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花是公的

导盲犬

哨兵向导背景

没有大纲,没有大纲,没有大纲!写到哪儿算哪的东西。

你的留言可能成为后续的灵感/更新的动力/重整雄风的关键(并没有那个东西)


1

一群年轻人站在阳光底下,他们背后是高大的塔,穿筒靴的教官在面前走来走去等待着什么。清晨的光线并不刺眼,但对于一群被迫地将感受性提升到最高的哨兵而言也足够炽烈了,但他们必须保持瞳孔充分扩大,以免漏掉从教官无声的唇语里吐出的任何信息。

今天是他们的结业日。

‘导盲犬’特种哨兵营训练生迎接最后考核的日子。

 

“你们以为自己心智已经坚若磐石,固若金汤,今天就是摧毁你们自信的时候。”哨兵营的教官一律采用唇语授课,以便训练生能够适应特殊任务。而‘导盲犬’又是哨兵中的特种。

在现代战争中,一个经过特训的哨兵能当一个连的兵力用,而废掉一支优秀的哨兵队伍又只需要一个向导就足够。这是进化论中的生生相克,哨兵对于向导的需求、依赖和信任出于本能,又恰好成为了他们的致命伤。为了克服天性,导盲犬队伍便应运而生。

从觉醒之日起就经过筛选的少年少女,在成长中学习如何克制本性,专注任务。如今他们可以淡定自若地在各种信息素之中信步漫游,搜寻硝烟的气息;也能对形形色色的向导熟视无睹,如果遇到敌对向导,痛下杀手也并非难事。然而这都是年轻人的自以为是,毕竟训练营里不可能提供珍贵的向导给他们做实验,抵抗人工或天然信息素容易,但如果遇到活生生的人类呢?所以给‘导盲犬’最后的考验便是从货真价实的向导手中逃离,保持清醒理智,完成危险任务,最后保全小命回来。

测验他们的向导也大有来头,毕竟普通的向导,已有联结对象的向导已经不再具有任何吸引力。军队中专门培育着干扰敌方哨兵的向导队伍,传说有一类向导连有固定联结的哨兵也能轻易扰乱,他们没有稳定的精神联结,很容易和他人联结上,在人们看来就是极具吸引力、充满诱惑、让人忍不住想要追随的存在。他们的代号叫做‘猫’。

作为比导盲犬更为神秘的存在,这群‘猫’,也是他们苦苦等待的考官。

 

队伍里没有人动弹,军队里令行禁止是基本要求,但叶修很容易觉察到空气中情绪的波动。

真好奇,猫到底是什么样的?

百闻不如一见,他们真的像传说那样每一个都优雅美貌又性格恶劣?

他们准备怎么诱惑我们?

释放信息素,不不,这种方式太过低端,应该是更为隐秘、暗示性的……

你这傻瓜,你想说用精神触角探过来然后你就可以抓住机会联结了吗?

啧啧,敢打国家财产的主意,他们可是能直接废掉哨兵五感,让你陷入长夜再也不会醒来的恐怖分子。

可他们只是考核我们,不至于要毁掉我们吧。

许多人面无表情,却又隐隐期待。叶修感觉要完。

 

作为导盲犬训练营教官,这是叶修带的第五支队伍,也许也是最后一支。

这种泯灭哨兵天性的队伍从一诞生就受到各方质疑。无奈当时正面战场被狂轰滥炸的向导素污染得人畜莫近,只能调用导盲犬小队进行突击——那时候导盲犬还不是特训出来的,只是从军队中挑选五感最为迟钝的哨兵,但往往这些人反应并不敏捷,且抵抗向导共振的能力并不比一般哨兵强。

直到一个人横空出世,让世人看到了可能性——既强悍,又能抵抗精神共振,对信息素视若无睹的哨兵是真实存在的。

不过随着战事归于平静,敌方也舍不得用向导的性命来填前线战壕,导盲犬这样专门针对抵御向导干扰的部队作用也渐渐淡化。有时候联结稳固、波段契合的哨向组合也能顺利达成潜入任务——“退役结婚去吧”写着这样内容的横幅和鲜花时而会出现在训练营外围,民众出于同情,政客出于宣传,军队出于利益,都在考虑废除导盲犬队伍。

所以这应该是最后一届了。叶修摸出一支烟,无视学员惊讶的目光点燃抽起来。

哨兵从不抽烟,更进一步说,他们不碰任何带有刺激性气味的东西。为了保持五感敏锐,他们接触的东西都清淡如水柔软若棉。眼前这个教官居然在一群五感全开的训练生面前抽烟,真是太太反人类了!难道这是个已经失感的哨兵吗!

 

快抽完一支烟,一辆大型军用皮卡终于开过来。迎面跳下来的人有张熟悉而优雅的面孔,许多学员不由自主地又放大了瞳孔,打量着这位[塔]的负责人。

“你的慢真是一如既往,文州大大。”叶修走上前握手。他重新戴上了手套,作为礼貌已经无可挑剔了,只是身上烟味根本遮不住。

喻文州皱了皱鼻子:“还没戒掉?你终于想通要提前退休了?”

叶修摇头:“我觉得我还能再打十年。”

“可惜有人已经在积极准备你的退役大典了。”喻文州趁两人握手拉近距离时快速耳语:“上面决定干一票大的,决战在即。你是愿意回家领荣休金,还是让沐橙代你领烈士补贴?”

叶修没有回答,他们握了一下手就迅速分开。教官替他的手下往车里张望:“你带来的人呢?”

“都是精心挑选。”喻文州按下门锁,车上走下来一队戴着面具的向导。尽管没有露脸,也没有飘出任何信息素,这队人的身影出现在面前时依然牢牢吸引住所有人的目光。

这便是顶级向导,只需站在那儿便让人心生向往。

只有叶修在一旁暗自骂喻文州这只狐狸,故意迟到吊人胃口不说,出场时还用上了精神暗示,真真用心险恶。也亏得身后这群小年轻功底扎实,虽说被撩了一下,却没有人失态,至少没飞出一两只精神向导来打他的脸。

“这是怎么说?”

喻文州拿出一卷纸,正色读出上面内容:“驻扎军校一周,活动范围不可离开学院方圆十里。‘猫’会混入学生教师中,与你们一同吃住,一同进行任务……至于是什么任务,时间到了自然会知道的。”喻文州收起纸笑着看向叶修,“至于你,也要接受考核。”

“我?”

“没错,上层担心你已经五感退化,如同掉了牙的犬。你可以证明给他们看看你还是只狼,也许他们会勃然悔悟让你继续带导盲犬队伍。”喻文州把纸卷拍到叶修手中,“或者,你也可以顺势把婚给结了。”

“呵呵。”

“别这么看,又不是我来考你,这差事大家躲都来不及。”

“我听说最近[塔]觉醒了个了不得的……”

喻文州竖起食指摇了摇:“国家机密。如果你愿意回来,我们可以开个会讨论。”

叶修瞥了他一眼:“还有人想见我回来?”

“有人希望你走,自然就有人要你回来。”喻文州丢下最后一句话,转身上车跟他告别。叶修咀嚼着对方透露给自己的信息,决战,分裂,回归……看样子这场考核决不会简单度过。


评论(22)

热度(2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