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花是公的

导盲犬(八)

粗长君来了,嘴张开(喂


8

深夜校园内实行宵禁,除了巡逻的正规军路上不应该出现其他人。

叶修小心地贴着宿舍楼走,他对周泽楷到底去了哪里并不知晓,有种直觉引导他往某个方向前行。

荣耀军校近十年进行过几次大的改建,从原有的三个教学楼扩建到目前的十四个,老校区一号到三号教学楼保留下来。今天下午发生爆炸的是三号教学楼,现在叶修前进的地方正是旧学生宿舍。

这里已经半废弃,作为工勤人员宿舍在使用。叶修正往那边摸,突然在路边站住,往草丛边仔细听了会儿,猛地拽出个人来。

那人看到叶修连忙摆手势:“吓死了,原来是教官啊。”

叶修也认出来,他就是楚云秀指明要的那个李迅。此刻膝盖双手都是泥土和草屑,不知在里面蹲了多久。叶修想到楚云秀评价他情报处理能力不错,看来不是偶然出现在此处。

李迅做着口型:“前面全是正规军,过不去。”

面前这人跟周泽楷相反,是个极爱说话的。不知他一个人在这里蹲了多久,这会见到叶修不需要问就滔滔不绝讲起自己的遭遇。

 

原来全校监控除了行政楼的监察室,门口也有个大屏,只是那个看不到校舍内部。李迅整个下午就蹲在门卫那里,把校园区所有监控排查一遍,最后发现有个路口进出人数对不上。

再仔细看,巡逻从不进入这个路口,总是在外围晃一圈就走。 

出于好奇就自己摸过来,结果没料到这里还有守备,李迅想等待守卫换班时间溜进去,结果这一等就等到了宵禁。

“守卫换班时间,这里就恰好有巡逻经过,好几次了都没成功。”

叶修看了圈地形,“记得监控位置?”

李迅在地上画出来,叶修捡了两块石头捏在手里:“这是道送分题啊,看仔细了。”

两块石头几乎同时飞出打在前后摄像头上,将摄像头打偏了一点角度,正好制造出一个盲区。叶修就这么站起来大摇大摆从盲区走了过去。通过之后又将其中一个角度打了回来。

这一手看似举重若轻,没有对力量的精确控制是不可能做到的。李迅啧啧称奇,跟在叶修后边趁换班空隙顺利潜入。

 

舍区内部原本是宿舍的房间早已改成了一个又一个小车间,看来这地方是荣耀联盟秘密建立的一个军工厂。

战争初期为了躲避地毯式轰炸,联盟将重要军工拆散分散到各地,军校作为一个点设立军工厂再正常不过。而随着大觉醒时代到来,很多重军工也停止生产,转为对异能者的装备进行开发研究,这个军工厂看上去也废置了一段时间,走廊上不时蹿过身手敏捷的老鼠。

李迅想,老鼠会躲人,说明这里还不是彻底的寥无人烟。

叶修在走廊上边走边点评,嘿,这个肩抗式核弹头,当年哥也用过。磁悬浮加速器,这东西用起来就像没装方向盘的兰博基尼。精神强化头盔仿X战警款,连用它需要剃光头也跟电影里如出一辙,推出后不久就被嫌弃了。

他突然跑向一扇门前,门上了锁,叶修不知怎么捣鼓几下就把门给弄开,走进去里面是一间展示室,从天花板到四周墙壁密密麻麻堆着同一件半成品。

“这是啥?联盟还做雨伞?”

这里四面八方挂的都是伞,记忆合金伞柄,看不出材质的黑漆布,每一根伞骨闪烁着冰冷的金属光泽。

叶修沉默地取下展示台上看上去完成度最高的一把,拿在手上掂了掂:“没想到他们在开发这个,倒是轻了几斤。”又挥动了几下,露出遗憾的表情,“可惜只有一个形态,是个废品,白白浪费这么多好材料。”

话虽这么说,叶修还是把伞扛在肩上,屋里又转一圈搜集了几样东西,对李迅说,“看上哪样,我给你取。”

两人简单武装一番,继续往里摸。

 

工厂内部守卫反而薄弱,只有几个摄像头在矜矜业业工作。两人轻松地避开,走入地下一层后叶修突然停住脚步。

“有声音。”

“教官你耳朵这么好?”

仿佛为了印证叶修的推测,黑暗中传来几声闷闷的声响,这下李迅也听出来是装了消音的枪声。

叶修赶紧做手势:找地方隐蔽。

很快枪声极速接近,从枪口迸出的零星火光中,能看到一个人身手矫捷地边跑边躲避子弹,正朝着这边唯一的楼梯口冲过来。

要撞个正着!李迅下意识拔出枪,却见叶修一个箭步冲过来将人拦腰一抱,再就地滚了两圈,两人一起躲进了不远处一个低矮掩体后面。

叶修扣着怀里的人腰,笑意盈盈:“小周,我们真巧。”手不知往哪里摸了把,露出不赞同的表情。“你又不带枪?”

周泽楷眼神朝他示意身后追兵紧急:“四个哨兵,一个向导。”

叶修说莫慌,然后拉着周泽楷隐蔽入了黑暗中,剩下李迅在楼梯口慌得不行。

队友不是这么卖的啊!

 

方才的动静显然已经引起追踪者的注意,李迅摸出刚才在兵工厂搜到的烟雾弹,祈祷千万别是过期产品,在楼道口直接拉开的同时就迅速滚地躲避。

一排子弹就追着他擦背而过,李迅咬咬牙,他也明白能不能活下来全看自己这个诱饵的表现,几乎背不沾地地做了几个前滚翻。可惜运气不好,碰到地上散落的木条又是一阵响动。

“妈呀,脉冲枪!”李迅也不管不顾地逃命,顺手又丢下两个烟雾弹。“警告你们我在这里预埋了缩爆弹,打中了大家都完蛋!”

枪声犹豫了一下,这时黑暗中传来个冷酷的声音。

“别被骗了,他在撒谎。”

妈的我怎么忘了还有个向导。该死的向导。

李迅用尽弹药终于滚到了一堆掩体后面,他把切割刀拔出来握在手上。早知道刚才就选肩扛式火箭炮了。

“你是谁?为什么要插一手?”那个声音再度问道。

对方是在跟自己说话,李迅确认的同时也倍感奇怪。作为精神感应极强的向导,难道不清楚这里其实有三个人?他根本没发现叶修?“你管我,老子见义勇为英雄救美不行!”

“传说中的‘导盲犬’吧。”冷笑回荡在黑暗中。李迅分不清这声音源头,似乎声音就是直接出现在自己大脑中,让他眼前如同墨汁般的黑暗越发浓郁。“专为克制我们而训练出的一群怪胎?也好,你们就试试,反正再怎么挣扎也是低一等的次品。”

 

“哦,是吗?”一个慵懒的声音清晰地出现在黑暗中。

借着枪口喷射的火光,李迅看见叶修撑着那把黝黑的伞如魅影般闪到对方向导身前,顶着弹药的狂轰滥炸,叶修单手掐着他脖子往墙上贯去。

全部火力被吸引,周泽楷悄无声息出现在一个哨兵身后,挥手在脖子处一抹,血线飞溅的同时他又隐身而去。

“你从哪里出现的!”向导睚呲迸裂,头上的青筋都快用力地蹦出来。然而并没有任何用处,叶修好像根本感觉不到他的攻击,随意地收紧五指那向导便喘不上气来。

周泽楷继续沉默地收割,他蹲下身躲开一串子弹的同时切断对方脚脖子,在对方惨叫跌倒时补上一刀,正中胸口。奔跑中的身影根本没有停下来,抽出刀再冲上前。

黑暗中身体坠地的沉重声响接连传来,枪响却越来越稀薄。那向导也知道自己面临的不是普通对手,将所有精力用在了援助仍存活的两名哨兵身上。他艰难地转动脖子,目测叶修现在并没有杀他的意思,从喉咙里挤出几个字:“你……是谁……”

叶修偏头看他:“你们声称要杀我,还不知道我是谁?”

对方的眼神瞬间变得惊恐无比:“原来你就是那恶魔!”然而这惊恐到了极点,又渐渐地染上憎恨的色彩。现在叶修相信了,这些人的确是天赐教出身,他们眼中有着信徒才具备的那种疯狂的色彩。

周泽楷的刀贯穿哨兵左臂插进心脏上方数公分处,对方却因极限的反应力果断弃了枪,反过来抓住周泽楷的手,不让他离开。楼梯上李迅正跟另一人缠斗,也无暇分身。

“——为了萨德拉!”周泽楷面前的哨兵狂叫起来,双目凸出,手臂血管一根根虬曲膨胀。他知道接下来过分充盈的精神力会令哨兵脑袋像西瓜一样爆开,周泽楷试图挣脱,但濒死的哨兵用全身力气死死扣着他的手,根本纹丝不动。

 

哨兵头颅在眼前炸碎,血花四处飞溅,周泽楷眨了眨眼睛,发现自己身上一滴血也没沾到。

叶修撑着伞挡在自己面前。

周泽楷心狂跳,也许是刚才命悬一线,也许是没想到叶修竟然丢了手上的人质过来救人。

这个人……

“你放过了我,为了救他……”被丢一旁的向导艰难的爬起来,叶修情急之下那一丢也没留手,他至少摔断了几根肋骨,血沫子随着每句话从嘴里喷出来。

“你最终还是……哈,哈哈哈……”他笑着笑着竭力张大嘴,像是要发出尖啸声——

“我可没有放过你。”叶修扭动伞柄底端,伞尖露出黑洞洞的枪口,飞出的子弹打碎了脊椎。

但仍然没能阻止!

“快离开这里!”

 周泽楷只来得及伸手捂住叶修耳朵,下一秒所有玻璃被看不见的声波震碎。在向导自爆引发的精神震荡中,叶修强忍头痛撑开伞,低声道:抓紧我。他朝地上连连发射几枚弹头,借着爆炸的冲击波跳上天窗,用力跃出窗外翻滚着停在花坛边上。


评论(39)

热度(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