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花是公的

导盲犬(十九)

月更的来了。

时间间隔有点久,不过还是要提下第十七章有一处修改,

“叶修极力回忆这个梦最早出现的时间,也只能回忆到十六岁,他的能力刚在联盟崭露头角的那段时候。”

做一下十八章的链接

(十九)

吴羽策看清门外站的人,感觉一道寒意顺着脊椎爬上来。

这些人都是学生,身穿制服,手上还拿着书包、课本,似乎刚刚放下手中的工作走过来,但他们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一个男性学生伸出手扳住门锁向外一拉,金属门锁直接变形。展现过这股力量后,他又沉默地退了回去堵在门口。
这些有着哨兵体格的学生明显被人控制了——可控制了那么多觉醒者,令他们一点反抗余地也无的人,到底有多强的精神力。

战斗最忌未战先怯,但也要认清形势。若是真的差距悬殊就不要硬拼,以保存实力为优先。作为向导都是听着这样的叮嘱成长,因为你们很珍贵,战斗中能活一个是一个。所以联盟的向导遇到危机通常会思考脱身办法,而不是怎么跟对方拼命。

“走窗户!”另一名向导赶紧跑到窗前,周泽楷还来不及阻止他已经拨开窗锁,突然间一股强大的电流沿着窗沿击中了他,这名向导没来得及做出任何防御便倒在地上。
一只手从外侧推开窗户,紧跟着一位身穿西装的男性攀爬着窗框跳进房间,同时晃了晃手上的电击装置:“谢谢帮我打开锁。不过劝你们最好别往下跳,下面也有很多孩子在望风。”
男子穿着打扮像教师,连气质也是温文儒雅,让人一看就感觉特别亲切。他从窗户翻进来之后没有骤然发动攻击,而是举起双手劝降道。
“两位还是配合下,让我解除武装,我不想伤害你们任何一个。”
吴羽策已经持枪在手,稳稳瞄准从窗口进来的男子,没有动弹。
“不行吗?”对方露出为难的笑容,“外面这些学生就等我一声令下,你们可不想伤害普通学生,而我也不想伤害向导。”
“天赐教……”吴羽策盯着敌人说。
“是的。”男子爽快地承认。“鄙人在教派中地位还不低,你们可以称呼我‘无浪’。”
吴羽策对这种故作坦诚的态度感到十分火大,但他还顾忌着周泽楷的安全。如果对方真是个地位显赫的人,挟持这人能不能突出重围?

不过首要的,是拖延时间。

“没想到天赐教舍得在一个小小的学校里投入了这么多人。”

“很可惜呢,我们好不容易建立的基地被拔掉,不得已动用暗桩。而且贵校实在不用谦虚,小小学校里有着当今最为先进的科研所,也值得我们这番投入。”

“所以你们把那东西用在了普通人身上?”
“我们才没有那么丧心病狂。只是用些失败的废料将敏感度低的孩子们提升了一个等级,会产生出这样质的变化,连我们也很惊讶。”无浪意味深长地说,“归根到底,这东西可是你们研究出来的。”

周泽楷恍然大悟,门外这些被操纵的人并非真正觉醒者,他们只是因为药物催化,突然拥有了近似哨兵的力量,却没有哨兵的精神防御,因此轻易就被人所控制。
恐怕学此刻校园内大部分有着觉醒潜力的学生早被埋下‘种子’,但策划者一直蛰伏静候着,等时机成熟同时激活种子,他们就拥有了数以百计的战力。
但是……
吴羽策仍有些困惑,此刻莫非有什么契机,否则如此兴师动众难道就为了控制他们两三个向导?
他偏头看了眼周泽楷。尽管大敌当前周泽楷表情依然很平静,吴羽策不清楚他们的队长是否有所对策,但至少自己内心安定了许多。 

“你们下一步有什么打算?”吴羽策接着问。

无浪笑起来:“你觉得我是那种眼看自己要胜利,就会把计划全盘托出的反派角色吗?”

这人怎么回事好想打啊。吴羽策手痒地扣了扣击锤:“我只是想知道,如果投降能否保证我们的安全。”

无浪点头:“当然,天赐教从来不会伤害向导,这你们应该很清楚。不然这里等待的孩子们只需要我一个命令……”

沉默许久的周泽楷突然站起来:“你的命令是有效语,那就好。”

 

无浪吃了一惊,但更令他意外的是自己再也无法操控身体做任何动作,就连控制声带发出一个简单的音也做不到。

眼前这个向导在不知不觉间完全控制了自己,无浪只能眼睁睁看着持枪的右手抬起来指着自己脑袋,甚至他听见自己开口平静地说:“任务结束了,撤退吧。”

堵在门口的人群退开一步距离,但也就仅此而已,并没有离去。

周泽楷疑惑地‘嗯’了一声,转头看向无浪。

无浪感觉自己嗓子里某种束缚松开,连忙压缩气流唱道:“啊~~啊~~~哈罗?”果然声带又能重新发出声音了。
这时指着自己脑袋的自己右手拨了下扳机,无浪连忙说:“我解释下,刚才我没骗人,他们听我命令的。但我并不是最高级。”

“你不能让他们离开?少耍花样!”

“我一向坦诚,两位想想看我只是个普通的向导,凭我的能力还控制不了这么多人。”

听懂言下之意的周泽楷和吴羽策都变了脸色,两人同时往窗外看去。

在校园内展开精神领域的另有其人,这是吴羽策一早探测到的。但因为几个向导联合起来也能达到相同的效果,怎么也没料想,对方直接出动了王牌。

 

窗下站的人呆呆地望着天空,一束一束的金色光芒像鸟群般从他们身上飞起来,这些光芒落在地上逐渐凝聚成人形,连光芒中的人影飞舞的裙摆都依稀可见。

许多向导就算没有见过,也一定听闻过——那个曾发生在沙漠里让万人膜拜的奇迹,以及引发奇迹的传奇向导的名字。

其中一束金光直接落在无浪身上,无浪整个人一颤,身体突然像被切断提线的木偶松垮下来。被解放后他赶紧把枪拉上保险塞回枪套里,又心有余悸地摸了摸喉咙。

 “刚才你们一直在拖延时间,但我听之任之,因为我们也需要时间。”无浪眼睛睁得很大,瞳孔里映射出称得上喜悦的色彩,“她已经到了,虽然路程太远花了些时间,是以派我们提前来迎接——以萨德拉之名,能再度寻回神子,我等万分欣慰!”

 *

叶修走到一半发现了不对劲。

沿路一些学生举止十分怪异,看似有说有笑地往一个方向走,然而越是远离人群脸上的表情越淡漠,渐渐地他们只是机械地向前迈步。

有人启动了大范围的精神控制,应该马上回头调集导盲犬队伍。叶修心里这么想着,脚步却一刻不停地朝着安全屋方向跑。

越靠近安全屋人烟越是稀少,只有那些受控的学生还在前进,自己这样奔跑便太过显眼了。叶修不得不停下脚步,学着这些人缓慢挪动的样子,如此一来果然没有人发现他的异样。敌人能控住如此多人必定是强力的向导,而目标也是安全屋内某个人无疑。一想到这点叶修便难以克制内心的急躁。明明还有很多谜题未能解开,突然发动的袭击必定留有后手,但他现在只想尽快确认周泽楷的安全。

已经接近到能够听见二楼说话声,眼睛就快能看见窗户里面正在发生的情景,突然所有前行的学生都停下脚步,抬头仰望天空。叶修心里一紧,跟着抬头看去。

周围的人身上忽然泛出金色的光芒,随即一团鸟形状的精神体飞跃而出,这精神体相似的巧合程度让叶修心里不安地狂跳。而当光芒中的人渐渐清晰,那张女性的脸扭头看到叶修时,脸上露出的愤怒表情更是无需置疑。

“是你。你竟然在这里。”这位在叶修看来全然陌生的女人,却显然对他有着刻骨仇恨。叶修大概能猜出对方身份,原以为被天赐教仇视是由于两年前的屠杀,看来是自己太想当然了。

这位身份显赫的女人看起来并不想跟他废话,指尖所向之处,叶修顿时感觉身体加上了重重束缚,她开口命令道:“所有人,杀了他!”

要命,在一个顶级向导的控制下和一群哨兵干架,这是所有人都必须避免的情况。叶修拼命想要挣脱控制,甚至损伤一点精神也在所不惜,但不断围上来的人已经阻挡了他的视线,只在眼角捕捉到锐利金属的反光……

“等一下!”

随着一声熟悉的叫喊,几道光芒在眼前炸开,叶修顿感身上束缚一松。他没有后退,反而拨开身上的人往窗户下冲过去。只有两三步距离,助跑跃上窗口不是什么难事,他要找的人就在里面,断没有退却的道理。

“小周!”

一道光芒撞进叶修怀里,同时耳边传来周泽楷的声音。他只说了一个字:走。

同时窗口飞出一只燃烧着青色烈焰的鸟,它叼起叶修后头也不回地飞速窜入树林间。


评论(25)

热度(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