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洛家的大尉

佛了。

学医救不了阴阳师(2)

赶稿不行,摸鱼倒很在行嘛╮(╯▽╰)╭

02

 

我正在给今天的狗粮上思想教育课,晴明大人带着一个头戴斗笠的女人走进来。

大家都停止了听课扭过头去看她——这让我这个老师不太开心,我一不开心就会说大实话:“好好看吧,这就是将来吃掉你们的式神。”

得,又把他们搞哭了。

 

姑获鸟走进庭院看到满地的一级式神就挪不动脚,嘴里喊着“啊呀~好可爱的小孩子!”挑一个抱起来……等等,为什么是我?!

晴明笑眯眯地把我抱给了姑获鸟:“那就带小白吧,再带三只你自己挑喜欢的口味。”

我看着晴明,晴明看着我。

“别紧张,就是突然想到该给你开传记了。”

世间传闻阴阳师安倍晴明是狐妖后裔,在平安京作乱的黑晴明就是他人格分裂的另一半,传说果然很有道理。

 

带狗粮的工作真不容易。

这次刷的本里有个蝴蝶精,不停地奶残血小怪。我捂着脸看姑获鸟在怪的回合持续被殴打,打得还不是一般疼。

再转头看晴明大人,本当力挽狂澜的阴阳师此刻双手合十,嘴里念的不是QQ萝莉自由而是:“上天保佑不要打我的鸟,不要打我的鸟……”

啊,对面又奶了起来,要玩完了啦。

终于到了自己回合,姑获鸟顶着最后一点血皮奋力冲上去:“我一定会保护孩子们!”

好像有点被感动到?

随着最后一剑暴击蝴蝶精终于倒下,我们还没喘一口气,一只三尾伸着懒腰从地上爬起来。

!!?

鸟姐在不甘心声中倒地,我和阴阳师视线又对上了,好方!

晴明大人:“看你了,小白。”

没听错是在叫我?你让一个只有10级穿火灵的小号逆天改命?

我一紧张,把昨儿剩的包子都扔了出去。

晴明大人沉默了一会儿,面露杀气地下了个罩子,开始一张一张拿符咒狂甩三尾。我也老老实实插旗上毒,没带雪幽魂出来好遗憾啊,回去之后我要更珍惜我哥给我的御魂,还要跟小白说抱歉浪费他做的寿司,以及告诉判官和孟婆经验本真的不好玩……。

在我胡思乱想之际,身边一声大喊一个黑影冲了出来,唰唰两刀把三尾切了,然后双手抱胸回头一个wink。

“打完结界了,交给我吧!”

晴明大人打开扇子遮住半张脸,过会儿又恢复了他的正常表情:“辛苦你和神乐了。这个本还是有点扎手的,接下来就请尽管大展身手为我们报仇吧~”

“没问题。”鬼使黑卷起袖子,眼睛盯着面前瑟瑟发抖的小怪。我一直觉得他打本很无情,只要对面是敌人镰刀之下不留活口,割完一个又一个。但我今天有点被帅到,所以决定为他摇旗呐喊,一秒。

我坐在观战区,晴明坐我旁边自言自语:“还是小黑好用啊,效率感人,我该先给小黑升五星的对吧?”

晴明大人您是在跟我讲话吗?我真不是故意划水,是我本身就水啊!

想想鬼使黑也是这么过来的,一个人拖着一堆小号努力输出,输出慢了就会被各种殴打,我突然就不想长大了。

“我觉得您可以带个治疗。”我提议道。

那一刻晴明大人眼中复杂的情绪,让我有点看不懂。

 

庭院里其实是有治疗的。

据鬼使黑跟我讲,那个叫莹草爸爸的治疗身上穿着最好的输出御魂,博雅充值送了她新衣服,即使卡在四星很久了晴明还是会带她出去打大蛇。

鬼使黑偷偷拉我进了打大蛇的群语音,我一进去就听见晴明大人跟平时的淡定自若完全不一样的声音。

“不要抢火不要抢火!跟你们说了不要抢火,留给椒图连上,你们想死吗?”

“打琴师打琴师!不要管兔子酒吞,就打妖琴师!小黑上!干得漂亮!”

“争取一轮干掉不要让他回血……等等,我不是让莹总你去干!我草,又半血进阶段了。”

“别忙打先奶一口……”

过了会儿语音里出现一个柔柔弱弱的声音:“咦?晴明大人的罩子呢?”

鬼使黑的声音回答:“他死了。”

那个柔弱的声音说:“啊,怎么又死了?不管了不管了,加紧输出秒了荒川先~”接着伴随‘叮’一声响,然后频道安静了。

 

我是有点能明白为什么莹草能打能奶还一直卡在四星升不上去。

当公务员那么久,有时候BOSS虽然没用了点,但也是你BOSS,面子还是要给的。

 

回去后晴明大人翻箱倒柜找出一堆拼图,让我和几个闲置式神过去帮忙。

顺便一提,因为之前划水扔包子,我又被踢出了经验副本队伍,回来陪狐狸小白做寿司了。

“这是什么?”

“召唤金鱼老的契约书,我总算凑够了一张。”

“金鱼佬?”

“是那种会带妹子去看小金鱼的金鱼佬吗?”鲤鱼精天真地问。

“小姑娘整天想什么呢。”源博雅过来凑热闹正好听到这句话,喷了一地的水。

晴明笑着说:“是个给力的治疗哦。”

我不知道给力的治疗是什么样子,反正那天召唤出来一个骑着金鱼的老爷爷,晴明大人一开心把节庆日攒的黑蛋给他吃了五颗。

然后技能全部升在了赐福上。

 

那之后过了好久,我也没在副本里见到这只金鱼佬。

 

 

tbc

评论(11)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