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花是公的

导盲犬(十五)

15

 

听到周泽楷的回答,叶修内心也难免忡怔。但他静静拥着怀里的人过了片刻,还是道出内心的怀疑。

“也许你没说谎,但却有所隐瞒。所以我难以相信。”

这次他没能感知周泽楷的心情。

不知何时两人之间曾有的感觉共知通道关闭了。当这个通道开启时,叶修好像能猜到周泽楷的种种想法,知道对方是在开心还是在郁闷,叶修曾经还以为是自己察言观色能力变得敏感,现在回想起来,是身为向导的周泽楷有意在控制。

而现在小周不愿再对他袒露心情,究竟是感觉害怕、不安、还是失望,这样细致的情绪叶修无法区别。

“我不会说。”

这便是周泽楷最后给叶修的答案。

“你不用说,如果猜对了,只要让我确信就好。肖时钦说过,是我自己发现的不算泄密,小周不用担心。”

不,我不并不是担心自己。

叶修不明白他守口如瓶的真正理由。刚见面时他就对叶修撒了个谎,冒着可能会失去这个哨兵信任的风险,但接下来还会有第二个、第三个谎言,来掩盖一个致命的真实。

无论发生何种情况也要隐瞒下去,这是从很早以前就决定了的。所以走到今天周泽楷并不意外。

 

见周泽楷还是固执地摇头,叶修也只有无奈地叹口气。

身为特种部队他掌握着许多逼供方法,但这些的方法不仅会损害向导脆弱的身体,还会破坏两人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信赖。能让精神向导肆无忌惮跳过来啄啄蹭蹭的关系,凭叶修寡淡的数十年哨兵生涯也知道,这并不是一般的亲昵。

周泽楷听到叶修在耳边说了句‘失礼了’,他本能地感觉到危机刚要回头,一只手便笼罩过来阻挡了呼吸,将他口鼻堵住彻底隔绝空气。

周泽楷下意识地挣扎起来,然而缺氧的身体逐渐失去力气,他听凭身体向后倒下却被稳稳接住,叶修扶着怀里的人借势慢慢坐到地上,维持着一只手怀抱在胸前的姿势。

“人在受到严重威胁时会抛弃伪装,选择最真实的反应。”叶修的声音从头顶飘来,“立即放低重心选择最省力的姿势,应对措施正确。按哨兵培训标准闭气五分钟算合格,我认为你可以坚持更久。但十分钟也是极限了。”

“所以我尽快结束。”

叶修低声说完,果然很快地开始推论:“那东西的作用从对方诡异的行踪里可见端倪。隐藏向导精神印记,这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新技术……”

周泽楷短靴底部在地上不断留下一道道痕迹,叶修的语速也越来越急。

“……由此可见功效是与消除精神痕迹有关,嗯,没那么简单?确实仅仅如此不值得大费周章。”

“这应该是我一位好友生前的研究,对吧?如果我的思路正确,那么有关他的研究方向多少有些了解,比如解决哨兵单兵作战局限性的东西……”

“具体解决什么呢,共感?抗干扰?还是敏感度……小周,小周你还好吗……?”

 

叶修感觉自己怀中的人从一团火焰变成了冰,这样的感觉并不准确,更确切说是从有到无失去了存在感。先失去了对温度的感知,然后是承受重量的压感,明明双臂是触到了什么,但却没有实体在手的感觉。

感觉剥夺,或称感觉入侵,是向导的一种攻击手段。叶修虽百般提防到底还是中了招。

只是仅仅知觉剥夺并不能阻止哨兵动作,反而会让哨兵下手失了分寸,运用起来风险巨大。正如目前叶修手上虽没有碰触东西的感觉,但他的的确确抱着周泽楷,如果不知限度地一味收紧手臂,恐怕巨大力量将会勒断对方肋骨。为此叶修不得不小心谨慎地锁住肌肉与关节的活动,不能为了困住人而造成误伤。

没有让叶修等待太久,周泽楷的攻击模式与他本人相反,总是果断直接,有时会略显粗暴,不过通常都切中核心。

视觉完全消失的那刻,白光随着无数感官突然恢复而炸开锅。

先把精神压缩到极致后再突然释放,产生出强烈的冲击对哨兵和向导均有巨大伤害,共鸣炸弹就是模仿该原理造就——而这原本就是高阶向导所应用的攻击方式。就算叶修对精神攻击的抵抗力再强,这道冲击却完完全全是在他自己的意识内部发出,没有任何缓冲余地,威力完全发挥出来。

顿时脑海里感觉好似把几尖刀插入大脑,把里面搅得乱七八糟,突如其来的剧痛让他无法再维持姿势,叶修仓促中伸出手去,正好抓住周泽楷溜走的指尖。

瞬间曾一度断开的共感又鬼使神差地连上了,两人脑海中闪过几个画面。

 

耀眼的灯光,手术台,纤细的身影从黑暗走到光明中,缓缓取下兜帽露出一张年轻的脸。

漫天黄沙,祭坛之上,手持长枪的少年仰头看了眼石碑上的铭刻的符文,符文正发出柔和的光芒,然后他看向光芒的来源,也正是祭坛中央。

 

叶修惊讶地睁大眼睛,那道符文他还记得,昨晚查获的天赐教祭坛中就有着一模一样的符号。

他下意识看向周泽楷,对方表情也是跟他一样的茫然。叶修情急之下喊道:“小周,等等……”

但周泽楷用力抽回手,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叶修在原地站了好一阵子,等待精神冲击带来的感官混乱渐渐平息。

平素里游刃有余的斗神在遇到这个向导之后变得太不像自己。

以前他总是想到什么就坚定地去实施,即使凭直觉做出的决断也从不怀疑。但自从接受这个任务后,他总做出些冲动的行为,分析局势却又瞻前顾后,再三思虑还无法得出结论。向来敏锐的直觉用在周泽楷身上更是次次都铩羽而归。这个向导对哨兵而言即是吸引,又是危险,即感觉亲切,又疑点重重。他像个盲人一头扎进幽暗无边的沼泽,然后便迷失了方向。

难道真如军部所说的那样,自己是老了吗?叶修自嘲地想。

叶修独自走了会儿,直到迎面撞上个队员,对方赶紧立正行礼之后就一直低头站在路边,过了好一会儿叶修才想起来这人应该是叫刘皓。

“叶教官,找你好久……”刘皓大概也发现叶修心情低落,措辞犹豫起来。

“找我做什么?”

“有关对赵禹哲的处罚,能不能请教官再考虑下……”

刘皓说得小心翼翼,叶修却根本心思没在他的话上。与其去想‘赵禹哲是谁’,不如多想想下一步棋该怎么走。

马不知乱蹦到了哪儿,炮给人借走不还,现在后又气跑了,这盘棋还能下吗?

刘皓见叶修脸色变幻不定,还以为他对这个请求大为不满,想再说点什么挽回教官对自己的印象。可叶修没给他揣测上意的机会,直接下命令道:“赵禹哲的事先放一边。你现在立即去召集部队,要求全体队员迅速到指挥塔上集合。”

 

*攘外必先安内。一致对外之前总要先来场内部斗争。

评论(28)

热度(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