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花是公的

明星志愿6

6一级明星计划


轮回这次重金签约要的不是出几张畅销CD,拿几首单曲奖项这种表层目标,而是打造一个真正的大明星。江波涛做了经纪人之后,给一枪穿云定了个明星培训计划。

 

其中最令人介意的一条就是:不能吃饭。

 

其实也很正常,明星都要做饮食控制与身材保持,江波涛也给一枪穿云安排了监督教练,并考虑到一枪穿云以前没有这方面经验,还特别体贴地一日三餐打电话监督提醒。其实江波涛也不怎么吓人,就很正常的在问:“阿云今天吃了没?有没有按规定来?”“一定不可以碰甜食哦,能坚持一周周末可以吃个苹果。”这类还挺知心哥哥的话。无奈周泽楷心虚,嗯啊的敷衍一下子就被江波涛听出来,然后在电话里严厉教导,无非就是说艺人身材保持多么多么重要,不能贪一时口腹之欲葬送自己前程。搞得周泽楷只要一看到江波涛电话就胃口全无,反射性地把东西扔掉。

可周泽楷是正处于十六岁长身体的时候,三餐只吃一点蔬菜水果怎么够!

于是某天晚上,点心去冰箱里摸鱼,看见厨房有个黑黑的影子在倒腾。点心摇摆过去一看,冷藏室的冰鲜柜大开,海鲜包装拆得东一袋西一袋,那边还发出令人牙酸的咔嚓咔嚓声。

“我的鱼!”点心冲过去,被一双手掐住了。

“小周你做什么?”点心认出了周泽楷,可周泽楷好像没认出它。周泽楷看点心的目标有点失焦,那样的目光让点心想到了白茫茫的雪原上远处白茫茫的好似一团棉花,近看原来是刚刚从冬眠的雪洞中爬出来的北极熊,就这么隔着冰原望了它一眼。

肥肥的企鹅被这一眼激发出了生物求生本能,开始拼命挣扎:“等等!我是点心……啊不对!我不是那个可以吃的点心!”

“可以吃……”少年听到关键字双眼发亮。

“不不不!我不可以吃!小周求你醒醒!”

后来周泽楷还是清醒了,把给点心备着的冰鲜三文鱼蘸酱油芥末吃了个精光。点心一边流着劫后余生的泪水一边解释:

“所谓魔法让你变身最完美的样子,那就是最完美时候的状态,不会受到任何因素影响。”

周泽楷get了关键:“吃不胖?”

“何止吃不胖!”点心激动地回答,“一枪穿云的BMI指数,腰围、胸围、臀围是固有设定!谁也不能改!”

于是,周泽楷终于能正常吃饭了。但吃饭的时候仍然不能提江波涛。

 

另外一个重点项目是让周泽楷看电影。

 

轮回按照歌坛巨星的身份给一枪穿云打造舞台live形象,舞台表演的训练就不可少。但江波涛另辟奇径,没有让周泽楷去看其他人的舞台表演,甚至没给他安排编导老师。

“那些东西会破坏你最原始的表现力,模仿别人的舞台风格不适合你。”他给一枪穿云抱来一大堆获奖片,“学表演看这个。”

江波涛拿来的片子是近十年的最佳演员获奖作品,拿起一部战争片,封面上是践踏在泥泞中的战士;拿起一部爱情片,封面是沙滩上独步行走的钢琴家;拿起一部历史片,封面上是雨中奋臂呐喊的学生。

而且他们都是同一个人。不管担任主角还是配角,封面用最大字体写在明显位置的全是同一个名字。

“一叶之秋?”

“是啊,没有什么比他的片子更能诠释‘表演’这两字,影帝不是白叫的。”江波涛把东西都给一枪穿云搬进房间,“还有这个名字,不觉得很亲切?”

“什么……”

“一叶之秋,一枪穿云,看起来好像同一人起的嘛。而且这个前影帝也跟阿云你一样很神秘,甚至更成谜,至今也没人拍到过他的生活照。”

听上去,好像自己生活照已经不是秘密了?一枪穿云默默裹紧外套。

江波涛注意到他的动作,宽心地笑笑:“所以我们定期会在摄影棚拍摄一些你的家居照,作为福利发一点给粉丝,就不会有狗仔来骚扰了。”

一枪穿云真心佩服江波涛的手腕和办法,把拍那种羞耻的室内照说得完全是为了他着想。他决定闭上嘴巴,乖乖点头就好。

江波涛很满意,大手一挥:“放你一周的假,好好看片钻研吧。”

 

周泽楷钻在房间里看片,点心觉得很寂寞,点心非常不开心。

从减肥计划开始周泽楷就迷上了淘宝购物的瘾,这次更是买一堆速食放在房间里,整天盯着那个黑箱子看,不跟自己说话,不抱自己梳毛,也不给它做鱼了!

还从没见过一样东西能吸引他这么久。一直以来周泽楷对周围事物都缺乏兴致,一枪穿云会全力以赴去唱歌表演,但回到周泽楷身份后他变本加厉的降低自己存在感,好像一枪穿云每次变身都把他的上进心和羞耻度用光了。 

而现在周泽楷对这些电影不仅仅感兴趣,甚至有些沉迷。

点心钻进周泽楷的房间,看见少年抱着一个抱枕坐在电视机面前,肩膀竟然在微微颤抖。

“怎么回事,”点心连忙跑过去,心想人类的垃圾食品果然吃不得。“不舒服?生病了?”

周泽楷抬手擦了擦眼睛,那里已经红通通地肿起来:“太……感人了。”

电视上放的是一叶之秋的收山作,这位影帝在后期逐渐不再演出正面角色,老挑一些中档片子当配角,而且大多是充满遗憾、虽奋力拼搏却依旧无力回天的悲情人物。这部收山作并不是特别,只因一叶之秋息影太突然,观众都还没反应过来翘首期待他下一部片子能打个翻身仗的时候,他已经悄然退出影坛。于是这部本来没怎么被看好的片子被拿出来重新放映,无数影迷哭着进去缅怀他们的偶像,然后又被虐哭着出来,此剧也因此地位节节攀升一再封神。

在周泽楷看来,这部电影唯一的看点也就是里面饰演陆游暮年的一叶之秋,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竟将那种英雄迟暮壮志未酬的神态演得淋漓尽致。

“都看完了。他很厉害。”少年指着堆在电视机旁边的影碟,一边将一把薯片塞嘴里,一边含糊地发表看法,看得点心连连摇头。 

不过是十六岁的小孩子,还是会追星的嘛。点心心想。

“我也可以做到他那样吧。”周泽楷说。

点心被镇住了,心想不愧是自己看中的地球人啊,可真有志气。歌唱圈还没玩翻转就把爪子伸向演艺圈了。

有实力的狂就是动力,比什么都更接近成功的需要。

“一叶之秋,为什么息影?”周泽楷突然问。

他还那么年轻,演技一年比一年淬炼得精湛,没理由突然放弃演艺事业。

 “你为什么会认为我知道?”点心愣了下,然后突然意识到周泽楷也许并不是问自己要答案,有点后悔自己嘴快的企鹅嘟囔了句:“地球人的想法我才不明白。” 


评论(10)

热度(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