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洛家的大尉

佛了。

曲率射击

发个小段子,祝小周生日快乐。

特别正经且没有什么感情线的东西,主要目的是苏苏我周。

无题

作为国家队领队,叶修负责安排每个人的训练项目。

以自由练习为主,领队只要在旁边指点两句就行了。叶修嘴上这么说着,还是很认真的在观察各队基础训练。因此当他看到孙翔屏幕的时候发出轻声的叹息,凑近了低下头。

那人一见叶修过来,果然立即把屏幕切开,转头盯着他好像忘记了这是公共训练场一般叫起来:“你干什么?”

“来关心队员做作业。”叶修无视对方小小的挣扎,接过鼠标点开屏幕,跳跃的光斑在深色背景下快速无序地闪现,国际最新APMTrainer训练程序叶修也做过不少,这样的速度在他看来也是极快了。

“你就算做100分也是没用的。”叶修关掉了训练程序这么说道。

“你……!”孙翔刚要发作,但他很快意识到这里不是轮回的私人训练室,来自各队的队长副队长齐聚于此,他不想显得自己很毛躁。而这正是轮回那位操心的副队在临走前反复耳提面命担心不已的事情。

叶修看着他冷静下来,心里给孙翔点了个赞,表面上依旧不动声色抛出一个看似基础得不能再基础的问题:“战斗法师的最短GCD是多少?全技能冷却时长又是多少?”

“0.5秒和……”孙翔停住了。

就算能用手速中止招式消除0.5秒GCD限制,战斗法师全部技能在10秒之内也就打完了。然而全部技能冷却时间,即使不算战斗意志这样的大招,也要两分钟。

战法不同于散人,没有那么多的短CD初级技能。即是说,如果出招过快,就会造成无招可用的尴尬,这是初学者才会犯的错误。而目前国际通认职业选手瞬时手速只要达到450就能完全驾驭战法技能,再快也没有必要了。

最后一战叶修以压倒性的手速胜利,在轮回队员心中一定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但叶修的散人是不可复制的,这样不顾一切爆发性的攻击也再不会有第二次,即便是展示了900APM手速带来的惊人战力,那也不过是在那一时,那一刻,那样的情境下才会惊鸿一现的偶然。对于一个处于上升期的队伍,又是极有天赋的年轻选手,叶修也不愿意让那一次的失败影响到他们的未来。

不过孙翔的问题只是小问题,真正的麻烦另有他人。

叶修忍不住看了眼隔壁电脑。屏幕安定地停留在一个曲率图形上,鼠标已经有十几秒没有动静,可见操作它的人明显在发呆。

他不觉得周泽楷会犯孙翔那样简单的经验错误,这个人之所以能成为枪王,他从来就知道自己擅长的是什么和应该做什么。今天在守擂战遭遇英国的拳法Daniel近身抢攻,周泽楷并没有操纵一枪穿云跟他拼枪体术,而是用显得不怎么光彩的跑打避其锋芒,最终逆转1V2取胜。

在孙翔来轮回之前,周泽楷一直担任着攻坚手和主输出双重身份,并且联盟再没有人比他做得更好。即使孙翔来到轮回之后,他们也不过是把单人攻坚换成了双人里外战术。

但在国家队的远征途中,叶修却发现周泽楷悄悄改变了打法,或者说改变了一直以来对自己的定位。

神枪手是远程DPS,硬刚近战有着天然的劣势。不管三步枪体术也好,近身巴雷特也好,只要被贴上了强行拼血就会陷入困境。在十赛季擂台赛上一枪穿云以微弱血量差败给君莫笑与其说是最后拼血的一招之失,不如说失败在被迫近身战之时已经注定了。所以今天擂台周泽楷使出飞枪瞬间脱离,证明他对神枪手‘hit and run’打法掌握也同样炉火纯青。第二战利用输出距离差风筝元素法师更是令人惊讶,虽然失误也同样多得惊人。

但是叶修怎么也没法对他说出‘打得好’的评价。

他不想要一个认识到自己极限,给神枪手划下定位的周泽楷。他更想看那个“除了奶无所不能”的周泽楷,他能当近战,能做支援,进可攻坚,退可控场,也许对别人而言,神枪手最好是做一个远程输出,但对周泽楷来说神枪没有限制。

叶修最不希望的,就是让周泽楷意识到神枪局限的人,是他自己。

他装作偶然注意到,带着点好奇靠近屏幕:“小周在看什么?”

他本没打算得到回答,想不到周泽楷很快就出声了:“曲率。”

“哦,有看出来点什么结果?”

“……没。”周泽楷沉默了一阵子,忽然说,“看不懂。”

“……”

“……叶队指点?”周泽楷转过头看他,叶修却从他依旧平静的目光中看出了得色。

呵呵,你懂吗?

天真,没见过数学,还没见过数学家吗?叶修一口答应:“有点复杂,让哥拿回去研究一晚上跟你讲。”

这下周泽楷真的睁大眼睛,看上去有了几分单纯可爱的后辈模样,这样让叶修忍不住起了逗弄的心思。

“我真的能给你回答,明晚过来让领队给你补补课。”

“不要明晚,就今晚。”

啥?叶修吓得张开嘴,如果有抽烟他现在烟都得掉出来。虽然也就那么一秒,他反应过来周泽楷想找他做什么。

打输了一场,想的自然是怎么赢回来。眼下以指导赛为由,每个队员都可以把叶领队抽一百遍呀一百遍,大家没出手不过是初遇循环赛紧张赛程没缓过气来,等小组赛结束,大概叶修每晚都会被要求PK的人包围。

“其实你……”

其实没有必要介意一场输赢?你已经很强了?怎么轮到想安慰人才发觉,这话怎么说怎么嘲讽。

“你总得告诉我这堆线条是什么吧。我帮你去问问懂行的。”

故意忽略周泽楷脸上略显失望的表情,叶修拿到这张名为‘曲射曲率数字建模’的U盘,郑重地装进口袋里。

根据周泽楷的说法,这个模型是轮回技术部无意中解析拿到的后台数据,与神枪手曲射算法相关。近两年联盟不止选手技术长足进步,研究方面也人才济济。但是一个算法理论如何转变为影响实际效果的操作,就需要选手和技术员更长时间的研究。想来周泽楷这两天擂台赛上的失误就是由此而来。

叶修出门后立刻打开了罗辑的QQ,把公式发给他。这个时间大洋彼岸还是深夜,他留了个言希望罗辑能够看看公式各参数具体对应游戏内哪些数值,并且约了个时间语音。

做完这些之后,叶修才觉得自己可以休息了,点支烟架在手上却没有立即去吸。

等一了会儿,果然门外传来敲门声,叶修早有所料地起身打开门。

周泽楷果然如约带账号卡来挑战,他带的是一枪穿云本卡。叶修也不再多说,抽出练习用的卡跟他打了几盘。

“其实,现在我不用散人也难赢你了。”叶修推开键盘,屏幕上忍者血量清零,神枪还有5%的血。虽是差之毫厘,但数轮之后,叶修比谁都清楚为了填平毫厘之差需要多大代价。

“战法?”周泽楷诚恳提议。

“一叶之秋在孙翔那,你去借来用用?”

周泽楷沉默了一会儿,突然提议:“那剑士?”

“别别别,”叶修连忙摆手,“你把黄少天叫来,只要一杯泡面的功夫整个国家队的人都会挤在这里。”他想了想这个场景,自己突然笑起来。

很怀念。

大家吵吵嚷嚷一起打荣耀的日子,才过了没多久就开始怀念了。

以为自己看过了所有风景,最终能甘于回归平淡,却没想到他最为享受的其实是把责任肩负于一身,用双手破开重重阻碍的过程。有人说他自负,说他独断专行,叶修不否认,有能力靠一己之力勘定乾坤,他又为何要与他人分享主宰赛场的无上荣耀。

掌控局势,制造赛点,最终带领队伍获胜。这种感觉,凡是尝过的人都不想放手。

叶修觉得内心的焦躁又攀升起来,让他忍不住要问问周泽楷。

“为什么研究曲射?”

被问的人愣了一下,照惯例地长久思索,然后给出个还算清晰的答案:“增加效率。”

“增加远程输出效率?小周,你给自己在国家队的定位是个DPS了?”

叶修知道自己的问话莫名其妙。周泽楷打什么位置要听领队安排。把他放到什么队伍就会根据队伍性质安排周泽楷的位置,他不可能像在轮回那样当永远的核心。但他急于想确定,一个年轻人想要站在世界的舞台上主宰赛局的心,还在不在。

周泽楷没有答话,低头手指摩挲着一枪穿云的账号卡。

叶修心里急死了,难过的是他知道跟周泽楷说话着急一点用都没有。拜托你理理我,这个问题对我很重要啊!

过了许久,面前的人终于停止了手上的小动作,没有抬头用特别难过的语气说道:“叶队对我没信心了?”

“不是你误会了。”叶修秒答,不是对你没信心,是太有信心,寄托在你这里的期望甚至超出了自己想象。所以才更不能忍受,哪怕是一点点的失望。叶修正打算解释,周泽楷又开口了。

“我现在比起你,还差多少?”

“已经很不错了,只不过哥对敌经验还要强那么一点点。”叶修不假思索地给出了这个会被其他队员吐槽颇不要脸的回复。

“那比三连冠时候的一叶之秋呢?”

叶修在瞬间明白了周泽楷的思虑,同时内心的焦虑也被另一种情绪填满了。因为处于巅峰,所以更想知道那座曾经遥望的山峰哪个更高,曾经的自己也是这样的感叹对手难遇。如果他能再多坚持几年,和队友一起征服群雄迭起的黄金时代,迎来第五季这颗璀璨的新星。

如果的如果。

要是那时候能相遇多好。

“不知道呀。”叶修说,“因为小周还在进步,等你到巅峰的时候已经错过他了。”

接到叶修的消息,罗辑很是振奋,只用两天时间就把公式给解析出来。

“其实这个曲率函数模型并不复杂,只是各项参数需要在游戏里面一一实体操作对应才能观察到变化。这都是神抢手的技能,我们队没有神枪,所以目前我也只能通过猜测得出以下结论。”

虽说是猜测结论,但叶修这样的经验人士一看就知道已经非常接近。罗辑并不知道叶修是在帮谁研究,但他作为一个队伍成员略微表达出了些许疑惑。可以想象若是魏琛这样坦率的人,便会直接嚷嚷老叶你简直大公无私,常年为人织毛衣等等。但周泽楷也什么都没问,就把轮回技术部还在研发的原始材料给了他,到底是足够信任叶修,还是并不在意技术的推广,无论哪种理由叶修都觉得自己应当同样真诚以对。

来的时候周泽楷正在洗澡,头发还湿漉漉的,进门后便在电脑桌前坐下,带来一股清香的水汽。

叶修给他看罗辑的报告,周泽楷立即打开竞技场操纵一枪穿云进行实验。

为了观察射击弹径,叶修操纵的角色基本是站桩让一枪穿云以各种姿势角度射射射,最好选择皮糙血厚的职业全力防御,让一枪穿云能打得更久一点。

身旁时不时传来的温度和气息都让叶修忍不住走神,他不禁奇怪自己的集中力何时退步到了这样的程度,眼前枪林弹雨和防护盾光效晃成一片,他呼吸着空气中润湿的肥皂清香,心里还有空去想原来这是小周的味道呀。

从前只有个模糊概念也并不怎么往来的对手,现在忽然靠得十分接近一起打着荣耀,这分明是亲近的朋友才会做的事,叶修却自然地接受了,好像他们本就是如此。

昔日的擂台赛上,周泽楷也给了叶修这样熟悉的感觉。他曾以为是神枪手这个职业带来的即视感,现在看来,分明是自己在意起周泽楷这个人,想去了解他接近他。除了在玩荣耀的周泽楷,荣耀游戏中所向披靡的轮回队长,还想了解平日里这个人,坐在自己身边敲击着键盘抿起嘴轻微晃动刘海的人。

“叶队……叶修?”

听到声音,叶修把注意力放回竞技场。骑士虽没倒下,却已经被神枪清空了蓝条,依然保持驻剑的姿势站在中央。

“别站桩。”周泽楷阻止了叶修打算再重开一局的念头,“认真打。”

“说的也是,光挨打太无聊了,实战才能检验真理。”

他发现了?

还是单纯的想和叶修切磋?

比赛倒计时容不得叶修多想,一枪穿云的子弹已经穿透障碍突进到眼前。叶修抽出骑士的佩剑,试图用阔剑剑面格挡……

小组赛最后一轮,中国队VS德国队争夺C组出线权。这场被称为死亡组的最终战,受到境内外媒体格外关注。

现场人声鼎沸。

“让我们来看中国队的阵容:首发剑士,神枪手,元素法师,鬼剑,牧师,魔道第六人。这个配置真令人意外!”

“是啊,他们的对手德国队采用的是骑士,元素,牧师这种经典铁三角,加上战法和枪炮,可以说是进可攻退可守十分稳定的队伍。中国队竟然选了个剑走偏锋的配置——从前面几场来看,中国队的剑士并不是个强硬的近战风格?”

“啊,是这样。这个配置,通常是瞬秒流走的路线,这次中国队要怎么突破德国的牢固封锁?看这轮攻击……可惜!”

解说这段正好是逢山鬼泣在攻击掩护下巧妙地放了个暗阵,将对方三人困住,主力做出围攻牧师的样子,其实却是夜雨声烦准备偷袭元素法师。可对方元素的警觉性也很强,暗阵把队友罩住的同时便在身边划下冰线。

一击不成,夜雨声烦却没有撤退,而是一晃身形直接开剑影步意图强杀。远处一枪穿云也提供火力支援,并逐渐靠拢合围。但对方元素并没有慌张,目前他血量充足,判定黄少天一波爆发绝不可能拿下,于是边撤退边提升火力与剑客换血。而那边身陷暗阵的骑士也冲锋过来,虽然身上debuff时间还有3秒,但完全不妨碍他开启盾墙。

只要骑士冲到元素身边,这波突袭似乎就宣告失败了。夜雨声烦若不及时撤退,很可能在骑士盾墙掩护下被元素穷追猛打。

“夜雨声烦这次强攻打得似乎不太成功呢……”场外解说评价这轮攻击,“这不是他的风格。”

“中国队这场没有安排正面攻击角色,所以夜雨声烦不得不扛起突破的重任,这也是没办法中的办法。”另一个解说似乎是妖刀的粉,极力为他辩解。

骑士身上蓝色的盾光已经亮起,元素迅速退到骑士身后开始读条。夜雨声烦移动速度似乎赶不及退出元素的大招,偏偏这时候一枪穿云也切入进攻击范围。看起来元素这招将要收获一石二鸟的效果。

“哎哟!”中文解说发出了一声叹息。

然而话音还没落,德文解说又是一声惊叹:“哎呀!”

神枪手一串看似随意打出的子弹,却不知为何竟穿透了骑士的防御正中身后元素法师,打断了他的读条。

不但是元素,骑士也被这一下打得懵逼了,完全不明子弹究竟从何处而来,急忙试图调整站位。

盾墙的防护范围只有正前方45度角,这下动弹让骑士身侧漏出了空隙,这个机会夜雨声烦岂会放过,一个三段斩切入竟直接杀进了骑士与元素之间的空隙中。刚才似乎是慌不择路的撤退路线如今看来竟是早有预料,骑士再想调整位置已经迟了,身侧一记银光刃将他挑起,直接浮空。

这下盾墙的防御姿势反而是个阻碍,撑着盾墙犹如被翻面的乌龟,骑士也不再坚持这已经无用的技能,迅速空中调整姿势冲锋落地。就算遇到这样的突发状况,德国队员的素质也是极其稳定的。方才只是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在正面冲突中,剑客破不了骑士的防御。这样信心满满的骑士冲锋落地正打算杀回去,才发现夜雨声烦压根没跟他纠缠,只用了一个挑空技后就把他扔在半空,又去跟元素法师缠缠绵绵到天涯了。

面前迎接他的是刚才打出奇怪攻击的神枪手。

“这是……我没看错吧。”台上解说也懵逼了。

那个貌似是烦烦粉的解说激动地讲:“在神枪手拦下骑士的同时,夜雨声烦正抢杀元素法师!45%血量!40%了!”

一枪穿云此刻倾泻的子弹挡住了骑士的前路,盾墙、冲锋这些强推技能都在冷却中,最令他震惊的是全身的盾甲防御在这个神枪手眼中视若无物,连开了盾反也挡不住攻势,掉血速度竟然不亚于元素法师。

场上打出了一波高潮,现场也被点燃气氛,各大网站的直播更是被刷了满屏。

谁说中国队没有正面刚的角色!我们的正面突破手是枪王!

妖刀的偷袭太帅气了!刚才那记银光刃可以舔一年!

骑士开盾又如何,楷帝照杀不误!

这时候挣脱了逢山鬼泣和风城烟雨纠缠的德国队炮火支援终于赶上了。虽然鬼剑骚扰给力,为保护牧师战法和枪炮的推进速度被一拖再拖,但觉察到形势危急,牧师已经给自己套上盾无视背后骚扰全速赶路,看起来在元素血条被清零之前仍能赶上。

眼看战斗法师豪龙破军已经冲到夜雨声烦身前,为了回避这个强判定技能,黄少天不得不放弃抢攻操作夜雨声烦回避。枪炮师的卫星射线也跟着锁定目标。在刚才的交锋中元素法师也没有停止换血,夜雨声烦此刻血量不足50%,若要继续强杀很可能被干掉的就是自己了。

中国队这次突袭终究还是功亏一篑吗?

这时只有德国队的骑士通过耳机能听到耳边轻微咔的声响,是神枪手大招巴雷特狙击的启动声音。骑士下意识地横过去阻挡,此刻一枪穿云与元素法师中间还隔着一个骑士,一个战法,怎么看这个位置都不可能有效输出。

但一枪穿云还是动了,无视靠近身前的骑士义无反顾地射出雷霆一击。随后子弹击中目标的判定声响起,骑士赶紧看了眼自己血条。

并没有任何变化。

战法也没有受害。

那这一枪究竟目标是哪里……德国队的牧师惊恐地看着面前元素额头炸出的弹孔,他加血的读条即将完成,然而已经没有任何效果了,元素法师被神枪手大招爆头,打出的攻击让他血条瞬间清零,再也没有挽救的可能。

一枪穿云是怎么命中目标的?

别说德国队员不明白,现场解说也没看明白。直到把镜头回放,才有人指着一枪穿云的BUFF喊:“这个是……曲射的效果?”

开启曲射之后,神枪手会带上曲率BUFF,有一定几率打出射程弯曲的子弹。但从没听说可以操控必杀大招打出曲射效果!刚才的攻击难道全凭巧合?

中国队不管不顾地丢下重磅炸弹,却谁也没工夫解释。队伍频道里只有黄少天的刷频:我靠我靠我靠我靠我靠我靠我靠我靠我靠我靠我靠我靠!!!周泽楷你抢人头!!!!!!!!

此刻骑士的血量也不多了,一枪穿云则因为扛着盾反强杀也只剩下四分之一血,双方都在积极抢攻,务必要在德国队第六人赶到前再拿下一血。

一枪穿云此刻又玩起风筝战术,中国队的牧师貌似已经把他放生了,由着残血的神枪像块热腾腾的蜂蜜蛋糕,紧紧吸引着战法往换人区跑,顺便把最后的子弹贡献给苦命挣扎的骑士。

最终双方血量几乎同时清零,当德国队的拳法师辛苦赶到战场时,战斗法师也被突然出现的王不留行迎面扫帚扫翻在地。

这场被认为会是苦战的强强对决,最后只用了十五分钟结束战斗。中国队以3个人头分优势获胜。

战场上最惊才绝艳的一击,当属周泽楷操纵一枪穿云打出的‘不可能的狙击’。

赛后中国队被记者重重包围,在被问到“你那时使用巴雷特狙击,是肯定能击中德国队的元素法师吗?还是单纯的冒险一试?”时,周泽楷给出了肯定回答:“有把握。”

在场记者兴奋起来:“到底是怎样击中的!真的是曲射效果?这是不是中国队隐藏的秘技?”

眼看这位有些腼腆的中国选手还在沉思,国家队领队已经从记者中间挤进来,抢过话筒回答:“既然是隐藏的秘技,这个时候当然不能说啦。我们还要靠它夺冠的,是不是呀小周?”

年轻的神枪手点头:“靠大家。”

“对对对,我们准备了十三种秘技呢,决赛让你们挨个儿体验。”

中国队的领队丢下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发言后,拍拍屁股走了。

德国队表示,对手很优秀,我们明年再战。

走下选手通道,叶修和周泽楷故意落在队伍后面走着。

“想不到你真用了。”

那天在竞技场的对战中,叶修操纵骑士剑挡子弹,那子弹却在击中目标前突然转了个弯擦面而过。身为荣耀教科书的叶修立即判断出这不是普通的曲射效果。

他们又切磋了上百次,能有意识地控制曲射轨迹是叶修和周泽楷最终研究出的成果,但在两人对练中成功率只有30%。

“有把握。”周泽楷还是那句话,不过对记者讲和对叶修讲,意义就不一样了。

周泽楷在私下又训练过?再度提高了成功率?叶修从来不怀疑周泽楷的努力,正如他确信着他对荣耀的爱,以及对胜利的执着。所以叶修把攻坚的任务交给一枪穿云,只要他全力去打,无人能拦阻枪王进攻的步伐。

面前的人认真地看着自己,压抑着胜利的欢欣在等他说点什么。叶修想这时候表扬几句会不会太像哄小孩子?再说他也要踮脚才能摸到周泽楷的头。思来想去,叶修还是伸出手:“总之恭喜你,又变强了。”

周泽楷没有伸手。

年轻人上前一步,张开双手抱了抱对面的人。大概因为害羞,他只做出了环抱的姿势,双手蜻蜓点水掠过叶修肩膀,就迅速退了回去。接着整张脸都红起来。

他在叶修耳边低声说:“谢谢。”

以及:“还不够。”

叶领队敏捷地拖住仓促退开的手臂,没有给他回防的机会:“那今天晚上,我们继续。”

END

(小周说的是自己还不够强,至于叶队领会了什么……那就是开启新大门的另一个故事了。)




评论(22)

热度(4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