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花是公的

学医救不了阴阳师(4)

小白要觉醒啦~

抽攻受符抽到了傀儡师X姑获鸟……还……有点……带感的说~

 

04

 

丑时之女与鬼使黑组成的搭档起飞后,晴明大人就此爱上了黑科技。他们俩日常对话也越发好哥们起来。

那天我看到鬼使黑跟晴明大人勾肩搭背走过:“黑仔啊,今天那个鸟一刀还没死,你看要给御魂强15不?”

“不用了老晴,你有多少家底我还不知道吗?先给兔子强15吧。”

“那咱们再去魂8试试?”

“走你!”

“咳……要不,我还是给你养个童男,大家打复活流?”

寮里突然就热闹起来,童男、食发鬼、镰鼬、山童都加入到了日常队伍里。姑获鸟每天早晨怜爱地抱着一堆BB出门,傍晚嫌弃地提着几只成年体回家。

一个抱着木偶的小女孩追着她问:“我们长大了您就不喜欢了吗?”

强者从不需要解释,姑获鸟怜爱地拍了拍小女孩的头,振翅飞走了。

 

现在讲故事的任务现在已经彻底交给了巫蛊师,我好长时间没去后院,最近发现寮里年轻的小姐姐看见我目光都怪怪的。那天三尾撞见我居然捂着嘴吃吃地笑,我刚想说什么她就一路小溜脚跑进了屋子。

我去问对女性话题看上去非常了解的八百比丘尼大人,她倒是坦然,说:“大家确实很好奇你,年轻的姑娘在院子里太无聊,总要找点东西消遣的。”

“在下有什么可以让她们消遣?”

“那就你自己去发现了。如果有什么搞不定的,来找我商量也不是不可以,呵呵~”

 

我悄悄走到后院,巫蛊师确实在那儿讲故事,我听到他讲的是‘弟控和傲娇的故事——第四话’

WTF?已经有四话了?

巫蛊师摸着下巴讲到:

“话说这一回,弟控打结界突破遇到对面的五星傲娇,傲娇的叠毒差点让他们团灭,当然最后还是险胜了。

打完后对面的傲娇说:‘你的攻击不错,过会儿能过来教我配御魂吗?’末了还补充一句:‘今天晴明大人可不在家。’

弟控说:‘为什么要过会儿?我现在就告诉你好了:四破势两三昧,二号位速度六号位暴击。你快记下了我还要回去陪我弟弟。’

‘原来你已经有弟弟了。’傲娇叹气,‘我家阴阳师挤不上车,我不知何时才能有哥哥。’他话语一转,眼睛看过来。

‘不如你来……看看我的御魂?你不想知道五星鬼使白是什么样的吗?’

‘没错。’弟控一下子击掌,‘你快把你的御魂搭配告诉我,我这就记下来。’

傲娇迅速双手结了个印,一张招魂幡‘啪’地插下来把弟控冻上了,他声音冷冷地说:‘四雪幽魂两针女,记住了吗。’”

 

我摸了摸口袋里热乎的御魂,还真是四雪幽魂两针女,今天早晨某人塞给我的。穿上御魂后我在暗处等巫蛊师走过,然后果断插旗把他冻成冰坨。

“你刚才讲的故事,是真的?”我敲碎了脸上的冰问他。

巫蛊师早已冻成狗,声音都打着颤:“鬼、鬼使白大人……我哪敢……哪敢胡乱嚼舌根讲您跟鬼使黑大人……”

我拿起一个包子:“我看你这么说不清楚话,不如先塞个包子冷静冷静。”

“真的!”巫蛊师忙不迭坦白,“我说过话不敢乱讲,那当然都是真的……这些都是八百比丘尼大人写的日记,她说了没关系,可以讲给大家听……有人喜欢的话印出来结界里面到处发也没关系。”

好吧,八百比丘尼大人,您还真是闲得幻肢疼啊。

 

 

过了好一阵子,晴明大人似乎终于想起他在平安京还有个宿敌黑晴明在阴间裂缝口等着,于是点上几个得力干将出发讨伐去。

我自然是留下看家。闲来无事想找小白要点寿司材料做包子,结果转了一圈没见到小白,却遇到另一只狐狸。

这是只妖狐,有着蓬松的大尾巴和又尖又长的耳朵,分明是已经觉醒后的样子。这只妖狐在寮里的资格很老,听人讲他是晴明大人初始三张符召唤出来的元老,可在我看来他等级连升三星都不够。

妖狐也看见我,摇着扇子走过来:“盯着小生看,是喜欢这毛绒绒的尾巴吗?”

这……不得不承认是有点好奇,手感很好的样子。

妖狐了然地点头:“虽然小生手感的确很好,但小生不是随便能摸的。”

我懂,这也是个养着好看的。

“我想问问妖狐先生,在这里待很久了吧?”

“小生的存在跟晴明大人一样久。”

“你就一个人待在这里,做什么呢?”既没有跟小狗粮们打成一片,曾经共同奋战的同伴也不在身边,想来他很寂寞吧。

“小生在思考人生。”妖狐摇着扇子念道:“时光飞逝,流水千折,生命如烟花般璀璨,亦让小生感怀万千。”

“说人话。”

“朋友一生一起走,谁先升星谁喂狗。”

“……”

“先说好,小生可不是二突子。只是晴明大人认定了自己是非洲血统,因此他对小生能在战场上所向披靡突突突突突突突突……没有信心。于是小生自愿将升星的机会让给了那个白狼,看她那么想在偶像面前证明自己,小生觉得她更值得。”

妖狐讲得云淡风轻,可在我看来真太惨了,这岂不是连证明自己的机会也没有。

妖狐怀念地说:“当初小生与白狼一起出战,看白狼特别骁勇,小生也就象征性突两下留给她表现的机会。如今不知小白狼可好?”

好吧,我收回前言。

白狼我见过,现在身穿华服跟在源博雅大人身后,偶尔征战鬼王麒麟,她很好。

 

 

我还在跟妖狐说话,突然前庭传来惊呼。

“救命!鬼使黑大人开屠杀模式啦!”

我脑子一懵,也不管自己是多少级的脆皮急忙赶出去。许多小狗粮慌慌张张往后院跑,仿佛后面有鬼在追赶。

也确实是鬼,地狱来的索命使者,此时提着大镰刀在后面缓步走来。

这是我第一次真正直面鬼使黑的大招,这才感觉到其中可怕的压迫力。这里低级别小号太多,若是这一刀真落下去谁挡在跑来前面都扛不住。

眼看着状态要失控,我心存赌一把的念头冲出来:“停手!”

鬼使黑愣住,镰刀在半空急停。然后他把镰刀一丢,走过来紧紧抱住我。

“月白你没事!你还在。”

“我当然在啊。”都着急地叫出奇怪的名字了,我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劲,不过当务之急还是安抚情绪。正想着呢,晴明大人和神乐、博雅大人匆匆跑来,晴明大人看上去并不生气,反而挺内疚的。

“惠比寿,趁现在快解咒吧。”

那只金鱼佬插了个鲤鱼旗,一段水纹在旗子上缠绕,然后慢慢融入鬼使黑体内。

我悄悄问椒图情况,她告诉我:“刚才打妖琴师的时候鬼使黑突然暴走了,说什么晴明大人要把你喂给鸟升五星,差点团灭了我们。”

“我只是说说,不当真的。”晴明大人赶紧解释。

您还真说过啊!

鬼使黑此刻虽然清醒了,表情却依旧严肃:“我不愿意冒风险,打算跟大人您做个交易。”

“请讲。”

“我想要商城月白的衣服,为此我帮你打上斗技六段。”

我万分惊讶,那可是妖刀茨木天狗成群出没,慢一点点被秒全队的段位。就凭如今晴明大人这贫穷的非洲寮要打上六段?

可鬼使黑相当认真,而晴明大人也很认真地点了点头。

“我答应你。”

 

我暗自拽紧了拳头,让指甲刺进掌心更疼一点,好提醒我不能再这样浑浑噩噩下去了。

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每个人都必须拼尽全力。

我又付出了什么?

 

TBC

 

评论(7)

热度(76)