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花是公的

梦魇(完结)

情节和设定都被我改得面目全非!

对不起原作!

然后为拖稿这么久道歉,就算再卡逼一逼还是能写的,正如今晚就逼自己完结了。大概有很多没说明的地方,就学游戏那样,艺术的留白供读者脑补好了!


(10)

每个大神都失去了他们的孩子,然后又呼唤着替代者。——《三分之一脐带物品说明》

 

叶修在梦境中听到了铃声。

自从他送出召唤铃之后就一直在等待铃声,铃声响起意味着周泽楷需要他,而他也能立即赶往奋战中的猎人身边。

但这次等待铃声响起的时间太久了些,好在铃声并不急切,这让叶修有时间慢慢准备好猎人装束和武器,最后他走到墓碑前回头看了眼人偶。

人偶不明所以地歪着脑袋看过来。

叶修走过去为人偶整理了衣装。这身外乡人的服装还是第一次见到小周的时候对方的穿着,他一直保存着,尽管对方已经不记得——那时候脸上沾着一点兽血的外乡人向路过的猎人求助,让对方帮忙寻找走失的小孩,他虽然很不想管闲事却忍不住走过去抹掉了外乡人脸上的血迹。当时表情严肃的年轻人瞬间手足无措起来,用手背擦了又擦,把一边的脸擦得发红。

“皮肤沾血了,小心感染。”叶修找了个理由。

结果不过一小时后,他们就在跟一大群血跳蚤得战斗中搞得全身上下都是血,黏稠的血液顺着衣袖不住滴落。老猎人笑着看外乡人慌慌张张脱掉血染的衬衫,然后丢给他一件雅南流行的猎人服装。

…………

从回忆中醒过来,铃声虽还在响却已经越见微弱,似乎摇铃的人也在动摇。

但叶修眼神却坚定了,半跪下来触摸墓碑让烛光吞没自己。

 

叶修到达的地方是一个庭院平台,这里到处是激战的痕迹,一辆婴儿车倒在碎砾中间。

很显然,战斗已经结束了。那召唤协助者过来是要做什么?

叶修决定等待召唤者开口,他有的是耐心。

坐在平台中间的猎人见他到来后撑着刀鞘站起来,目光往婴儿车看了眼,又往叶修脸上看了眼,见对方没有先询问的意思只好开口说道:“噩梦源头,已经死亡……”

“祝贺你,小周。”叶修想表现得更高兴一点,但他发现自己表情很僵硬。而周泽楷显然也注意到了,这让他原本就不太高兴的表情更加忧郁。

猎人对他伸出手:“我做到了。我们离开这里。”

只要握住这只手说‘好,我们一起走。’就可以了。猎人的眼神流露出这样的恳求。叶修想,真是个善良的孩子,明明什么都知道了,还对眼前的人存有幻想。

叶修笑着抽出背后的武器,即使舞台到了落幕的一刻演员也要演下去,这是他的坚持:“你做到了,在这里的任务结束了。现在是否愿意把生命交给我,我送你离开这个梦。”

猎人警惕地退了一步。

“不。”

“真遗憾,是什么让你想要留在这里?”叶修步步进逼。

周泽楷已经跟叶修拉开了几个身位距离,他听见问话后几乎是喊出来:“要走一起走。”

叶修停下脚步:“我不会离开这里,这里有我需要的一切,还有……”

他面前的猎人绝望地抽出武器:“还有,你就是梦境本身。”

 

早在几小时前,周泽楷找到中央庭院,哭声就是从这里发出的。

在庭院的花园中又见到了方明华妻子的幻影。这次幻影朝猎人微微点头,似乎是感谢他的援手。

猎人低头穿过她的影子,步入白色的迷雾中。方明华说过,他要面对的是最后的梦魇,是一切的起始。

但却如此的没有真实感。

梦魇的本身是一个柔弱无力的婴孩,而守护婴儿的黑影又弱得可怜。猎人略微几次试探后便痛下杀手,在千荫全力发动的伤害下这个黑影很快就被砍到烟消云散。

倒是下决心杀摇篮中的婴儿用了更久的时间。

战斗结束后,周泽楷从摇篮的襁褓中找到了又一根脐带。方明华交给猎人时说过:使用它会见证真实,尽管无人能回想起所看到的真实究竟是什么……

自己要看吗?所谓的真实,他追求了许久的真实。

周泽楷想了很久,决定先摇响铃铛让叶修来决定。

 

“在动手之前,请让我讲一个故事。”

在拔出武器前,周泽楷吞下了什么东西,这让猎人眼中的世界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

眼前的人还是他认识的叶修,但他身后舞动着血红色、既像触手又如翅膀般飘在空中的东西足以彰显对方已经非人类的身份。

使用脐带后的猎人不仅看到了,还领悟到一个事实:雅南的月亮与眼前的人关系如此紧密,仿佛是在代替他的眼睛监视着这里的一切。

但他还是停下手听叶修——或者原本是叶修的生物——来讲述他的故事。

“曾经有一个猎人很厉害,他觉得自己无所不能。在他盛年的时候遇到一位志同道合的搭档,他们共同狩猎了雅南各种各样的怪兽,并试图找到病症的根源。

当然,各种的尝试都注定是徒劳的,因为从一开始我们和我们的敌人就不对等。渐渐的他们发现原本屠杀怪兽的猎人变成了更难对付的怪兽,人们指责是他们沉溺于血腥杀戮导致了堕落,但猎人却有别的想法。

正在这个当头教会酿造出一场惨剧,几乎让当时存在的猎人全军覆没。而猎人和他的搭档却找到了诅咒的根源,他发现一切的怪异、不可思议的改变,是来源于从海洋上漂流过来的神的遗骸,随之而来的神明诅咒更令他确信了这点。最终他解决了这场噩梦,代价却是他的同伴的生命。”

叶修的语气沉痛,看上去即使只是回忆这段往事,也会令他困扰在悔恨之中。

“这个猎人告别了教会还有所有的其它势力隐居起来,他躲进工坊决定不再管外面发生的事情,一心一意雕刻起人偶。他想趁着记忆还没有被吞噬前,将死去的人永远留在眼前。可令人惊讶的事情发生了,在人偶完成的那天,他眨了眨眼睛给了猎人一个礼貌的问候,像普通人第一次见面那样。”

“……于是猎人就这么轻易被蛊惑了,他进入到猎人梦境,并在按照梦境创始者的意愿开始猎杀活动。嗯,就像小周你所经历的那样,我也经历过这些事情,很多遍。”叶修所经历的事情远没有他说起来那样轻松。周泽楷清楚在那样反反复复的屠杀之夜里,想要相信的事物全部被推翻,想要救助的人注定会死去,他也险些在中途崩溃。

而且叶修还是孤身一人。

但是为什么?既然叶修也经历过屠杀之夜,他又为何要再度开启它?

眼前的人很快告诉了他答案:“最终猎人也发现了脐带的秘密,同时意识到自己受了欺骗,于是他选择——杀了神,并自己成为神。发现自己身上呈现的变化后猎人想到了什么?小周,如果你可以掌控梦境,成为这里的主宰,你会怎么做?”

我会让一切回到最初。周泽楷想。最好什么也没有发生过的时候。

“是啊~当时的我并没有从梦魇中吸取到足够教训,我想救这里的人,所有的人。我想若是当初做的不一样,是不是没有人会死,那个小女孩会获救,教堂里的老人不会发疯,尚存心智的同僚能活下来……还有最重要的,你会不会回来。”

身份转换后叶修忽然理解到发生在雅南的一切,人类不过是神明争斗的棋子,就算他对神明之间肮脏的争夺毫无兴趣,为了自保也不得不利用起来。

猎人是其中最无往不利的兵卒,鲜血是通向梦境最好的诱导。

成为月神的叶修开启了梦境:一段新的屠杀之夜。而在这个梦的世界里周泽楷果然回来了,他成为被梦境召唤而来的猎人,懵懂无知却会说话会笑,有着活人才具备的呼吸与心跳。

但除此之外,任何事情都没有变化。

小女孩依旧会死,教堂依旧无人幸存,雅南终将变成地狱。而叶修不得不一次次送走无法承受这一切而疯狂的所爱之人。

 

 

“所以小周你该懂了,探究太多不是什么好事,正如我一开始的告诫。”叶修高举起他的武器,刀刃在月光下反着银光,“让我送你走吧,这个梦是错误的,你再也不会回来了。”

可周泽楷也不甘示弱地伸出手腕在刀刃上抹过,血光从刃口迸发出来。

“为什么不是我送走你,让你获得解脱。”

“答案不是显而易见的么。”古老的猎人发自内心地笑起来:“如果我们中仅有一个能醒来……”

 “那只会是你。”

两名猎人身影在月光下短暂地停顿后,瞬间化为一道残影义无反顾地迎向彼此。

 

END


评论(19)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