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洛家的大尉

佛了。

导盲犬(七)

 我也不想写这种既没谈恋爱也没嘿嘿嘿的剧情,

但又得跑设定

为了改写有意思的8、9,大家一定不会介意我周末放个假的~


7

正低头挨训的学员突然看向面前经过的几个学生,神情激动起来:“是她!就是她!”
“就是她勾引我们离开的,说什么帮忙找人,其实是给她骗去搬了一下午的机甲材料!”

被这种低端套路骗到,你们也真是够了哦。

“教官我去把人带过来,她就是‘猫’,你问她一定知道些什么!”

三人都摆脱了刚才要死不活的样儿,其中一个学员甚至跑了过去,意图拿下妖女将功折罪。

叶修懒得阻拦,便叼着烟抄手旁观。

 

这群学生都是女学员,见气势汹汹冲过来的是个正规军当即四下散开,不是逃跑,而是训练有素地摆出适合互相援助的阵形。

被指认为罪魁祸首的是个扎双马尾的小女生,首当其冲遭到攻击。她躲闪的动作显然不及哨兵,反应看起来也一般般,却奇怪的是怎么也打不中。每次看似惊险堪堪躲闪,实则游刃有余。另一个女生看动作像是哨兵,捏着一瓶庆典喷雾,动作敏捷地往人身上挂各色彩带,其他人不时用书包、太阳伞做武器遮挡攻击者的视线……这欺负得叶修都快看不下去了。
“我刚才说什么来着?敌人异常狡猾,会利用一切因素作武器扰乱哨兵的判断力。只会用武力是最差劲的表现。”叶修皱眉叼烟一副深思竭虑的样子,“刚才那个叫啥?……哦,赵禹哲,你们去告诉他可以卷铺盖走了。”

斥退垂头丧气的淘汰队员后,叶修找到方才几个女学生。

他对其中的两个人挺感兴趣。小个子双马尾的名字叫戴妍琦,她的向导气息隐藏很好,凭经验直觉她应该是个向导。小女生大度地表示对方才的事并不介意,还觉得挺好玩的。高个子名叫唐柔,确实是一名哨兵,叶修更在意她以资质完全可以进入专属哨兵队伍,偏偏在军校做了个普通学生。
“教官你不知道吗,哨兵部队的伤亡率可是高达70%,很多家庭都不希望自己子女进去,故意降低体能标准呢。”戴妍琦回答。
叶修奇道:“哨兵和向导的等级测试是塔亲自检测的,怎么可能作伪?”
“黑市有药卖啊。”戴妍琦做了个药不能停的手势。
“小戴不要说了。”唐柔制止了同伴,“我是家人有点关系,并没有去检测。”唐柔伸出手,她的手腕上果然没有塔给觉醒的哨兵向导统一镶入的识别芯片。“但我又不甘心,就离家出走自己去应征入伍处报道了。”

叶修挺佩服唐柔的决心,家世显赫也好,哨兵身份也好,这姑娘都不想被束缚,只顾活出自己的精彩。
自己曾经也是这样,觉醒后一个人跑到应征队伍中,在训练营结识了苏沐秋兄妹。三个人度过了一段无忧无虑的日子。

那时候他还叫做叶秋。


苏沐秋也是哨兵,却因体能系数没有达到标准,只差一点点无法进入哨兵队伍。但他对哨兵的研究特别感兴趣,当苏沐秋用自己制造的测量仪表量叶秋数值时,他自制的表爆了。
这事一开始被叶秋嘲笑他的发明是西贝货,直到后来越来越多征兆表明叶秋并不是个普通哨兵。

“体能10,敏感性只有3,你是妖怪吗?”

“哥是天才啊。”

“怪了,明明各方面已经成熟,你怎么就是闻不到向导素?那个向导在对你暗送秋波你没感觉吗!”

“什么感觉?想……打哈欠?”叶秋说着真的打了个哈欠。

对面的向导愤怒地扭头走开,发出的精神噪音让周围哨兵都想捂耳朵。但叶秋就是反应欠缺。

身体各项素质优秀却对向导联结不良的哨兵,真是前所未见。苏沐秋说叶修大概就是传说哨兵中的X冷淡,注孤生的那种。叶秋则称苏沐秋为疯狂科学家,发明奇怪的东西毁灭世界。不久后,苏沐秋的个人研究被军队高层看中,将他与叶秋招入了同一个哨兵队伍。

苏沐秋确实是个天才,他研发出了提高哨兵体能与五感的药剂。这项研究目前还用于治疗失感哨兵。而在当时,几乎所有哨兵队伍都试用了苏沐秋的药,除了叶秋。
“哥已经很厉害了,就算站这么远也觉得你呼吸吵得慌。你要是发明出降低哨兵敏感度的药,我倒可以试试。”
苏沐秋说老老实实去吃你的向导素吧,你那是过载,看本神医药到病除来解决你的顽疾。

在一次意义重大的战略高地夺取会战中,冲在最前线的哨兵遭遇了向导队伍的自爆式精神攻击,高敏感却低稳定性的哨兵连队几乎全军覆没。以往被小心翼翼保护在后方的向导第一次踏上战场,就以这样惨烈的方式让整个荣耀联盟措手不及,十个向导换一个连的哨兵,对方舍得也值得。
苏沐秋差点上了军事法庭,同一时间导盲犬队伍与战神叶秋应运而生。
在叶秋屡立战功声望高涨的时期,苏沐秋一直关在实验室里研究增强哨兵稳定性、减轻杂音的药物,他研究出不少副产品,其中一项便是暂时性地降低哨兵五感。但药品无法解决精神上的负载,只能从觉醒开始不间断服用,一旦中断哨兵便会陷入无法处理的精神噪音干扰。
而这种药,竟已泄漏到黑市,在平民中悄悄传播开,用于逃避征兵义务。
叶秋握紧拳头,想起苏沐秋临死前悄悄对他说:“沐橙快觉醒了,我妹妹以后一定是个好向导,不要让她进入塔……”
自己好友死于一场化学气体泄漏,那时候他刚刚兴高采烈说即将完成一个大项目研究。

今天受到的撞击似乎掀动了旧日伤口,总想起这些往事。

叶修用夹烟的手按着头,信息流正在躁动不安,身体也随之出现发烧症状。

告别唐柔一行回到宿舍,叶修边揉太阳穴边推门而入,宿舍内是空的,周泽楷还没有回来。

叶修在空荡荡的床上坐了一会儿,回来之前他满心希望能倒头就睡,回来后却怎么也睡不着。他想不久前周泽楷还捧着一本书坐在床沿低头阅读,抬眼就能看到他虽然装作专心在书本上,却时不时偷偷看自己的样子。

那时候自己只想找个没人的地方抽支烟,现在他烟头摁熄三支了,却不知道对方还会不会回来。

 

时钟指向十点,军校宿舍马上将闭寝。宿管裹着棉大衣正打算出来锁门,就见一个人披着外衣冲了出去。

宿管认出那人好像是个教官,他拦不住对方的速度,站在门边喊:“封锁大门了,晚上再出去可进不来的!”

那人边跑边嚣张地回答:“不用留门,我回来会翻窗!”

 


评论(18)

热度(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