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花是公的

梦魇

血源诅咒paro,情节,设定及部分台词均源自血源诅咒。

争取日更完结。如果没看过,请不要急着去搜介绍,会剧透……

 

(1)

昏暗暮色中小镇处处被浓雾笼罩,从远处看只能从偏紫色的雾气里见到房屋尖顶与远处教堂的钟楼塔,还有一颗昏昏沉沉却始终没有落下的太阳。尽管已经无法给地表带来任何温度,它的存在依然彰显着黑夜尚未降临。萦绕在小镇街头巷里的雾气并不是仅仅是水分,而是含着血腥与不知名恶臭的黏稠颗粒,附着在城墙上,油灯上,以及路过人的外套上。

不过现在街道上也没什么人迹了,偶尔有火光透过浓雾摇晃着接近,可这并不是什么好现象,很快嗅觉灵敏的狗就会到了,然后是举着火把巡逻的镇民——如果他们还能称作人的话——手持草叉、斧头等随处可见的工具,嘴里呼喊着含混不清的警告话语,他们会驱赶任何视线所见的外来者,用斧头和刀枪,即使弄死你也在所不惜。

 

身着灰色风衣的矫捷身影在拐角口一闪而过,镇民犹然未觉,但狗们已经嗅到踪迹狂叫着扑了上去。那影子迅速跑进巷子深处,皮靴踏在水中发出响亮的声音,如果是有经验的猎人便能听出这脚步明显不慌不忙透着镇定自若,是诱敌的步伐。

狗追着身影经过一座桥下,光线被桥阴影遮盖的瞬间,两发子弹飞准确地击飞追踪者,紧接着没等它们爬起来,一把长剑已经刺入两只动物的天灵盖中。一只当场毙命,另一只即使大脑被贯穿,仍挣扎着四肢想要爬起来,但猎人的下一次攻击迅雷先致,准确从喉咙口将长剑刺入,锋利的剑刃直接把这诡异的动物开肠破肚。

猎人甩开长剑,一串血花滴落。他刚想把武器收起来,一束火光出现在巷子口,刚才巡逻的队伍有一个落单的跟着狗群进入巷子中。对方晃动下火把确认前方确实有个模糊的身影,便挥舞长叉奔跑过来,但他只往前走了几步便失去目标,此刻小巷已经空荡荡的再无声响。镇民眼眶内昏黄的眼珠不受控制地四处转动,火把照亮了四周景象,如果他还有神志那绝不可能孤身进入——巷子里躺满了各种尸体,有狗,乌鸦,狼,还有一些看不出形状的怪兽,密密麻麻堆积在桥下,血液从尸堆中渗出,在污水里划出泾渭分明的红色河流。

 

周泽楷收起长枪伊芙琳,把细剑仔细拭擦后背回身后。在猎杀中武器是猎人的第二生命,必须小心对待,因为工厂已经废弃,但谁也不知道猎杀之夜何时结束。

在这个小镇中已经失去了时间的概念,因为太阳不会落下也不会再升起,同时空间的概念也变得模糊,无论从哪个方向往外走,最终都只会回到城镇中心的广场。

周泽楷记得很久以前这里还有许多人,许多的猎人与教会信徒,但不知何时他们渐渐销声匿迹,镇民们紧闭大门拒绝外界的一切,在外面晃荡的人不是发狂便是被发狂的人屠杀,而猎人们都隐藏起来在暗处等待猎物靠近给予致命一击,就像自己所做的那样。

 

这里叫雅南,曾经的治愈之都。现在已然成为地狱。

 

每天都在屠杀或被杀中抉择,必须时刻提高警惕防止暗处的偷袭,在这样的地狱中依然有一处净土,一处可以让人放下戒备安心休息的地方。周泽楷点亮广场中央的灯笼,柔和白光笼罩住他,待他再度睁开眼睛时已经回到了‘家’。

“欢迎回来,善良的猎人。你有什么需要吗?”

这个说着温柔话语的并不是人,而是一个精致的人偶。人偶银色的发丝在光下闪闪发亮,鸦色的眼睛总是微微下垂,似乎有很多话语藏在里面。当周泽楷得知这确实是被人制造出来的产物时吃惊了好一阵子,不过现在他也习惯人偶的照顾了,尽管人偶试图帮忙脱下沾染血污的外套时他还是有些窘迫。无论他在猎杀中将这些衣服毁坏得多么严重,人偶总能修好并还他一套崭新的,这让周泽楷强迫自己在猎杀中不要沾到血,如果迫不得已,那至少让血只染在斗篷上。

“小周,这次的猎杀这么快就结束了?”在他修整装备的时候,一个声音出现在身后,伴随着吱嘎作响的推门声,有人走进来。

幸好,他并不是这个世界唯一的活人,这名叫叶修的猎人也长住于此。叶修管这里叫猎人之家,一个提供给陷入屠杀中的猎人身体与灵魂完全得到休息的场所。但周泽楷并没有在这里见到过叶修之外的人。

叶修作为猎人的时间比他还长,据他自己所讲,他是雅南组建第一批猎人队时入行的。但他已经很久没有出去猎杀了,因为已经放弃寻找出去的道路,并觉得在这里待着也挺好。

尽管选择逃避,但周泽楷觉得这无可厚非。

不过叶修似乎并不介意帮助周泽楷探索。尽管他不再出去,但他对雅南人文物产丰富的了解总能准确解读周泽楷找回来的各种物品上残留的蛛丝马迹。

周泽楷点点头,把一条金坠子扔给对方。

“啊,我记得这个。”进门就一屁股坐到椅子上的人撑起懒洋洋的背部,打开链坠端详,“教会主教的随身物,当年我们的老师送她的礼物,绝不会离身的……这么说你到教会去找到她了?”

周泽楷沉默了片刻,拿起剑将刃口拔出一半,似乎在检查上面是否还沾有血迹:“救不了。”

“别这样,这不是你的错。”叶修合上链子,向年轻的猎人伸出手,“这里的人你无法拯救,只能拯救自己。我能感觉到你的慈悲,这很好,但是在猎杀之夜过分慈悲是会失去生命的。”

“……”

“你还是坚持不杀人,对吗?”

尽管镇上到处都是发狂的人,他们的屠杀行为与野兽已无两样。

“我坚持。”

叶修看着他,年轻的脸上目光却相当沧桑,似乎有一百个光阴的时间从里面流淌过留下了深深的沟壑。

“我们需敬畏旧神之血。这样也好。”

 

“这句话……”周泽楷从手掌中抬起脸,“是什么意思?”

叶修刚才说出的话语,与刻在主教吊坠中的话语如出一辙,在千盏烛火前跪地祈求的主教嘴里喃喃念叨的也是这句话。

“这是一句古训。”叶修说,“小周你来得晚大概不知道,教会创始人威廉大师挂在嘴边的话,并要求信徒发誓——敬畏旧神之血。当时教会把这句话刻在各个地方,包括一些门的通行密码,就为了让人们记住。”

周泽楷凝神思索。

“小周你有发现什么?”

“教会有条通往外面村落的门。”周泽楷一下子激动地站起来,“打不开,没有口令。”

“原来是这个!”

叶修没有他那表现出的那样激动,但也弯起眼睛笑了笑:“那去看看吧,也许就是出去的路呢。”

“我会带你一起出去的。”周泽楷说行动便行动,背上皮扣枪套,将剑柄的扣带仔细绑在腰间,做好准备后再将猎人斗篷披挂在身上。

待他收拾完毕准备走出屋子,叶修拉住年轻的猎人道:“稍等。”

他从口袋里拿出一枚铃铛,亲手系在对方手腕上。

“这是古老的猎人呼唤同伴的方法,如果遇到困难就摇铃,让我来帮帮你。”

叶修看得出那一刻周泽楷表情出现了些许变化,在纠结着说‘不用’与坦然收下这份善意之间挣扎。既然已经选择离开杀戮,为什么又要回去?叶修知道对方在犹豫的原因,而这片刻犹豫恰恰证明了眼前的猎人有多么的善良。

让人心软又心疼的善良。

最终对方轻轻动了下嘴唇,说出一番让叶修骨头发冷的话。

“我知道……”周泽楷说,“迟早有天我也会像他们一样。主教,神父,猎人,都逃不过那样的发狂……”

“如果那一天来临,我摇响铃铛。”年轻的猎人语气又坚定起来,“我希望,你能来结束这一切。”

不,你不会。你和他们不同。叶修想这么说,但他也没有任何的信心来保证。

“我答应。”他最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也不知是不是已经变了音调,承诺道,“如果你变得不再是自己,我会送你离开。”

周泽楷如释重负地露出一个微笑,向他深深鞠躬:“谢谢。”

 

眼看猎人消逝于烛火光芒中,叶修沉重地叹口气,走到人偶身边。

当周泽楷待在猎人之家的时候,叶修从不到这个位置,他一走过来人偶便用目光追随着紧紧不放。叶修走到人偶跟前,替他整理好服饰。

“再唱一次那首歌吧,我想听了。”

“主人,如你所愿。”人偶低柔的声音在静静的夜空中回荡。


评论(11)

热度(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