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花是公的

导盲犬(十八)

18


*
它感受到了来自灵魂深处的呼唤,从光芒中挣脱出来。
它们原本是一个群体,又可以视作无数个体,因为每一个因呼唤挣脱出来的个体都有着不同的秉性。比如它现在刚刚新生便感觉十分饥饿,它顾盼四下,发现有许多荧光虫般的光芒汇聚在不远处,如同蜂蜜般吸引着饕餮者。

它张开嘴,吞下了一个落单的光芒,然后又不满足地啄下另一块吞食。
它把自己称作‘吞噬者’,吃这些光点就是它们被召唤出来的意义。不过也没关系,这些光芒通常蕴含着丰富的感情,十分美味。有时候光点靠得紧致,这说明是第一次被[吃],需要花点时间将光芒分离开来。但有的光点很松散,甚至会自行脱落,这就表示这块美味的东西已经被蚕食过许多次,结构也变得不稳定起来,吃的时候要格外小心不能破坏掉其余部分。
它很快就吃完了指定的部分,这次食物量很少,而它们也有很长时间没有被呼唤出来了。这时它嗅到另一种食物的芬芳,比吃的这块美味许多,因此开始蠢蠢欲动地叫唤。但主人坚定地表示用餐时间结束,它也就只好蹭着主人撒了会娇,乖乖回去沉睡。

*

吴羽策来得比预想中的要迟。他到场后冲到周泽楷身边第一件事是展开精神屏蔽,叶修就这么被挡在外边,看他们在眼皮底下交谈。
周泽楷的精神向导很顺利地接纳了吴羽策,穿云见到鬼刻立即张开捂得严实的翅膀,轻声叫唤起来,好像受了莫大的委屈。
委屈什么?笑笑冒出来是要打个招呼,又不是想恐吓你们。
长得太大又不是它的错。
随即周泽楷也睁开眼睛,看见吴羽策后并不显得意外,虽然此刻吴羽策背对自己,但叶修能看见周泽楷说了三句话。
“我没事。”猜也能猜到,这家伙大概只要意识尚存,下战场第一句话都会是我没事。
“好好处理。”那个仁兄直接路边草丛一扔了事,反正他醒来什么也不会记得。我赌策哥也会这么干。
“替我谢谢叶队。”
叶修第一反应是坏了,周泽楷什么时候醒的,刚才发生的事他知道了多少。
可他还什么也没做,君莫笑刚露头就被摁回去了,隐瞒了一百个小秘密的明明是周泽楷,自己为什么要心虚呢?
叶修再度坦荡地看过去,撞上吴羽策的视线,他恍然大悟。自己曾经也用这样的眼光打量着在苏沐橙周围晃的那些毛头哨兵,并且当苏沐橙明确表示她真的在跟其中一个交往时,那种无奈愤慨的兄长凝视。
吴羽策站起来下逐客令:“叶队要是没事,可以先走了。”
叶修朝他友好微笑:“你是不是还有什么话要跟我转述?”
“既然叶队都看见了,就不用我代劳。或者叶队的唇语看得还不够清楚,需要印证指教?”
周泽楷听见他们对话,悄悄拉起穿云的翅膀把脸给遮起来。

叶修刚出门就撞上魂不守舍的方锐,看起来他也在门口徘徊了好一阵子,他的精神向导无量君——就是那只浣熊——也把门口周围的灌木都给揪秃了。
看见叶修踏出门的军靴方锐才抬起头:“周泽楷竟然是向导,他混在哨兵堆里这么久,胆子真大。”
叶修惊讶:“你刚知道?”
方锐跳了起来:“老叶你早就知道了吗!你们套路太脏太深了,我看不懂。本来一个未结合向导就让我够乱的了,现在告诉我从一开始我身边的向导竟然有这么多!”为了增强他说话的情感,无量君双手比着一个窟窿大小在眼前晃来晃去。
“方锐大大你是不是忘了,我们还在被考核中。你周围任何人都可能是前来诱惑你动摇你的‘猫’。一个周泽楷就扛不住了?你就因为这个动摇。我真是看错你。”
“等等,关周泽楷什么事!”方锐大喊。
“你不是为了小周才这么纠结?”叶修恍然。
方锐陷入片刻沉默,过了好一会儿,他用一种生无可恋的语气说道:“长官,你可知为了帮你拖延时间我对阿策讲了什么。”
“你终于跟吴羽策坦白你已经把一颗真心献给国家,决定这辈子都单身无法指望?”
方锐哭丧着脸:“我对阿策说我没办法跟他做朋友。”
“他竟然还未结合,李轩脑子里在想什么我不知道,但我清楚我自己——哨兵和向导之间的纯洁友谊是不存在的!”方锐纠结地说,“我一靠近他满脑子就想着未结合向导这件事,焦虑得都快要得结合热了!”
所以你才躲着他吗,叶修想,男人就是不能怂这点都不懂。
“结合热又不是病。”叶修嘀咕着,“有那么严重?”
“你没感觉?”方锐像看傻逼一样看着叶修。
“我可能天生比较钝感。”
何止钝感,你就是个怪胎吧。漫步在甜美诱惑的信息素中毫无察觉的男人,方锐简直要为军部那些看上过叶修的向导们点上满手满脚的蜡烛。
“你就没有某个时候感到明明理智让你走左边,有种神奇的力量却能让你走右边?”
“我的第六感。”
方锐一脸崩溃地看着叶修:“那你也没有体会过想要远离某个人,明知道你们没可能,又控制不了目光追随他,靠近他……”
“独占他。”叶修突然补充道。
方锐张大了嘴,表情很是精彩:“我不是很懂,难道之前你的迟钝都是在装么?!”
叶修站着思虑了良久,内心如拨云见日般的亮堂起来。之前种种让他迷惑的细节似乎都有了个合理解释,他突然急于想印证这点,想去见见心里那个人,越快越好。
“你说得对。”叶修双手拍在方锐肩膀上,“我有点事情先走一步!”

*
周泽楷再度醒来的时发现自己躺在一间休息室,这里是专门为任务中向导提供的安全屋,而吴羽策与另一名同伴站在周围。
“队长。”吴羽策见他醒了,立即走过来表情严肃,“刚才我试图展开精神领域,发现有些不对。”
他周身依然又酸又软,但听到吴羽策开始讨论正事,还是马上打起精神:“有察觉?”
“有几处空白十分奇怪。”
向导的精神领域即可以屏蔽也有搜索探测作用。屏蔽是可以将外界刺激有选择地过滤,探测则是向导一旦展开精神领域,在内所有达到觉醒水平的精神活动都在向导掌握中。力量强大的向导能展开更广阔的领域,也能探索方圆百里的觉醒者动向,是种非常强大的作战工具。
“周围有不少我们的人,还有导盲犬的人,原本会有相当多的杂音。所以其中出现空白就太突兀了。”吴羽策语调已经相当警惕,空白意味着无法扫描的未知领域,里面究竟藏了什么,常年浸淫战场的人想到便不寒而栗。
“队长,要不要先召集人过来?”另一个向导建议道。
“不。”周泽楷摇头,“发危险信号,让他们散开。”
众人眼睁睁看着信号波以此地为中心缓慢扩散,好像一颗石头落入水银中涟漪扩散得那样艰难,还未越过大厅的范围便极速衰减直至消失殆尽。
吴羽策抬起右臂,鬼刻落在他手臂上的瞬间涨大了数倍,化为一只全身燃烧青色烈焰的火鸟,试图积蓄力量发动攻击。但一只手却从旁边伸过来,轻轻抚摸着鬼刻的飞羽,这只燃烧鬼焰的大鸟立即安静下来,收敛起羽毛站到身后。
吴羽策望向周泽楷,刚才正是他出手安抚了鬼刻,这个举动令人意外。然而周泽楷从来不做毫无意义的事,他也信任他们队长的判断。
拦阻吴羽策攻击后,周泽楷解释道:“我们在一个更大的力场内。”
“范围……覆盖整个校园。”
联盟的顶尖向导们面面而觑。维持一个巨大的精神领域,并小心翼翼地维持不让身处里面的哨兵和向导们发现异样——这需要多么强大的精神力!联盟甚至是联盟的敌人中有这样一名向导存在?
“不好,好几处空白在向这里靠近!”
吴羽策也随即明白:“大概是我们刚才的试探让他们找到位置了。赶紧撤退……”他冲到门口刚推开大门,随即又迅速退回来,在周泽楷床前摆出防御姿态。
大开的门外直挺挺地站着一排人。 


评论(37)

热度(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