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花是公的

导盲犬(十一)

11

“虐狗的虐狗的起床啦!”

李迅唰地打开房门,见叶修已经醒过来,又立即唰站得比溜直行军礼。“教官好!”

见到来的人是李迅,叶修迅速收敛好情绪穿衣服起来:“昨晚你去哪了,没受伤?”

“你不是把我借给楚姐了吗?”李迅说得轻描淡写,“教官你没有联络工具,校长直接通讯打给我,让我去教学楼的主监控室解释军工厂为什么会爆炸。”

原来那里是楚云秀负责的,昨晚她一定气死了。叶修暗下决定今天一定要避开楚云秀活动。脑子里正想着,猛地听到李迅吐出一句话:

“——那里可真爽啊,校园每个角落看得清清楚楚!”

叶修和周泽楷脸瞬间黑了。

不过李迅很快又把他们从尴尬中拯救回来:“可我在哪儿都没看到你们,还担心你们是不是出事了,又调转几个镜头仔细找。”

还好李迅忽略了灯下黑,万万没想到他们就被关在宿舍外边。

“没事没事,瞎操什么心。”叶修连忙终止这个话题,“昨晚行动了?”

“今早。”周泽楷不忍地告诉他实情:“你在睡着。”

叶修拍拍李迅肩膀:“有生力量昨晚都被我灭了,你们的搜查应该轻松不少。”

这人没有半点不好意思的样子,李迅没有说什么,周泽楷更不可能吐槽,但有些东西可就无所顾忌了。

一只花仓鼠从面前跑过,正巧叶修说这话的时候跌了一跤,嘴里的水果都喷出来砸在叶修面前。

一时间另外两个人表情都有些忍俊不禁。

叶修提着它后腿小爪子吊到半空中,仓鼠小短腿奋力抵抗,却无论如何也触不到这只罪恶的手:“这谁家的没管好跑出来?”

周泽楷无辜地看着李迅,李迅无辜地看仓鼠。

仓鼠:QAQ!

最后还是周泽楷忍不住把仓鼠从叶修魔爪下抢回来,摊在手心给它揉肚子。

周泽楷显然是个绒毛控,撸毛技术专业,仓鼠瞬间忘记了刚才的惊险,爽得不要不要地四腿儿朝天蹬。这下换成叶修一脸不忍直视:看看,多么不矜持的动物!

李迅奇怪地看了周泽楷一眼。

他的精神向导鬼灯素来胆小,人前不太爱出现,可今天隐隐约约在队友身上感到了一股诱人的气息,如皮薄汁饱的新鲜水果,让仓鼠按捺不住了。

直到叶修提示了声,李迅才反应过来,召唤鬼灯跳回自己的上衣口袋里。

 

“楚姐和我们把旧校区翻了个边。你猜咋的,在一教楼底层车库查出个邪教的秘密据点!好家伙还设有光纤通讯、信号反屏蔽等设施,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建的。”

发现据点不稀奇,周泽楷似乎早在他们之前就找到据点位置了。叶修仔细想想觉得昨晚周泽楷也许就想偷偷潜入,却没料到据点有人留守。

“全歼?”周泽楷问。

“只找到一个,还是普通人。吴羽策还有个架子很大的向导,他们说死在军工厂的那五人是全部人员了。”

“全部异能者。”叶修提醒道,“很难想像,天赐教竟接纳普通人。如果天赐教视哨兵为劣等品种,那普通人就是牲畜猪狗了。”

李迅对这个称呼适应不良地呲牙:“谁能理解邪教徒,也许他们喜欢养人形宠物。”

“那个人呢?”

“发现时已经死了。估计在向导自爆时连他也一起炸掉的。”

人全部死掉,谜团却没有解开。叶修和周泽楷都没有轻松的感觉。

叶修看着李迅:“我相信你们还有发现,说吧,没点突破口你不会急着来找我。”

李迅点头:“方锐把实验室碎片拼图做出来了,说有重要发现。”

“他在哪?”

“他……”李迅表情微妙起来,“今早行动时他跟吴羽策好像闹了点矛盾,出来后方锐被吴羽策拉到机甲室单对单,现在还没出来。”



叶修赶到时机甲室已经站了不少围观人群,有哨兵小分队成员,也有普通的军校学生。

现场并没有感到紧张气氛,大家都抱着看热闹的心情站在隔离线外。

原因在于他们所使用的机甲型号。联盟单人作战机甲当然有,但都设置了使用者的生物密码锁,只有搁置在机甲室的两台联用机甲,因为没有人能轻易开,就只有简单的物理锁,刷学生卡就能登录。

联盟研制的联用机甲是哨兵向导共用的,一对bound的组合驾驶一台机器,分别负责传感扫描与反应操作。军校学生用不了它,配备一两台这个机甲是用于威慑,好看大过实用。
即是说,单人操作机甲,不是瞎的就是残的。

眼下两台掐在一堆的两台机甲便是这种情况。方锐视野只能依靠一个极小的驾驶窗,四面八方都是死角,而吴羽策的机甲反应缓慢,跑得跌跌撞撞。

“我从没见过这么无聊的机甲大战。”旁观了一早上的李先生说道。

但吴羽策努力不懈地以笨拙姿势一下一下挥舞武器攻击,而方锐则满地乱滚着闪避,偶尔以此撞击吴羽策机甲。两台机甲被撞得晃了又晃,光是努力维持它站稳就要大费操作,更别说打得像模像样。

“莫非我看错了性别,吴羽策才是个哨兵吧?” 

“他们怎么打起来的?”叶修问。

“我来讲我来讲。”又是李迅跳出来。“这里面内情我全都知道。”

 

事情其实也简单。

今早搜查的地方被发现设置了几个陷阱,于是方锐自告奋勇去拆卸,吴羽策担心里面的人趁机逃走,让自己的精神向导先飞进去探路。

可不知为何,一个陷阱突然爆炸,小型火药连带共鸣炸弹在窄小的隧道内爆发,当场把燕隼炸散了形态,方锐和抱着炸弹的浣熊从烟尘中跑出来,看到受了伤的吴羽策。

然后他们吵了起来。

由于引爆机制不明,两人都指责是对方的行动触发了炸弹,吴羽策还要进去,方锐强硬地不让。

争吵中方锐不知哪根筋不对了突然说,向导就该好好在后方安全的地方呆着,别上去凑热闹。

吴羽策顿时勃然大怒。

他们差点就在里面打起来,直到楚云秀掏出枪朝两人头顶上开了两发,勒令他俩谁也不准进现场。

 

方锐和吴羽策并排在隔离线外边罚站,但方锐的精神向导却没有被禁止,依然勤奋地进进出出把它觉得有价值的东西搬出来给方锐看。

吴羽策精神向导受损一时间召不出来,只好瞪着方锐默默积累怒气槽。

李迅说当时他也跟进了基地中,但机智地留着鬼灯在外边,将他们的对话听了去。

叶修:“我觉得你有点可怕。”

李迅:“教官先别夸我,听我讲完。我讲故事的时候不喜欢被打断。”

吴:‘方锐,你变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方:‘阿策,都是过去了,就不能当我没回来吗。’

吴:‘你胡说什么,你在这里就是事实,为什么我要当做没看到?’

方:‘你是那天上高高盘旋的猎鹰,我是你脚下不起眼的干脆面君,你老这么盯着我我很方。不能让我通过考核,你也放飞自己,世界那么大要出去看看。’

吴:‘我看你是皮痒,揍一顿就治好了。’

最后李迅总结:“他们一定有奸情!”

叶修:“我咋觉得最后两句不像方锐会说的话?”

李迅:“教官犀利,反正意思就是那样,然后现场搜查完毕禁令刚解除,这两人就约好机甲训练场不见不散一路冲了过去。”


评论(30)

热度(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