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花是公的

梦魇(4)

日更真是压力太大了……

从今以后日更的太太我都要跪着拜读_(:з」∠)_


(4)

有人曾说对猎人而言只有死亡才是解脱,但这里也没有真正的死亡。

 

受了伤,往腿上扎两针血就能立即活蹦乱跳。

周泽楷毫不怀疑自己大腿两侧都被扎得一片淤青,布满无数针孔,打完持久战连走路都是一瘸一拐的。

即使伤重到血液流尽肢体断裂,只要触摸灯笼就能回家,而在沐浴烛光的那一刻所有的伤处都完好如初。

“没几分钟又回来,看样子这次遇到劲敌了。”叶修笑眯眯地看着周泽楷沉着脸一言不发地折腾武器,“要来点儿神血宝石吗?奥抗味,嘎嘣脆。”

……

“这次坚持时间太短了吧?是男人就挺过三分钟!”

……

“丝血被反杀!6666666”

……

“打不过就摇铃啊小周,摇铃嘛~不要怜惜地使用我~”

…………

 

不知第几次侥幸战胜强大的敌人归来,叶修已经没有蹲在墓碑前等待了,而是跟信使在玩儿——不知什么时候起,他开始能看到这些小骷髅一样的东西。如果他手上持有别的猎人徽章,还能从它们手中买到商品。

当然,不是用钱买。

雅南的人很少对外来者透露什么消息,即使是浴血奋战的猎人。少有的几个猎人中,少天偶尔会对猎人同行聊起一些治愈教会的秘密,不过最为适合的聊天对象还是叶修。他已经习惯每次狩猎回来找叶修一起细数战利品,听他讲述物品背后所代表的雅南故事。

周泽楷拿出一套信使处买来的白色长袍给叶修辨认,因为记忆中方明华和他妻子也穿着这样的长袍。

“治愈教会的袍子,不过有些特别。”叶修仔细看了看手套的花边,“这是高层圣歌团的服饰。如果你有朋友穿这样的衣服,那他可是个有很多秘密的人。”

“圣歌团?”

“一个教派大了总会产生些奇奇怪怪的分支,不过圣歌团是其中走得最远的,听说他们做了很多不可思议的事……”

周泽楷听出叶修话里有话:“这里发生的一切,是人为?”

“有的人在这里仅仅是为杀戮而杀戮,但有的人会去寻求真相。”叶修没有直接回答他,“揭露让人好奇的、可怕的真相需要不断地探索。你越深入,就会发现距离结局也越来越近了。”

“黑夜之后还会有什么?”

“要靠你去发现。”叶修说,“不过由此产生的结局未必是好结果。”

“那也比现在强。”周泽楷断然道。

“啊,是啊。”叶修笑了笑,“反正不管我怎么劝,你总要去试试看的,我的小猎人。”

这时候的周泽楷还难以读懂叶修情绪里的消极部分,他明明看到了更多更远的东西,却什么也不去做。就像刚才,叶修在笑起来之前那短暂的停顿中透出的感情。

“你是责备我吗?”

“责备你做什么?”叶修奇怪地看着因此忐忑不安的猎人,他的小猎人真的很敏锐,但由于‘看不见’的缘故,很多事情不会理解。“要说你真是个奇怪的家伙。你是我见过最有效率的猎人,那些家伙来来去去只会在街上乱砍,但你来到这里后不久,一切都不一样了。”

椅子上的老猎人在珍贵的宝石加工车床上磕了一下烟管,烟管里面掉出一块神血宝石碎渣,他在年轻猎人惊异的目光下若无其事地把渣子放回车床上:“我就说什么东西卡住了……”

两人陷入了某种尴尬的沉默。叶修手指反复握紧烟管又松开,他用微不可闻的声音模糊地低吟道:“如果你厌倦了这一切,我也可以送你回去……”

“什么?”周泽楷没听清。

叶修猛然醒过来:“我是说你是很有做猎人的天分。但不要以为自己是救世主,疯子才做救世主。教会里想成为救世主的人不少,看看他们最后都成了什么样。”

 

叶修的话仿佛很快便得到了印证。在旧雅南镇,周泽楷遇到了事变之后第三个活着的,清醒的猎人。

但对方仍然想杀了他。

 

猎人站在镇上一处高点楼塔上,用机枪对准巷子角落四处扫射,逼得周泽楷只能不停奔跑逃命。

“你是一个很厉害的猎人,但这就意味着更加危险。不要碰这镇上的生物,离开这里!”

但周泽楷做不到。

他杀戮的理由是为寻找真相逃离噩梦,不会因为任何危险而退缩。猎人运用一切技巧翻滚跳跃跑到机枪的射程之外,有点儿伤心地看着衣服上被打出的几个弹孔想,又得麻烦人偶修补了。

他本不打算再同机枪猎人起冲突,悄悄的绕过怪物寻找通往拜尔沃金斯的道路,直到在路边找到蹲着一名衣衫褴褛的乞丐。

猎人很惊讶这里还有人类尚存。乞丐见到他立即像见到救星那样匍匐上来,求周泽楷带他去安全的场所。

在雅南徘徊的时候,周泽楷也曾想帮助镇民,但大多数人不是对他大门紧闭就是连交谈也讳莫如深,辗转下来他只劝到聊聊数人前往欧顿小教堂避难。他指了欧顿小教堂的路,但乞丐任然缠着不肯离去。

“猎人老爷,你看这一路上怪兽肆虐,我孤身在外实在朝不保夕。你能送我过去吗?”

周泽楷犹豫片刻,终于还是答应了。

可一路上乞丐就像腐肉般吸引着旧雅南的怪兽,让他们屡次陷入包围的困境。好容易杀出一条血路,熟悉的机枪声又在头顶响起。

“既然你执意猎杀它们,我就只有先猎杀你。我已经不再做梦了,但并不表示忘记了狩猎规则。”

 

再好脾气的猎人也是浸淫血腥的杀戮之徒。周泽楷皱眉取出伊芙琳与慈悲之刃跑上塔楼。踏入楼顶便看见那猎人端着重机枪正对着路口,他丝毫没减缓速度,冲着对方脸直接突过去。

猎人被他这不要命的打法乱了阵脚,仓促下举起重机枪格挡,周泽楷将刀刃卡在精密的枪械中架住扳机,接着一拳揍在猎人脸上。

那猎人狠狠吐出一口血沫:“愚蠢!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不知道又如何,周泽楷愤怒地挥动刀刃,为了已经无可挽救的人便要放弃可以救助的生命,你要以此指责我吗?

机枪猎人厉声道:“你屠杀的那些怪物,他们是人!他们不像猎人有梦境守护,这些可怜的家伙在镇上活动不会主动伤害人,也不会走出这个地方……除非他们身受威胁。你觉得他们是凶残的野兽,其实你才是野兽!”

话语犹如一盆冷水迎头浇下,让人感觉半身冰寒彻骨半身却如烈焰焚身。他想要忽视却又不断被证实的,现在被一语道破,周泽楷这才明白自己原来早已身处黑暗深渊。也许进入这个世界的那刻,自己就站在了悬崖边上,距离堕落仅一步之遥,但所有人却一无所知又义无反顾地踏了下去。

周泽楷茫然地挥动猎刀,直到猎人狂喷鲜血倒在脚下。

对猎人而言死亡才是解脱。

你已经解脱了,而我的解脱何时才能来临?

 

评论(11)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