东临商业区,西通高铁站,北边就是本区最好的学校,无论作为个人住房、学区房还是出租都是最好的选择。呵呵,当然先生买来就是自己住的,请看看屋内装修,线路、中央空调、地暖都是铺设好的,厨房冰箱、灶台、油烟机、微波炉也都配好了,现在购买还送您一个烤箱——先生喜欢做饭吗?好棒啊,会做饭又长这么帅,有太太了吧……啊,对不起对不起,我们继续看房。”

在售楼处导购小姐热情X3倍的服务下,周泽楷把这栋名为“江府”的房子里里外外看了个遍。这套住房诚如介绍,地段好,户型好,装修一水的高档,最最关键的是这套住房是二手房,价格便宜得惊人。

虽然,再便宜也不是一个小公务员随便能买得起的。

“先生下决定了吗?这套房子好多人来看过都说喜欢的!但先生长得帅,啊不,先生是第一个来看房的,你要是决定买,我就把其他人统统回绝了。首付30%订金就能立即入住!”

“30%?”周泽楷吓了一跳。

导购小姐眨了眨眼:“对呀,房主先说要50%呢,看在先生那么帅的份上,先期30%,一年后再补到50%也可以。”

如今这个社会帅可以当饭吃,还可以刷脸打折,就不知道能不能去银行刷脸贷款了。

“一般……不都20%……”可怜的周泽楷在巧舌如簧的导购面前就是个战五渣,讲价的话临到嘴边抖不利索了。

“那是一般呀,这个房价格能一般吗?虽然是二手,但里面东西都暂新的,没有人入住过,十成新!价格却比新房便宜一半。再说30%不过就百来万,先生看你的样子是富二代?小老板?银行经理?”

“……公务员。”

“公务员好啊哈哈,公务员稳定……”导购小姐脸上已经露出遗憾外加怜悯的表情了,脑补出一个英俊羞涩的小公务员,因为不会讨好上级郁郁不得志,工作好几年还没凑够买房首付,难怪这么帅居然没有女朋友……真是我见犹怜。“那这栋房……还要吗?”

周泽楷仰头看这栋独立小别墅,“江府”两个大字正好悬挂在外,下面是一行广告词“封江九御,一江不言”尽显楼盘的霸气。他忽然觉得楼上有人对他招了招手,像是打招呼“嗨~你要来住啦。”

周泽楷也挥了挥手,旁边导购小姐一脸迷惑:“先生你跟谁打招呼?”

“住户。”

“这样吧,首付20%。”导购突然松了口,“20%真心不能再少了,一手交钱一手入住,今天就可以去给您办房产证!”

于是,周泽楷就这么拎包入住到了新房里。

 

终于有自己的房子了>v<!

周泽楷在一整面墙打造的橱柜里打了个滚,然后将浴室热水,空调暖气都试了一遍,没有任何问题。打开客厅窗户,外面就是江景,一股新鲜的水腥气扑鼻而来。

好吧,外面江水有点儿污染。

但这破坏不了新房客的好心情,他晚上又到厨房检验了新烤箱功能,然后坐到客厅桌上边吃饭边开始办公。

近来S市频发杀人案件,死者很像是遭了抢劫,身上财物证件全无,但令人疑惑的是现场无伤痕无打斗痕迹,受害者都是一脸惊恐,像是看见了什么极为可怕的场景。为此整个大队都忙疯了,周泽楷虽然有假,但既然房子搞定,身为刑警大队一员自然要以最快速度投入到工作中。

这一看就看到了半夜,周泽楷揉了揉眼睛,准备去冲杯咖啡熬夜。没想到站起来的时候眼前一闪,光突然亮了下又暗下去。

不是错觉。

身为刑警的周泽楷完全信任自己感觉,就他走去厨房的路上,灯光又开始闪了,遵循ABBABAAB的顺序不让你摸清规律。他摸出电话,上面信号不知什么时候一格都没有,周泽楷尝试拨了下内网号,电话里传出电流被干扰的沙沙声。

好吧,警官淡定地搬出一个包。所谓拎包入住,周泽楷真的就只是拎了一个包,黑色的装备包。打开拿出里面的对讲机,接通了内部专线。

“什么情况?”

“XX街道409号,布控。”

“收……吱吱……咿呀~……吱吱……”

这么快?连内网专线都侵蚀了。电话里的电流杂音逐渐不再是白噪音,像断断续续的有人在唱歌。

仿佛是为了印证周泽楷的想法,客厅的灯一瞬间全灭。越来越响亮的歌声从对讲机里,从关掉的电视,从客厅音响里传出来。

“当你得意洋洋的时候~他就会有所行动~

当你得意洋洋的时候~他就会有所行动~”

啪!

客厅被照得雪亮,周泽楷持枪站在一盏大功率探照灯旁边,那样子像极了某个品牌广告——警用探照灯,让黑夜如白昼,让犯罪无所遁形。事实也证明这款探照灯效果非凡,在白炽光的直射下,犯人真的现出了轮廓。

“哈罗~”比黑夜浅那么一点点的轮廓打着招呼。

“朋友,easy~~easy~~”看着眼前举起枪,随时准备射击的警员,透明轮廓举起双手——虽然不知道举起的手能不能被看见,“我叫江波涛,是住在这里的常客,刚才只是跟你开个玩笑而已。”

江波涛,江府?这是个巧合吗?

周警官持枪手端得稳当当的,另一只手拿起一份材料,这就是他看了整晚上的案卷,上面受害人扭曲地趴在地上:“人是你杀的?”

“不是。”江波涛一秒否决,“那是恶灵干的,我只是个无害的透明人。”

“嗯?”

“透明人呀。每年临近万圣节都会出现在街道上的鬼怪的一种。”江波涛小心地挪动位置想躲进黑暗里,可对方敏锐的发现了他的意图,用脚轻轻拨了拨探照灯,于是他透明的身体又沐浴在了光芒下。“不科学,按理说透明也应该是全透光的。我要投诉这个设定。”

周泽楷眼神缓和了点儿,目前对方除了唱首歌,还把自己房间灯搞没了之外,确实也没做什么出格举动。

如果不是罪犯,那江波涛就是个良民,警察是不能随便把枪对准群众的。于是周泽楷把枪放了下来,改持强光手电。“为什么这么做?”

他有点委屈,自己花了全部积蓄买一套房,结果是栋鬼屋,里面还早就有人住了。这种手段叫做欺骗营销。

“呃……”江波涛看了眼英俊的警察,对方低眉垂目的表情让他心领神会——这不就是通常被骗了钱的人沮丧的表情嘛!“别伤心别伤心,房产证上名字是你的!”

 周泽楷眼睛一亮。

看来有戏。江波涛继续说:“我们……确实会故意吓吓来看房的人,让他们退房。但那是签合同之前,合同签了你就是房主,我们是房客,只要你不赶走我们……。”说到这里透明的身体里流出几滴更透明的液体,江波涛用透明的手将它抹去,这一幕发生在光芒中显得更加神奇,于是周泽楷举起手电筒想看仔细点。

“请别把手电光对着我眼睛好吗,好像我是犯人在被审问似的。”江波涛抹掉不存在的眼泪后,底气也足了不少,开始抗议起来。

“对不起……”周泽楷关掉手电筒道歉,职业病犯了。

“我们只住第一间卧室,剩下主卧和客卧你都可以用,话说你喜欢主卧还是客卧?”

“要壁橱。”

“壁橱吗,好的那就是主卧。”江波涛从透明的身体里摸出一只笔?刷刷在门上写了:小周的房间。周泽楷不由觉得字还写的挺好看,如果再按个手印……不行,职业病又犯了。

“我们白天不会出现,晚上也不会吵闹。”会嚎的已经搬出去了,江波涛为自己找了单身公寓的某血族默默点了个赞,“保证你在这里住得像独居般舒心愉快。”

“……”

“那就晚安?”江波涛跟随探照灯光线挪到了第一间卧室门口,门打开一个缝,他半个透明的身体探出来,“对了,忘记这个。”打了个响指,客厅灯光又恢复正常亮起来。

门关上了,除非恰好遇到下一次打开的时机,不然周泽楷再也捉不到这个狡猾的透明人。

他刚才说了‘我们’……

细思恐极。

周泽楷觉得自己没有勇气打开卧室们看看里面到底什么情景,只好走进主卧装鸵鸟,明天还要上班,他是个遵守游戏规则的好公民,跟这群无业游民没得比。

 

此时江府卧室

“他信了?”

“居然信了?小江忽悠水准又上一个台阶。”

“真让他住这儿?”

“他不怕?”

“让那帅哥住下没什么关系吧。反正文州搬出去房间也空了。”

“他还会做饭~”

大家就这么七嘴八舌地,决定了新房客的去留。看来长得帅在鬼魂这里也是有用的。

 

第二天,周泽楷精神饱满地醒来,推开门窗呼吸江边早晨的空气,伸了个懒腰。

新的一天,真棒!

隔壁卧室的门轻轻地打开,又轻轻地关上。

呃,他差点忘记自己不是房间唯一的住户了。只不过房间现在静悄悄的,没有人在活动的痕迹,周泽楷刷了牙做了早餐,从冰箱里拿蛋的时候想了想,最终煎了三个荷包蛋,自己拿了一个夹面包片,另外两个放在厨房平台上。

希望他的房客矜持一点,不要让自己看见空中飞盘。

最后换上制服的小警察对着浴室镜子正了正领带,出门上班了。

门关上后,又是一阵吵闹。

“他做了早餐~!”

“今天是过节吧,听说过节要是打开的方式不对会出大事!”

“为什么只有两个蛋QAQ”

“他不知道我们有几个吧。你们吃,哥只要烟。”

江波涛跑到阳台上,楼下的身影已经走远了,他对着背影远远挥了挥手表示感谢赠送煎蛋。今天早上他有看见我吗?

 

万圣节也是警察最忙碌的节日之一。

许多青年人打扮成传奇犯罪分子在街上溜达,时不时还搞出些真违法事件。周泽楷所在的小队被真的假的各种报警电话催得东跑西跑,兼有命案加身,周泽楷一整天没有歇下来过。

队里的人很喜欢这个勤快的同事:“新同志不错,上手很快嘛!”

“小周跟我来看看现场。”刑大队长招呼着,周泽楷一路小跑过去,感觉一股血腥味钻进鼻子里。

这个被害者躺倒的姿势也十分扭曲,跟前几个“恶灵杀人事件”很类似,但周泽楷看了眼就摇摇头:“不是。”

“不一样。”他拨开死者头发,在浓密的乱发下发现一个伤口,“有伤。”

“很好。”队长在现场记录本上唰唰写着,“又多一起命案。这次是模仿犯。”

法医把尸体翻过来,所有人都看到了死者表情——满脸极度的惊恐。

“看来,也不是完全没关系。”

 

江府,客厅里一台呼叫机在半空中飘来飘去,如果再仔细一点看,呼叫机周围的空气有着轻微的光折射——那是江波涛在研究这台警务机器。

“这个东西电波居然跟电话不一样。”

“当然,这是内用网络,强力抗干扰。”旁边另一个声音说,“不过还是被哥摆平了。”

“随便动别人东西好吗?”另一个细细的声音说。

“放在客厅里,我就随便看看。”江波涛按着上面不明觉厉的按钮,“昨晚我不是也忍住了,没进卧室去看吗……”

众人默,你想做甚?

这时,对讲机里突然传出声音,把一屋子的大小幽灵鬼怪吓一跳。

“注意注意!犯人已逃向沿江南路!”

“2组已布控!1组位置!”

“已经到了!看到人了!——那个穿黑斗篷的站住!别跑!!”

对讲机那头传来剧烈的喘息声,还有沙沙的估计是把对讲机揣兜里摩擦衣料的声音。

“有点刺激啊。”不明真相围观鬼怪点评。

“我们……这样算不算涉密?”

“当街抓歹徒不算机密。”

于是大家又围起来听现场。对讲机那头似乎跑了好长一段路,终于对方跑不动,自己也跑不动了,开始喊话:警察已经将你包围,速速放下武器投降!

就在这时,变故陡生。

对方不知做了什么,对讲机那头发出了惊恐的叫喊,还有枪响,似乎是警方在开火,但发出叫声的也是警方。对手沉默地收割着生命,很快枪声和人声都微弱下去,对讲机那头只余沙沙的电流音。

“…………”众鬼都沉默了,大过节的听到这个,感觉有点不好受。

这时,对讲机那头又传来一个声音。“喂?”

“2组情况?”

“我快到了。”

这是周泽楷的声音。

大家看见对讲机落到地上,大门迅速被推开又关上,江波涛跑出去了。

“…………”众鬼再度沉默。

江波涛那个死宅居然出门了!今天节日过得果然有哪里不对。

最后还是飘飘拿了主意:“愣着干嘛,跟上去看热闹。”

 

周泽楷奔跑在沿江大道上,路人纷纷对他行注目礼,路过的一对小情侣低声讨论着:“这扮警察的小哥真俊吔~”

今天节日过的果然有点不太对。

先是被幽灵占据了房间,上班遇到凶杀案,现在围追堵截的凶手竟然从包围网中脱逃下落不明,整个负责包围的2支队不知所踪,好巧不巧周泽楷的警车又半路熄火了,只好跑步赶往现场。

如果周泽楷走得快那么一点,就正好卷入刚才的袭击;如果慢那么一点,就会与凶手擦肩而过。

但事情偏偏有这么巧,刚放倒一队警察的凶手正脱身出来,被周泽楷迎面撞上了。这个凶手果然很上道,披着黑斗篷带着惊声尖叫面具,拿着一把怎么看怎么像管制刀具的镰刀,做出了拘捕的姿态。

周围都是不明真相围观人群,周泽楷不好拔枪,他努力回忆标准程序台词:“把武器放下,有话好说。”

对方声嘶力竭:“没什么可说的!让开!不然连你一起杀!!!”

太好了不用劝降了,周泽楷因歹徒坚决拘捕态度松口气,拉动了枪上保险栓。

按理说这时候人群应该跑的跑,蹲下的蹲下,主动配合警方抓捕了。可围观群众不但没有散去,还有越来越多的趋势。

 “麻麻快来看有人在街上COS!”

“那个死神演得真拼。警察动作也好看,就是台词没记好。”

“快走,别盯着看。好羞耻。”

“……”

“……”

‘死神’挥动镰刀杀了上来,周泽楷沉下肩膀侧身闪避,镰刀擦肩而过,他抓住刀柄直接一个过肩摔。

“好帅!”周围人群鼓掌。

被甩到一边去的嫌犯武器脱手,面具掉落,露出一张眼圈深重表情极度亢奋的脸,眼睛里闪着不祥的光芒。

凶手突然拉开黑袍,底下并不是人们所想的那样什么也没穿,而是一团浓如墨汁的雾气,黑色烟雾逐渐散溢出来。周泽楷心道不妙,但周围人太多了,他没法同时既保护自己又疏散人群。

嘟嘟!嘟嘟嘟!

人群突然急速分开,一辆明显失速的小电驴从斜坡滑下来,看样子是刹车坏掉了……但是电驴上并没有人……不过电驴依然笔直地朝着散发黑气的死神冲过去。

然后连人带车滚进了江水中。

这神逆转便是万万没想到。周泽楷趴在护栏上看江水中咕嘟咕嘟冒泡的机车,心想这情况是该拨刑大还是转呼叫交警,这时候有人拉起他的手,在耳边低声说:“还没结束,快跑。”

他被稀里糊涂拉着跑,看不见牵手的人,心里却一片平静。

手上有温度,暖的。

 

周泽楷奔跑到江边,小电驴早已沉入水底了,一身黑袍的凶手在水里挣扎着呼救。周泽楷想了想,拉开领带,脱下外套穿着衬衣准备下水。

“干嘛?”胳膊被拉住了。

“救人。”周泽楷急着解释,那家伙看上去有点不妙,快被淹死了,“警察手册。”

警察手册第三条,不允许对群众求救置之不理。

“这种人也救,公务员真难做。”江波涛嘀咕着,举起一只手。这时周泽楷忽然发现他又能看见对方了。不知是江边雾气的原因,还是因为江波涛正在发动能力的缘故。

一股股江水变成绳索样的细流翻卷上来,渐渐缠住水中挣扎的人,把他举到半空中。周泽楷看着对方透明度60%的专注表情,忽然就想到那句购房广告:封江九御,一江不言。江府主人,霸气威武。

江波涛很配合周泽楷脑补,唰地一挥手,那人被一股力量拽离江水‘吧唧’一声摔在了岸上,虽然狼狈不堪却无性命之忧。

周泽楷迅速上前给他拷上了手铐,然后摸出小册子开始例行程序:“你……呃,因为杀人嫌疑,袭警,交通肇事……”说着偷偷往江波涛的方向看一眼,“被警方逮捕。你……嗯……”

“你有权保持沉默,你所说的一切将作为呈堂证供。”响亮清晰的标准版台词,从见义勇为的透明人嘴里流畅说出,“完毕!爽!我想说这句话好久了。”

“谢谢。”周泽楷开心得不得了,收好小册子真诚道谢。

“不用,你买了房,这个算物业服务吧。”

物业?果然你才是江府的主人。

浑然不觉自己刚泄了句实话,透明人有些雀跃地盘算,警察挺有意思的,干脆以后就跟小周搭档吧。他追人,我抓怪,顺便维护下世界和平。

可两人都没注意到,他们身后,已经被反铐起来陷入昏迷的嫌疑人突然弹起身体,像驱魔人电影那样四肢反扭,一股黑烟朝周泽楷急袭而来。

普通人要是被恶灵附身,除非恶灵主动离去否则难以祛除,只能和恶灵同生共死了。黑雾恶灵元气大伤,迅速抓住周泽楷这根救命稻草往身体里钻,只要附在这个人身上就安全了!不管人类,鬼怪,还是超能力都不敢轻易动它!

 

“哇!我是在看好莱坞大片吗!”赶到的卢瀚文迅速把符文撩起来,不能错过眼前镜头。

“有点屌!这招我是不是在木乃伊2里面见过?一定有见过!文州我跟你讲,就是那个1小时32分40秒的镜头……”

“呵呵,不感兴趣。”

“难怪呢,原来如此~”

黑雾没有如愿附身周泽楷,相反正剧烈挣扎想要逃离。警察衬衣袖口,领口,衣摆下伸出许多许多绷带,将狂风怒气般旋转的黑雾团团裹住,恶灵哀嚎着,狂吼着,诅咒着,但却怎么也阻止不了这场捆绑play,恶灵在绷带缠绕下越缩越小,越缩越小,最后消失不见了。

绷带满足地卷起来,忽然发现有不少‘人’围观,一下子垂下去伪装它们只是普通的绷带,然后偷偷缩回衬衣下面。周泽楷羞涩地扭头,刚想说什么,又忍不住打了个饱嗝。

木乃伊以恶灵为食,这个灵有点大,他吃得有点饱。 

于是气氛更加尴尬了。

 

严格说来,江波涛隐瞒他是屋子主人一事无关痛痒,顶多在房屋产权归属上有点小问题。但周泽楷隐瞒自己是木乃伊就不一样了。木乃伊食物是灵体,这好比让一只企鹅住到一个大鱼缸里,里面都是肥美的磷虾,鳕鱼,三文鱼……

最终还是江波涛打破了沉默:“这下小周是真的有入住资格了。”

 “欢迎欢迎。”披着床单叼着烟的幽灵懒懒拍了两下手。

“终于可以不用三缺一了!”海盗船长拿出一副扑克牌。

“你们……不介意?”

“介意什么?你又打不赢我。”叶.不要太嘲讽.幽灵.修屌屌地说。

周泽楷开心了,表情亮起来了,他不用再攒首付了。

透明人做出个迎客松姿势:“欢迎入住——鬼怪公寓——江府。”

 

后来,案件了结。这个凶手原本是个小混混,一开始被恶灵附身,恶灵带着他四处觅食,他就负责搜刮死者身上的钱包。谁知人的贪欲比恶灵胃口还大,恶灵都吃饱了,他还不满足想抢更多钱,于是出现了带伤口的死者。

也正因如此,才留下线索被警方追踪到。

2队队员虽然全部被恶灵袭击,但因为恶灵之前吃得太饱,人又太多,所以只是把人弄晕了并没有杀死。现在2队集体住院,所有活就交给唯一幸存者周泽楷了。

当然,破案荣誉也是他的。

不过作为混在警察队伍里的木乃伊,这个真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周泽楷真正拥有了江府主卧里的大壁橱,如果有人打开橱柜,就会发现里面除了警用制服,还有一具金闪闪的竖立大棺材。

 

END

 

评论(19)

热度(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