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花是公的

下雨天,火锅跟台风更配哦

(其实并不想写吃火锅的,但怎么就收不住了呢,最后想写的东西统统忘了……一定是熬夜太饿的缘故。)

 

房间里电视开着,新闻在播报台风将在今晚登陆的消息,沿海地区将有红色海浪警报并提醒渔民严禁出海。不到七点窗外已经是风声霍霍,昏暗的天空微微发红,若是没有起风今天应该有很漂亮的晚霞,而他们本应该在海边露营,一边架起烧烤炉一边看日落的。

 

叶修和周泽楷现在位处渔港口岸,他们刚乘坐救援船从海岛回来,两人费力把吃的从汽车后备箱抢救出来搬到这个临时住所。两人本来计划找个没有训练和商业活动的周末去海岛钓鱼烧烤,没想台风突然来袭,他们被穿着橘黄色救生衣的海警看护着从岛上撤离,下岸后就从车载导航内听到跨海高速封闭的消息。这意味着,他们要在这个临海小镇迎接即将到来的台风天。

 

叶修倒是好奇心更多一点,作为一个内陆人基本是没机会见到台风的。这种每年在沿海地区肆虐的天气一旦登陆内地就迅速地衰弱下去,等余波到了H市就只剩一口气了,顶多给当地带来雨水和降温,那种海水排山倒海而来,天地失色只余狂风肆虐的场景,他们只在电视上见过。

“出门不看攻略可不行啊,枪王大大。”

“找复活点。”周泽楷没去找旅馆,把车开到一个小区然后停了进去。

这个临海渔港被称作‘S市的后花园’,初来之时叶修还觉得是自抬身价的说法,可看到身为S市人的周泽楷真在这里买了海景房后,叶修感到……自己还是小看了这块其貌不扬的地方。

每年有九个月出产最肥美的鱼虾,渔船靠岸后就能直接去捡活蹦乱跳的鱼,新鲜的螃蟹,水灵灵的大虾,带回家不需要怎么烹饪过水煮,浇上葱油就是一道海鲜,贵在鲜度无与伦比,足以吸引全国各地的饕客。

可惜台风天什么海鲜都只是镜中花月,他们只能靠车里预先准备的食料果腹。而在那之前,他们还要先做好迎接台风的准备。

 

周泽楷这栋房子面积不大,看样子也不怎么住人,屋内装修简单,唯客厅靠海一面是整面落地窗。根据电视播放的台风动向,这个小渔港很有可能就是当夜台风登陆地,叶修站在窗前望去,平日里从这里看是一片天光云景碧水蓝天,此刻海面却是被暴雨遮盖,分不清天地,他在玻璃上弹了弹:“钢化的?”

“嗯。”周泽楷推了个空衣柜过来,立在窗前权当安心。就算S市靠海,也从来没有台风袭击,对他而言怎么准备也不过从电视上看来的。

“那就别搬了,你手不能扛太重。要是风把钢化玻璃都能打碎,就好比挑战攻击都能秒人的BOSS,怎么防都没胜算的。”

就算一击必杀,打不中也没用呀。周泽楷眨了眨眼睛,觉得没必要跟叶修在这上面争论,况且此刻一切外援被切断,他们正好有力的出力,点开了烹饪技能的贡献厨艺。

 

在吃的方面,周泽楷会挑食,不会做菜。

刚开始跟叶修搭伙的时候,被对方‘不会做就不要挑’吓到,心里默默流泪脸上乖乖等着对方祭出黑暗料理。结果没想到叶修做菜比他泡面更靠谱,无论蒸炒煮炖都算拿得出手。战术大师经过几次试手后彻底摸清楚枪王口味脾气,更是各系菜肴轮番上阵,牢牢得从胃到心把人给拴住。

此刻材料虽不缺,但门窗紧闭开不适合爆炒,香料缺乏无法红烧,叶修想了想觉得还是做火锅最适合。海鲜料打底,大葱生姜蒜头去味,豆瓣酱调鲜,汤头大火烧开。那边周泽楷拿出早有准备的一次性碗筷,牛肉羊肉取出来摊平,蔬菜洗好,等着大锅端上就可以烫菜了。

叶修刚端着汤锅走出厨房,周围灯光突然闪了闪,灭掉了。

叶修在黑中没有站多久。他知道周泽楷就在附近所以并不急,隔着厚手套传来锅的一点点热度,有点小遗憾周泽楷看不到自己端着火锅走出来的样子,一定帅气逼人,自己也看不到周泽楷一脸期待盯着食物的样子,这可是投喂枪王大大乐趣所在。果然很快就有一束光线过来,周泽楷拿着手机照亮了叶修面前的地板。

 

“停电了……”

“小周同志,你这个小区物业不行呀。”叶修笑了笑,倒是有点遗憾这锅汤料怎么办?现在做冷锅是不是太晚了。

“不怕,有备用。”周泽楷说完拿出车钥匙示意,叶修也想起来他们这次出行还带了个液化气炉,本意是早晨烧海鲜年糕汤,现在可以用炉子继续煮火锅了。

这样的风雨天要去汽车里面取锅炉,危险度蛮高的。然而看着周泽楷坚定且期待的目光,嗯,刀山火海尚可闯,大丈夫惧一台风何?

两人打开手机电筒下楼去。在屋内尚不觉得,出了门屋外风的强度直接把撑开的伞刮得翻了一面,叶修拿伞的手只觉得被什么大力一扯,瞬间已经脱手,伞往楼道里翻滚飞去了。

得,看这风力打伞出去也是被吹跑的结局。这时枪王就发挥出他破局的特长,周泽楷把衣服往头上一罩直接跑进雨里,幸得停车位置距离楼道不远,他三两步跑到后打开后备箱,又迅速地将炉灶提出来。

 

外面狂风暴雨,屋里暖玉生香。管他生的是火锅麻油香还是美人香。

叶修一边涮锅一边看周泽楷。这人吃东西专心致志,看着火锅里翻滚的牛肉好像一枪穿云看野图BOSS——期待中有一丝甜蜜,专注中带着志在必得的自信——叶修之所以能从一个表情看出这么多东西,那是因为周泽楷对食物的熟度把握得恰到好处,以职业选手的手速捞签,神枪手帅气优雅的动作刷下肉块被扔蘸水碟里,筷子戳下去嫩滑软弹,绝不多过一分火候。很快叶修面前就堆满了烫好的牛肉、五花、藕片、莴笋、香菇、豆腐。

窗外现在除了风声,还有风力夹杂的小石块碎树枝,砸在玻璃上啪啪的声音。然而越是可怕的外在环境,越衬托出这顿火锅的醇香美味。有炉火在锅中跳跃,帅哥在秀色可餐,而且不止可餐,叶修觉得自己简直快要吃撑了。胃里充满饱足感,那边周泽楷还在积极的给自己夹菜,夹菜,夹菜,正如被一枪穿云逼到红血的战法眼看对手不停地射射射,油然而生一种绝望感。

“小周,吃不下了。”

周泽楷意犹未尽停下筷子,看看锅里还有小半吃食,有点为难。

“不过浪费有点可惜……”叶修决定以退为进。“要不小周再来点?”投喂男友的乐趣他也要享受,况且S市男儿的习性他清楚,嘴上说不要了,加点醋香菜还能下一大碗。

 

最后两人肚皮滚圆躺在了地板上,像两只四爪朝天翻不过来的仓鼠,互相碰碰手脚勾到一起。床是有的,但这个一年才来三两次的家里没有干爽的被子,不如搬了棉垫竹席在客厅打地铺。再说床哪有地铺大,随便怎么滚都不怕。

叶修侧过头,他怀疑自己现在能挪动的只有脖子,不知周泽楷是不是也这样。叶修不禁想要是哪天周泽楷真被他喂得胖乎乎的,成为一只很帅的滚圆,会有什么后果呢?然后他看见周泽楷的眼睛,带着笑意弯成一片桃花。

叶修在黑暗中伸手触碰对方,碰到哪里也没关系,反正是软软的,敏感的皮肤。然后指尖传来一点湿意,他的手指被不经意地舔了下,然后被小心地含在牙齿间轻轻咬。周泽楷以为叶修看不清自己,然而窗外虽然风雨未歇却并不是纯粹的黑色,天空中隐约有明亮天光,这个表情与其说性感,叶修觉得更像小动物啃莴笋般可爱,最重要的是男朋友难得的不矜持,借黑暗里做些羞羞的事情,光想到这一点就让他开心莫名。

“还没吃饱,嗯?”喂饱自己男友是责任是义务也是权利,必当义不容辞。

 


评论(25)

热度(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