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花是公的

导盲犬(十七)

比挤牙膏式更新更慢的,就是等着跟小伙伴一起更新。

然后我等不了了(喂)


17

叶修这两天不大高兴。

虽然表情看不出什么端倪,但抽烟抽得更狠,因此周身带着股让哨兵敬而远之的味道。

 

“被人甩了?”方锐捏着鼻子捅他一肘问道。

“打听长官私事想做啥,赶紧干活去。”

“友情附赠一个信息,我们队的那个小周,周泽楷,最近在学生会那边红红火火。”

“干我何事?”

方锐眨了眨眼睛:“不关心吗?前几天你们可是形影不离的,最近却没见到周泽楷踪影。”

怎么会不关心?最近整支队伍都混在庆典准备的人群中,哨兵敏锐的耳朵难免听到周遭讨论起‘那个英俊可爱的哨兵’。跟周泽楷有关的词就像被设置了高亮提示,混在无数人交谈的背景杂音中,也能被叶修的耳朵第一时间捕获。

讨论他今天做了什么,讨论怎么送东西给他,怎么能够跟他说上一句话。

虽然这一切跟我也没什么关系,叶修阴暗地想,愚蠢的凡人!睁大眼睛看清楚这个人可是向导。

你们可不要随便碰他。

 

“那就算了,之前吴羽策来找我,挟正经工作为借口让我无法义正辞严地回绝啊。”方锐惨兮兮地说道,但此刻在叶修眼中只觉得对方是在炫耀,欠揍得不行。

如果在平时,叶修就当没听见了。但今天他心里装着事,鬼使神差顺口就说了出来:“你是哨兵,他是向导,你就没考虑过?”

“别开玩笑了啊!”方锐立即回绝,“我已经是‘导盲犬’了,没可能的。”

“导盲犬什么时候跟单身狗一个含义了?”

“不就是单身狗嘛,军部私下都这么喊。”方锐说,“都可以不需要向导调节,自然珍贵的资源就要节省下来给更紧急的单位。”

“我不喜欢。”

“什么?”

叶修把已经燃到尽头的烟蒂直接用手掐灭了,精准地丢进十米开外的垃圾桶里:“我不喜欢这种做法,把向导当做联盟的资源。他们也有自己的选择。”

“看不出队长你还是个平权主义。”方锐嘴角弯起想笑,但很快又垮了下去,“其实觉醒者从一开始就没得选,又不是我想要觉醒的。”

 

把方锐送到学生会,叶修以为能在那里见到周泽楷身影,然而并没有。打听了好几个学生也没问出什么来,倒是收获了一堆异样的眼神。

“他名草有主了,那向导很凶的,劝兄弟你别打主意。”

“什么主意,哥看起来像向导?”

被问到的学生摇摇头:“不好说,有几个很厉害的觉醒者去挑战,回来后也被迷得晕头转向。”

“问了也不会告诉你,这里垂涎小周的人有一个连,你排队慢慢等吧!”旁边双马尾的女孩子向他吐舌头。

叶修转头看那个吐槽自己的女孩:“我记得你,戴妍琦妹子。知道你们对我有意见,我也想亲自向他道歉。”哨兵快速地眨了眨单眼,“给个机会?”

“……”戴妍琦捂住了眼睛,这哨兵乱放电太没公德心,差评!

“什么给机会,我跟他又不熟。”

“是吗?你还称呼小周‘周队’呢。”

“我……”戴妍琦突然停住话头,目光在叶修脸上转了两圈,“想套我话,门都没有!”

“妹子你很警觉呀。”叶修笑道,“不过我这不是套话,你们的小秘密我已成竹在胸。”

戴妍琦不服:“你只是以为知道,其实什么也不懂。”

正说着,一个方锐想遇到又最怕遇到的人出现在身后。但这次吴羽策视线直接越过方锐,落在叶修身上:“叶队,你来找小周?”

难怪方锐觉得跟吴羽策相处压力太大,这目光跟箭似的会扎人。叶修也忍不住暗暗思索自己有没有惹到过这位向导。

当然有了!目前他在‘猫’队伍里的形象恐怕已经一落千丈。周泽楷压根不需要讲半句叶修的坏话,只需见到他失落着又要强行打起精神来的表情,就足以引起向导群体公愤。

所以当务之急是找一个转移注意力的点。叶修赶紧把方锐推上去:“不,是他要来找你。”

“!??”方锐懵逼中。

吴羽策这才仿佛看见了这个人,偏着脑袋疑惑地望过去:“啥事?”

方锐不愧是方锐,在这种快把舌头咬掉的尴尬场面,还是张口就来:“我觉得我之前的态度有问题,来向你道歉!还有……”

吴羽策:“还有啥?”

方锐:“就是那个……”

 

空气中突然出现轻微的波动,只有向导和哨兵有所觉察,像是一个能力很强大的觉醒者展开精神力场的感觉。

而在附近能做到的觉醒者,只有一个人。

“你们聊着,我先过去看看。”叶修当即掉转头朝波动出现的方向走过去,路上有几个人挡在前边,叶修用力拨开他们继续前行。

眼看他就要走到门口,吴羽策试图跟上去,这时方锐已经心领神会到叶修希望自己能拖住吴羽策时间。

豁出去了吧。方锐一闭眼,把含在嘴边好久的问题抛了出来。

“我想问的是,你为什么还是未结合状态?”

 

 

待周泽楷把对方记忆抽取干净,过度使用力量的疲惫感侵袭上来。

他本就在发热,刚才又勉强展开精神力场跟接近哨兵体质的觉醒者搏斗,放在平时这点突袭并不算什么,但今天就是身体慵懒又懈怠,提不起劲来。

“穿云。”

得到示意的毛团子安慰地啾啾两声,摇身一变化作团直径一米的大毛团。

周泽楷躺上去,半个身体陷入毛绒里。

“让我睡三十分钟。”

变大的肥啾抬起翅膀,把他覆盖住了。远远看过去这里只有一堆杂物和白毛团——若是没有精神力的普通人,那就什么也看不到。

直到耳边传来的呼吸声和心跳声显示出周泽楷已经完全睡着,叶修才带着复杂表情从幕布后走出来。

他先蹲下看了眼被放在一边的觉醒者。从任何角度上看都是个普通的学生,身上扑鼻的酒精味掩盖了太多信息,把自己弄得味道熏天不是一个觉醒哨兵会做的事情,让叶修难免怀疑这次遭遇并非为爱吃醋那么单纯。

转头过来再看周泽楷,方才他的状态明显不太好。也许是生病了,叶修皱眉想,如果是一天前的自己早在周泽楷面露疲态的时候就会走过去,直接打横抱他去休息。

但刚才叶修看到了一个场景。

怎么也意想不到,这一幕会和周泽楷有关。

无数的光点从人的大脑里被抽取出来,精神向导张开嘴如同吞猎物般将光点吞食殆尽。叶修硬生生捂住了呼吸,连心跳都恨不得能停止,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他知道那是人的心灵之光,是记忆。

叶修自己也只在梦中见过这样的场景,而现实里,一点也回想不起来。

是的,关于这个场景,叶修一点‘记忆’也没有。

再也没有比这更可怕的结论。

叶修极力回忆这个梦最早出现的时间,也只能回忆到十六岁,他的能力刚在联盟崭露头角的那段时候。

那时周泽楷根本不可能觉醒,所以跟他是没有关系的。叶修试图理智地分析,但这么多年来他见过形形色色的向导,再也没有一个人有类似的能力。就连精神系的专家喻文州也说,他能创造栩栩如生的现实幻境,让你以为你有一段这样的记忆,但已经发生过的事情,他没有办法更改。

 

你只是以为知道,其实什么也不懂。

 

叶修忍住了没有当即冲出来质问周泽楷,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能力,到底谁还有同样的能力。因为凭他对周泽楷的了解,这个看起来乖巧安静的向导若是想隐瞒什么,费尽心力也撬不开他的嘴。

叶修不断接近时,黑暗里两个莹莹的光点突然亮起来,借着又是两个,四个,十六个……房间里四处都是眼睛在盯着他,威慑他。

“没想到会这样……明明是那么萌的小家伙。”叶修感到这股压迫力想要逼退自己,只要他退回幕布后边便可相安无事。

可身后飘来海潮的气息,有什么东西在黑暗中同样蠢蠢欲动,刺激得周围的光点一瞬间又全部点亮起来,最大的那对亮光正源自包裹周泽楷的毛团。

叶修身后渐渐浮现出巨大的阴影,藏在黑暗的影子中晃动,海水的暖气扑面而来。

“稍等稍等,”叶修举起双手,竟是在安抚面前的毛团子,“没事了,你们别炸毛啊。让我来解决。”

“笑笑,回去。”

身后浮现出小半的影子发出不情不愿的低吼,但还是听话地淡去了身形。

直到海潮的味道彻底褪去,叶修终于松口气,无奈地看着那堆白毛团。现在精神向导又安静如鸟地缩起来伪装自己只是一个毛团。

“你们可真是了不得呀,竟然把它都吸引出来。”

 

算算时间,吴羽策也该过来了。他私下接触周泽楷的时间已然不多。

“可以让我看看他吗?我保证就看看,不做别的。”

跟精神向导对话显得有点傻,但叶修清楚精神向导即是他们的分身,也是智慧的生命体,往往比人们认为的更聪慧。

穿云低头理了理自己毛,把翅膀抬起来一点。露出下面周泽楷烧得红红的脸。

叶修忍不住伸手去探他额头温度,被穿云的翅膀挡在半路。

“诶,我是在关心他,你也看到了他很难受对不对?”

“……”

毕竟动物就是动物,哪有人类狡猾。穿云缩回翅膀显然也是有点不知所措地看这个人类摸摸自己主人的额头,又摸摸脸。

好在周泽楷似乎感觉到什么,状况没那么糟糕了,呼吸也安稳下来。

“你不想我知道,我就不问啦。”叶修说,“我自己去找答案也会找到的。”

“是不是这样子,你对我的信任可以多一点?”

叶修低下头,在周泽楷额头上印下一个吻。

       


评论(42)

热度(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