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花是公的

梦魇(9)

回贴答疑请等我完结它……我再也不一时兴起乱开坑了QAQ


(9)

 

周泽楷小心翼翼地在迷雾中前行。

 

几分钟前,那堆名为重生古神的骨头架子变成了真正的尸骨堆,散落在广场各处。猎人心情却没有因此获得安抚,反而更加糟糕。

因为梦境依旧继续,这说明自己的猎物还在前方更深处。

结果他就一步踏入了这个充满雾气的建筑里。现在上下左右门庭走廊看上去都似曾相识,好像自己彻底在其中迷失了方向。

 

这阵迷雾来得蹊跷,周泽楷把伊芙琳横在身前,缓慢前行探路。雾中隐约传来婴儿哭泣声和窃窃私语声,凝神静听似乎是一男一女的对话。

 

“你说,小孩会长得像谁?”

“现在看不出,才五个月大……也许像你,更漂亮……”

“你也喜欢它,想看他长大……”

“给他想个名字如何,就叫做……梅高可好?”

 

“不!这不是真的!还给我,把我的孩子还来!”

“……很遗憾,教会尽力了,你可以试试接受新的……”

“所以……我打算去未见之村,要一起吗?”

 

“冷静点!这不是你的孩子。”

“什么呀,你看他在动了,他在这里……”

“明明就在我身体里,你为什么看不见!”

 

雾气里的声音似乎是曾经发生过的事,但周泽楷依旧想不起来这是他的回忆,还是敌人又一次干扰的陷阱。他发现周围渐渐走出不少步履蹒跚的骷髅。这群挥刀弄剑的小东西很脆弱,一打就散,但它们会孜孜不倦再爬起来。

猎人眯起越发敏锐的眼睛,他看见一条天线状的雾气伸出连在骷髅的四肢、关节处,即使它们被打散成一堆骨头那条雾气依然不曾散去。

而在雾气缭绕的走廊深处一个身影正匆匆走过,周泽楷赶紧跟上去。

 

敌人很会跑。

这点在猎人追过三条走廊五个拐角无数房间后得到确定。他用伊芙琳打中了对方好几下,但前面的身影最多只是踉跄下又玩命逃跑。那些东倒西歪的骷髅从刚才开始也不再组织起任何有效的攻击。

对方似乎真的只是在逃窜而已。

周泽楷最终把人影逼到了死角,那里竖着面等身镜子。被追逐的一方终于停下脚步,犹豫地在镜子前徘徊。但那人刚回头便全身一震,半只想要踏入镜子的脚也收了回来。

周泽楷终于能看清他追了很久的那个‘人’,姑且算是人类吧,毕竟对方除了脑袋套在一个高铁笼子里面,全身上下都是人类的模样。

“……别看我。”铁笼中的脑袋生锈地转动着似乎想埋下来,但是被笼子给阻挡了。

“是你?”周泽楷也认出了眼前的人,竟是他找寻了许久而不见的老朋友,方明华。

他想再走上前一些,但老朋友古怪的造型,以及曾经见过的幻影让猎人止步不前。经历了那么多,周泽楷发现自己很难再相信谁了,更何况之前那些窃窃私语中所蕴含的信息无不在暗示着:这个梦境,这个诡异的境况与眼前的人息息相关。

方明华背靠镜子,也没有接近的意思。但他释出了足够的诚意,因为不知何时周围骷髅全部停止了行动,瘫在地上变成一堆真正的白骨。

有那么一刻,两人竟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终于到这里来了。”

“口信是你留下的?”

“是我。”方明华说,“但那是很久以前了。我不辞而别又担心你不知我去向,于是给什么也不知道的教会修女们留下口信。”

周泽楷耐心等他说完,他知道苦苦追求的真相即将水落石出,而且真相必定是残酷的,就如这个世界一样。

“那时候我天真的以为自己所做的研究能改变人类对宇宙认识,一开始也确实如此。当所有事情开始失控,我想到了你……猎人们总是为解决问题存在的……咳咳,但后来听说你死了——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虽然你就在我面前——但已经过去这么这么久了,你还是跟当年一样一点都没有变。”

“我当年……是什么样的?”

“你当年是个猎人,在雅南赫赫有名。”回想起那段过去,方明华露出怀念的笑容,“你不加入教会和任何阵营,就跟一个叫叶修的古怪猎人混在一起。但你们是那么的强大,几乎可以解决任何麻烦……许多也是我们制造出来的麻烦。”

周泽楷又一次从别人口中听到叶修的名字,他几乎可以想象出,在那个猎人多如过江之鲫的年代,两个启明星般耀眼的年轻人如何活跃在雅南各处,斩杀着越来越凶残的兽类。

“后来呢?”

“后来我……虽说理论完美,但总是不断失败。每当要成功了,就好像被什么力量所阻止……就这样在时间的无情流逝中,雅南成为了所有人的梦魇。”

周泽楷沉默了。

看来方明华并不知道血月和蜘蛛的联系,也不知道是自己的行为导致了仪式的成功。

在不久前他还不顾一切地想要找到这惨剧幕后的真凶,打算以血洗血。可现在造成这一切的主谋之一不但是朋友,也是受害者,更像是困于自己梦境得不到解脱的游魂。

周泽楷手指划着伊芙琳上的纹路,这个动作让他看上去充满冷酷和危险。但方明华一动不动,似乎早已做好准备只是在等待宣判。

年轻的猎人想了好久突然说:“我看到了嫂子。”

方明华听到后发出一声类似啜泣的叹息:“他们带走了她,说是为了救治,但我知道教会的救治从来就是……所以我背叛教会出走,又不得不继续他们的研究想要从中寻找救她的方法……”男人深吸一口气似乎想让自己更坚强些,以便能说出之后的话语。“我做了错事,非常大的错事……已经无法挽回了……明明之前一直反复失败着,但不久前那东西就这么突然降临,我们成功了……召唤出了那样的东西。但我现在只想让它从没有出现过。”方明华语气中带有深深的恨意,听得连浸淫杀戮已久的猎人都感到寒冷。

“你是制造者,没有办法?”

“神已经选中的我们无处可逃,连梦境也是神的造物。我虽然是噩梦的领主,却早已失去对梦境的控制,仅仅是个看守者。”自称为噩梦领主的男子突然握住猎人的手套,语气激动起来:“但小周你不同。我能感到你身上强大的血的力量……你能做到无人可及的伟迹——杀了他们,杀了他们全部,我在这里等待的意义就在于此!”

周泽楷点头,没有方明华的请求他也会这么做。

他的老友露出一丝解脱的笑容,在周泽楷开口询问出口前,抓起猎人手中的兵刃刺入自己心口!

!!!

周泽楷大惊,然而已经收手不及,千荫染血后更加锋利,仅仅靠着自身重量便轻易穿透躯体没入至柄。

“为了打开梦境的入口,我必须这样做。”方明华周身浮起黑色的雾气,这雾气渐渐消散在空气中,仿佛眼前这个人从未存在过。

“不要伤心小周,我早在很久以前就应该死了,虽然要借用你的手,至少我能收拾这个残局……”

“还有最后一个问题。”周泽楷问,“叶修……到底是?”

方明华似乎终于如释重负:“你还是问到了。他是最初的猎人,梦境的开始……我也不知道他现在到底是谁,不过……”他从怀里摸索许久找出来,“拿着这个,会对你有用的。”老友将东西放在周泽楷手心的同时,他也如同一阵风吹过的烟灰,彻底消散在空气中了。

而猎人的手中握着的,是一条已经干枯发黑的脐带。


评论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